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贝贝很害羞,不光羞于自己动手帮老王解决那种事,更害羞是主动提出来的。
    
    只是她并不懊悔,也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冲动,她真的感觉到老王是个很好很负责的男人,虽然难免会魔鬼般的冲动,可想想十多年的鳏居也可以理解,况且在关键时刻还刹得住车,更是极为自责的抽打着自己耳光。
    
    这样的男人,她真的不讨厌,甚至感觉还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文学


    
    或许正是那份骤然间魔鬼般的冲动,才让她认为老王跟寻常老家伙的不同,那是份年轻勇猛般的冲动,背后活跃着的是火热的刺激……
    
    老王也是对沈贝贝喜欢到不行,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心头更是斥满感动。
    
    “贝贝,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苏雨萱再伤害你,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不允许她再作出半分伤害你的事情来!”
    
    在享受着身下媚魂刺激的同时,老王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可沈贝贝却急切的说道:“不要伤害雨萱,她也是误会。”
    
    这种时候还想着自己的好姐妹,这种极尽的善良,让老王动容又心疼。
    
    虽然沈贝贝的性感小手确实让他很舒服,尤其是看到精致小脸蛋儿上淡淡的嫣红更让他兴奋,可老王还是毅然决然的阻止了沈贝贝的继续。
    
    “贝贝,你已经受伤了,现在就好好休息吧,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好了。”
    
    沈贝贝一个女孩子家也不好强行要求继续,所以也就收回了手。
    
    趁老王不注意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将手掌放到鼻前轻嗅。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那味道,好刺激……
    
    当晚老王调休,在医院陪了沈贝贝一晚,没有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
    
    ……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医生表示沈贝贝已经可以出院,老王送她回住处。
    
    两人略聊了些话,随即老王就骑车赶去了机场,等待苏雨萱。
    
    苏雨萱所带领的乘务组今天执飞,所以老王来找她一是替沈贝贝请假,二则是来告诉苏雨萱,希冀着可以解开两人之间的误会。
    
    远处,苏雨萱旖旎婀娜的身影出现,妆容愈发的妖媚却不庸俗,裙子里面扭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让老王看在心里火起在心头,冲动不已。
    
    不过他还是惦记着正事,迈步迎着身穿制服肉色丝袜的苏雨萱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还不等老王开口的,苏雨萱就热情的打着招呼,胸前被紧绷绷撑起的衣服更是几乎迸飞扣子,“嗨,大叔,今天怎么感觉这么阳光?老帅老帅的!”
    
    在评价‘老帅’的时候,苏雨萱那双迷离电眼还挤弄着,就如同电影里的韩国女演员似的,单凭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能撩死个谁。
    
    老王笑着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招呼苏雨萱去了拐角后的卫生间附近。
    
    那里僻静,说沈贝贝跟她的事情不会被别人给听到。
    
    当老王婉转的提起这件事情了,苏雨萱当时就炸毛了,“老王,记住你姓王,不姓狗,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跟她的恩怨,还轮不到你这个老家伙才插嘴!”
    
    看到苏雨萱那张猩红又性感的小嘴,老王还给惦记起了插嘴这个词汇。
    
    不过他眼下更想办正事,也就压制住了那份心思。
    
    可话都还没来得及出口呢,苏雨萱就再度开口了。
    
    “我说昨晚我的汽车玻璃怎么无缘无故被人砸了,现在看来是你吧?怎么着,沈贝贝那狐狸精又把你给勾搭上了,你昨晚心疼你的小情人,又怕露脸后被我发现,所以就故意砸我车玻璃引我离开,好救你你的小情人?”
    
    “老王你可以啊,那么骚气的睡就睡了,还真是小瞧了你呢!”
    
    老王连忙做出解释,可苏雨萱压根就不信,甚至都不给他完整解释的机会。
    
    后来她更是怒斥冲冲的暴吼,“行了,你不是我,你凭什么了解我的感受?我刚结婚没几天男人就被车祸把那里弄废掉了,而且还是我最好的闺蜜去勾搭的他,你知道我心里什么感受,你知道我想想以后的日子里要守活寡,我多难受?”
    
    “你替沈贝贝那个小骚狐狸精来开罪,你凭什么替她?你能让我舒服吗?你能让我以后的日子里重新感受到做女人的快乐吗?我都不是小瞧你,就你老王这个年纪,看着身板还行,真要是办正事,别说干那个了,你就撒泡尿都得尿一鞋!”
    
