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之前。

文学


    
    “刺啦。”一声。
    
    布匹破裂的声音在夜色里格外清晰。
    
    黎君胸口的衣服被沈晨宇撕裂,露出了大片大片瓷白如玉一般的肌肤,肌肤透亮莹润,在夜晚的路灯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勾人的紧。
    
    沈晨宇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眼睛里露出了贪恋和欲望的神色。
    
    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美人了,此刻她身段若有似无的曲线刺激着他身体里最原始的冲动,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往她的衣服里探去……
    
    就在这时。
    
    唰!
    
    唰!
    
    唰!
    
    几道劲风拂面而过,十来辆顶级跑车将他们团团围住。
    
    沈晨宇手中的动作一停,有些不耐烦的瞪向了那些车子,与此同时,十来辆跑车的远光灯同时亮起,对准了沈晨宇的眼睛。
    
    “谁啊。”
    
    沈晨宇抬手遮了一下眼睛,恶狠狠的骂了一声。
    
    在手缝间看见为首的那辆跑车门向上扬起,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逆着光影看不见他的五官,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沈晨宇依旧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
    
    “放开她。”
    
    男人淡淡开口,声线极冷极淡,却带着睥睨一切的霸气。
    
    “滚,别多管闲……”
    
    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已经走到跟前,一手摁住他的胳膊,那力道如钢铁一般,不可撼动。
    
    忽然,男人掌心往下一沉。
    
    “啊——!”
    
    沈晨宇惨叫一声,疼的大汗淋漓,他的胳膊居然被那人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卸掉了。
    
    他不甘心还要上前抓那个男人。
    
    下一秒。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抵在了他的额头,沈晨宇双腿一软,差点吓得跪在地上。
    
    男人温柔的抱起昏厥过去的黎君,目光缱绻的落在她的脸上。
    
    “小东西,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沈晨宇哪里被人这样羞辱过,对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喊道喊道:“我可是江城沈家的少爷!你敢这么对我,找死。有本事就报上名字来!”
    
    那个男人头也没回,淡淡开口,“京城厉家,厉战南。”
    
    听到这个名字,沈晨宇这下真的跪倒在了地上。
    
    厉战南!
    
    这个传说中,黑白通吃的阎王爷,跺一跺脚就能让华国抖三抖的恐怖存在,怎么会跟黎君那个贱人扯上关系?
    
    站在一旁的林妍儿也看傻了,这个如天神一般降临的男人。
    
    但是为什么!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跟黎君这种女人认识?
    
    她攥紧拳头,上前一步,“厉先生,这个女人不知检点,乱搞男女关系,还跟老男人睡过!”
    
    厉战南脚步一顿。
    
    “哦?是吗?”
    
    林妍儿见厉战南有反应立刻添油加醋的说道:“一个月前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亲眼看见她进的一个老男人房间,她根本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厉先生,你别被她骗了。”
    
    厉战南回头,狭长的眸子微眯,淡淡道:“不巧,我就是那个老男人。”
    
    什,什么?
    
    林妍儿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她明明把黎君丢到那个油腻老男人的房里了,为什么会这样?
    
    “敢动我的女人?”
    
    厉战南薄凉的唇角微微一勾,俊朗无双的脸上有一抹嗜血的冷意。
    
    “废了!”
    
    “是,先生。”
    
    下一瞬,一男一女的惨叫声彻底的惊动了这个夜色。
    

第5章 看傻了


    
    
    黎君迷迷糊糊的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她睁开眼睛,看着花纹繁复的天花板,愣了许久。
    
    这是哪?
    
    等等!
    
    昨天晚上……
    
    难道她被沈晨宇那个王八蛋……
    
    黎君心里一个激灵,立刻掀起被子看了一眼。
    
    果然,她身体是光着的!
    
    就在这时,一只精壮有力的长臂横在了她的腰上,黎君一怔,下意识的狠狠一脚朝着旁边踹了过去。
    
    男人灼热的掌心握住了她的脚踝,手臂用力一带,她便被带进了一个同样光着的怀抱里。
    
    丝滑的被子底下。
    
    女上男下。
    
    肌肤相亲。
    
    暧昧异常。
    
    男人手臂勾在她的腰间,往下一摁。
    
    两个人的身体就这么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柔软与坚硬的触碰,在这一瞬间,点燃了空气。
    
    黎君咬牙,正打算推开男人时候,愕然发现她身下这个男人竟然是个陌生人!
    
    但,那张脸意外的好看。
    
    轮廓深邃,眉眼俊逸,眼眸里还染着一丝邪魅的笑意。
    
    若不是此刻他们两个人这么尴尬的姿势,她指不定还会发发花痴好好的欣赏欣赏这个美色的。
    
    男人轻笑一声,声音嘶哑婓糜,带着清晨独有的慵懒。
    
    该死的迷人。
    
    “看傻了?”
    
    他在她唇瓣上嘬了一口,刮了刮她的鼻子,“小笨蛋。”
    
    感受到唇瓣上的温度,黎君脑子一炸,迅速的推开他,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你这个臭流氓!”
    
    你才是小笨蛋呢,你全家都是小笨蛋。
    
    男人笑了笑,对于臭流氓这个称呼丝毫不介意,反而把臭流氓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他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处。
    
    意味深长的说道:“看着瘦,谁知道用起来还……还挺大的。”
    
    黎君脸色一红,低头一看,自己这个姿势好像自己显得更有料了……
    
    这个禽兽!
    
    “你看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个臭流氓。”
    
    男人双手闲散的枕在脑后,嘴角的一抹笑意更浓,“一个多月前,可是某人主动躺在我床上对我投怀送抱,上下其手……”
    
    “你住口!”
    
    小丫头满面潮红,双手护着胸口,气哼哼的瞪着他。
    
    他小腹一紧,又想到了那个晚上怀中香软的小女人攀着他的身体在他怀中轻哼的模样。
    
    那天晚上蚀骨销魂的滋味,他到现在还意犹未尽。
    
    真想把这个小东西再次好好疼爱。
    
    那天晚上之后,原本第二天早晨开完会想着把她带回来的,没想到再回到房里的时候,那个小家伙竟然不知去向了。
    
    他找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了她。
    
    ……
    
    黎君咬牙切齿的看着床上的男人,他说一个多月前。
    
    难不成,那个梦里的男人就是他?
    
    就是这个王八蛋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睡了她,还让她喜当妈的?
    
    混蛋!
    
    她的第一次!!!
    
    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气死人了。
    
    虽然他长得帅,但也不代表她就高兴被他睡,黎君的目光从男人脸上往下移动,移到那个黄金分割点的时候,眼神蓦然一变。
    
    单手捏拳,猛地朝着他的要害之处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