那两团柔软呼呼的上蹿下跳,把个呂小蒙馋的,好想把脑袋伸到
    
     领口下看个究竟,当然,能噙住……更好!
    
     少妇却不依不饶:“闻到的?香味可以闻到,甜味也可以闻到吗?”
    
     呂小蒙有点招架不住了,说一声:“那要怎么才能知道呢?”

文学

    
     “当然得尝尝了。”
    
     说出来这句话白雪梅就知道不对了,一张俏脸当即蒙上一层绯红,这下子让呂小蒙更是馋涎欲滴了,而且他感觉,这少妇有点浪,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那方面常年得不到满足,她想打野食!
    
     呂小蒙对自己的外在形象还是很自信的,不说貌比潘安吧也差不多,一米八的个头,胸肌发达体格匀称,英气毕露,还有他那双眼睛会勾魂,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没有能逃出他的魔掌的。
    
     一旦感觉到女人有点那种意思,呂小蒙当即放开自己,凑在少妇耳朵边说:“那姐姐让我尝尝吧?”
    
     白雪梅脸蛋更是红透了,羞了却没恼,只是把嘴靠近他的耳朵说:“车上这么多人,怎么叫你尝?”
    
     呂小蒙心下大喜,知道有戏了!
    
     在大学时候女生围着他团团转,也被他弄了好几个到床上去,但都没有结成正果,主要是因为他穷,穷风流。
    
     在一起玩玩可以,哪个女孩,会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这样一个不靠谱的货?
    
     也正因为这样,呂小蒙才争取支教名额,一个原因是他风流成性想艳遇多多,再一个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闯出来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白雪梅就是被他这勾魂眼,弄得有点失了心智。
    
     但是她有点不甘心就这样轻易的被勾,就闭上眼睛不搭理他,装睡觉。
    
     谁知道这一来正中吕小蒙的下怀,给了他贪婪偷看的机会。
    
     白雪梅确实也算是个绝色美女了,样子有点像影视明星许晴,笑起来腮边也有俩酒坑,很妩媚的,能和这样的女人在床上打一仗,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她上穿白色V型领口的T恤衫,下穿白色小短裙,几乎把大腿全部露出来,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她的粉色的……

第2章


     白雪梅的大腿很白很美,吕小蒙忍不住想摸一把,当然更想摸的是她的胸,两团硕大就搁在雪白的脖颈下,顺着她幽深的沟壑往下瞄,都能看到边缘了。他太想一窥全貌,但是现在不能,别急躁之下把她惹毛了。
    
     吕小蒙的心发热火燎的,却没有办法,只得又把目光移到她的大腿上,看她的那个让男人欲仙欲死的地方。这让他想入非非,下面当即把裤子挑起来一块高地。白雪梅没有注意他的目光,仍在睡觉,车厢的其他人也都昏昏欲睡。
    
     轻轻摸她一把会怎么样?吕小蒙实在忍不住冲动了。
    
     就在他要冒险伸出咸猪手的时候,白雪梅却把脑袋一耷拉,靠在他的肩头上,依然在睡,但原来放在前面靠背上的一只手,却在睡梦中掉了下来,而且不偏不倚掉到他的裤裆上。
    
     那手是掌心向下掉落的,一巴掌拍在他高挑的那个地方,吕小蒙疼得“哎哟”一声低叫,“嘶”的抽一口凉气,心里有点怒了,不知道这是男人要命的地方啊?
    
     骚娘们!她这是故意还是无意?而且,白雪梅的手在他下面拍一下后,竟然是不动了,好像是无意识中把手一抓,竟然是直接抓住了他的那个。而且同时,听见她竟然是深呼吸一下,然后又长长的吐出去一口气。
    
     呂小蒙则是在心底里“嗷”的嚎叫了一声。是把她的手拿开,还是任由她抓着自己?正举棋不定的时候,白雪梅竟然抓着他使劲摇晃了一下!
    
     他的脑子轰的响了一下!
    
     而白雪梅却又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呂小蒙说一句:“长的真是出格!”呂小蒙一愣之下,嘟囔一句:“姐姐,你是褒我还是贬我?”但是白雪梅已经又闭上眼睛。不过她的手仍然没有松开他,而是揉搓着玩耍起来。呂小蒙胆儿肥了,偷笑一声问:“姐姐,你干什么呀?”白雪梅的眼睛又睁开,瞪着他说:“我想咬你!”
    
     她的语气很凶,但是眼神里却没有一点愤怒的气焰,反而有一些异样的东西,让吕小蒙心里怦然一动!
    
     她那一双眸子如两潭春水,潭水面上有火花在闪耀!
    
     似乎还有一点期待!
    
     这就让呂小蒙大喜过望了,嬉皮笑脸的说:“姐姐真的想咬我吗?”
    
     白雪梅咬着两排洁白晶莹的碎牙点点头:“想咬死你!”
    
     “姐姐想用什么嘴咬我?”
    
     白雪梅这回真的怒了,一把掐住呂小蒙腿上的一块肉,使劲的掐了一把。
    
     “呀!”
    
     呂小蒙夸张的一声惨叫,对白雪梅嘟囔说:“姐姐不讲理!我又没有惹你,你为什么要咬我呢?”
    
     白雪梅俏脸一红恨恨说:“你看看你那个……东西!”
    
     自己的东西能不知道它的变化?
    
     但呂小蒙还是低头看了一眼,见自己的裤裆那里,高高的顶起来一个小山包,于是自嘲的说一声:“真是恬不知耻,怎么就悄然竖起来了呢?不过这也不怪我!”
    
     “不怪你怪谁?”
    
     呂小蒙对着白雪梅的耳朵说:“是姐姐把它摸成这样的,你再摸它,它就会暴跳如雷的,不信你试试!”
    
     正好这时候车子钻进一个隧道里,车厢里登时黑黢黢的,呂小蒙正想着怎么趁机出手,却被一只小手又一下子抓住了他的那个地方,让他猛的抽了一口气。
    
     这回白雪梅也不装模作样了,抓住后肆无忌惮的摇晃,还一下一下的套,弄得呂小蒙血脉贲张,当即以牙还牙,伸手就到了白雪梅的衣服里,摸到她胸前的一团柔软……
    
     白雪梅只觉得一个浪头窜到心头,忍不住哼咛了一声,身体当即软了下来。
    
     而呂小蒙见她并没有抗拒,更加有恃无恐,竟然是把白雪梅揉搓的哼咛声不断,身体也软软的靠在呂小蒙身上,而且一把抓住他的手,塞进自己的裙下。
    
     呂小蒙只觉得自己脑子一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