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风情

文学


    李凤很漂亮,纵使睡着的样子也很迷人,略有些凌.乱的睡衣中,露着大半个饱满的蜜.桃,随着呼xī上下起伏,一双.修.长的**微微向外张着。
    
    这样的美景对于冲昏头脑的王晓峰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挑.逗,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凤的私.密位置,大着胆子掀起了李凤睡衣的裙摆。
    
    当看到粉红sè三角形的蕾丝底.裤时,王晓峰再也忍不住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像林大海那样对待李凤,内心激动且忐忑的将手伸向了李凤的三角裤,轻轻的向下拽去。
    
    随着三角裤的褪.下,望着逐渐露.出了茂.密cǎo丛,王晓峰的眼睛变的无比灼.热,想要跟李凤做那种事的念头愈加强烈。
    
    毕竟李凤只是睡着了,突然有人扯动她的**,怎么能察觉不到,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春梦,可随着王晓峰情不自jìn加快的动作,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有人在拖她的三角裤。
    
    李凤心里一惊,睁眼便看到了跪在她双.tuǐ.间,兴.奋的扯动她三角裤的王晓峰。
    
    瞬间的茫然,继而望见王晓峰露在外边挺着的硕.大命.根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里吓坏了。
    
    “难道晓峰要我对做那种事儿,我是他小mā,这怎么可以呢。”
    
    可偏偏王晓峰丝毫没察觉到她的醒来,继续往下扯着她的三角裤,手掌还好奇的在她茂.密的cǎo丛上蹭着。
    
    “怎么办,阻止晓峰肯定很尴尬,可要是不阻止”惊讶过后,李凤纠结的要命,一时心头没有了主意,失神间,竟任由王晓峰将三角裤完全拖了下来。
    
    那天王晓峰在衣柜缝隙里见过李凤的身.体,可是却被林大海压着,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女人的神秘之地,满是亢.奋跟好奇。
    
    “原来这就是女人跟男人不一样的地方,好奇怪,却又好美。”
    
    王晓峰没有直接挺着命.根子撞上去,而且借着窗**进来的月光,灼.热的看着李凤的神秘,用手mō了起来。
    
    可能是怕nòng醒李凤,王晓峰的动作很轻,让已经醒来的李凤顿时就难受了。
    
    “好羞涩啊,晓峰居然在mō.我那地方。”李凤的眉头皱的紧紧,心里乱的很。
    
    下午被一个糟老头.子用手指调.戏了半天,晚上自己的继子竟也来mō自己那地方,而且动作还慢的要命,说是挑.逗,倒不如说是爱怜的轻轻.抚.mō,这种感觉不但让身.体难受,就连心里也养的不行。
    
    面对这样的情况,李凤的情绪本能的有些恍惚,这时耳畔传来王晓峰的轻唤:“小mā,小mā”
    
    原来王晓峰是担心李凤醒来,毕竟偷偷做这种事儿,还是有些心虚。
    
    李凤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敢吭声。
    
    “小mā睡的真sǐ。”王晓峰嘀咕了一声,mō.着李凤神秘地带的手掌,动作也逐渐大了起来,竟像下午老王那样,对着她的敏.感抠.nòng了起来。
    
    这王晓峰虽然懵懂还冲动,但却不是洒.子,因为小说上讲了,女人只有湿.了才能进去,不然会nòng醒小mā,所以王晓峰才一直强忍着把命.根子撞进去的念头。
    
    这么nòng了一会儿之后,王晓峰激动了,李凤下边果真逐渐很奇怪的变的湿.润起来。
    
    顿时,王晓峰的荷尔蒙瞬间激增,情不自jìn的分开了李凤的双.tuǐ,学着林大海那样,挺着硕.大的命.根子对准了李凤的湿地
    
    

第九章 冲动的惩罚


    被王晓峰用手指挑.nòng,李凤还能忍的了,可瞧见王晓峰挺着硕.大的命.根子突然对准了她的私.密部位,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心都快蹦了出来。
    
    “晓峰那地方好大,nòng进去一定比大海舒服,而且还这么年轻。”李凤羞臊的想着。
    
    她并不是一个**,这只是欲.望催动下产生了念头,转瞬间心里就急了,就算想要,也不能那么做,因为王晓峰是自己儿子。
    
    就在王晓峰硕.大的命.根子即将凑到她干.旱望甘霖之地时,李凤突然伸手在王晓峰身上一推,惊呼道:“晓峰,不要。”
    
    小mā居然醒了,王晓峰心里一慌,愣了一下,可是都已经这样了,就算bà手小mā也会不高兴,何况自己还想的很,想到这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使劲儿按住了李凤,就要往里边冲撞。
    
    这王晓峰竟要强她,李凤睁大了眼睛,一边喊着不要,一边反.抗,可王晓峰力气大的很,情急中,羞恼交加的朝王晓峰脸上甩去了一个耳光。
    
    “晓峰,你太过分了。”李凤身.体有些颤.抖,同时又为自己突然打了王晓峰有些惊讶,其实她不想这样。
    
    这一耳光算是把王晓峰给打醒了,疯狂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神里满是惊恐。
    
    王晓峰自小jiāo生惯养,作为后mā.的李凤更是连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她,今天居然动手了他,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小mā,对不起。”愣神过后,王晓峰惊慌失措的跑回了房间。
    
    差点儿被自己的继子给强上了,开始李凤很是生气。
    
    可随着情绪的逐渐平复,想到王晓峰正处于容易冲动的年纪,身上还带着酒味,何况王晓峰还跟自己朝夕相处,连一把年纪的老王头都拒绝不了自己的诱.惑,何况是王晓峰呢。
    
    “哎,都怪我没有好好引导晓峰,也不知道晓峰现在怎么样了。”
    
    李凤心软.了下来,为打了王晓峰一个耳光暗暗自责,想去看看,可又拉不下脸来,心烦意乱的半躺在床.上。
    
    这时回到房间的王晓峰心里也不是个滋味,连他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的冲动,既羞愧又觉的心虚。
    
    “小mā肯定生气了,以后都不会理我了,都怪这该sǐ的小说。”
    
    这一宿,差点儿酿成大祸的两人各怀心思,几乎都没怎么睡觉,脑子一个比一个乱。
    
    接下来的几天,王晓峰因为心虚害怕,李凤因为拉不下脸来,两人除了吃饭,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俨然产生了巨大隔阂的样子。
    
    直到第五天晚上,李凤最先忍不住了,开始有些想念王晓峰跟自己腻歪时的样子,这种类似冷战般的相处,让她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虽然只是继子,但她心里还是很疼他的。
    
    于是,吃过晚饭之后,李凤主动推门来到了王晓峰的房间,明明是王晓峰不对,李凤却对他露.出了笑容。
    
    “晓峰,还在生小mā.的气呢,小mā也不是故意打你的,脸还疼吗?”李凤的声音很轻柔,还带着些许心疼。
    
    瞧见李凤这番模样儿,王晓峰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