    老王平日里口舌不笨,可真面对苏雨萱这咄咄逼人时,还真还不上嘴。
    
    不过苏雨萱的话也让他感觉到异常的恼火,谁特么扫泡尿尿一鞋?污蔑谁呢!
    
    老王当时就怒了,也不管卫生间里有没有人,一把就将苏雨萱给推了进去,随即更是找了个隔间把她逼进角落里,‘吧嗒’一声关门落锁。
    
    卫生间的隔间本就不大,挤进来两个人更显得狭窄了。
    
    两个人紧紧贴身靠,老王甚至都能嗅到来自苏雨萱娇躯上的迷人芬芳。那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女性强烈的荷尔蒙混合着汗液,所挥发出的诱惑体香。
    
    被推进这隔间里面,苏雨萱显得有些害怕了,“你、你想干什么?!”
    
    老王伸手抓向了她胸前高高挺起的衣服,“今天就让你感受下,老王有多强!”
    
    苏雨萱吓懵了,她哪想到平日里蔫了吧唧的老王竟然还有这雄风爆发。
    
    她下意识的就想逃走,可刚刚冲到隔间门口时,身子就被狠狠抱住了。
    
    老王从伸手一把抱住苏雨萱,双手更是交叉扣在她身前,直挤的她那里有点痛,可又火辣辣的过瘾着,像是种病态的享受,想拒绝却又有些不舍。
    
    但理智终究还是占据上风,她强烈的反抗着,想要挣脱老王的束缚。
    
    可老王根本不撒手,他不仅不撒手,还隔着裤子,在苏雨萱身后撑紧的裙子上磨蹭着,感受着那种傲人的弹性与诱惑。
    
    “苏雨萱,你这个大浪货,平日里看你走路扭来蹭去的,我就想着要从后面狠狠的弄了你,今天可算是让我过了过瘾,真的好束缚。怎么样,让我进去吧?!”
    
    这两天沈贝贝那积攒的火气,在苏雨萱先前的鄙夷下彻底被激发。
    
    老王根本不再考虑别的事情,他现在就想占有苏雨萱,狠狠要了她,既向她证明自己是个很棒的男人,更是为沈贝贝报复,狠狠的惩罚苏雨萱。
    
    苏雨萱羞急,在挣扎中恼怒的斥骂着,“老王你这个混蛋,放开我,你放开!!!”
    
    老王偏不放,苏雨萱越骂他越兴奋,他甚至还脱下了自己的裤裤,狠狠贴合住苏雨萱的娇嫩身子,“你感受到了没有,是不是很过瘾,是不是很希望进去?”
    
    苏雨萱羞到不行不行的,娇息更是愈发的急促。
    
    她当然感受到了,而且感受相当的明显,那种火热是她朝思暮想疯狂希冀的,更是她殷切所希望拥有和品尝的。她甚至还感觉到,要比她丈夫强出好多!
    

第9章永远别停才好


    她有些不敢置信,老王都已经五十多了,怎么还那么强悍?她心中更是隐隐的幻想着,如果能够猛地一下子没入自己身子里,那该是一种怎样酣畅的大舒爽。
    
    可她本能的还是反抗着,因为这种被欺凌的情况让她感觉到羞辱。
    
    “老王,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我让你连工作都砸掉!”
    
    老王听闻这话心里确实一惊,他不敢丢了饭碗,毕竟儿子还得上大学。可随后这种威胁就让他感觉到了极尽的恼火,“来啊,你喊啊,我倒是你丢人,还是我更丢人一些,让机场所有人都知道你丈夫不行,你快喊啊!!!”
    
    这话一吼出去,苏雨萱当时就哑了火。
    
    她真的不想被人知道这种事情,她每日里打扮的这么妖媚,就是想在人前彰显自己很幸福,生活很愉悦。人说越没有什么便越要装什么,她就是这样。
    
    所以老王的话真切威胁到了她,她不敢喊!
    
    她不敢,可是老王敢,老王不喊,老王直接就做!
    
    下一瞬,苏雨萱的套裙就被他猛地掀开,更是‘啪’的一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当时就打的苏雨萱娇声迷离,甚至几乎打到魂飞魄散。
    
    那种挑逗,那种痛与痒的混合交织,让她迷离到几乎失去了自我。
    
    一声醉人的娇吟从腔子里忍不住的发出,其间所充斥的欲望,连苏雨萱自己都能感受的到……
    
    老王再也顾不得许多,一双手隔着衣服撩拨着苏雨萱体,换来她既痛苦又娇媚的嘤咛,一下又一下的给予着苏雨萱强烈的刺激。
    
    “老、老王,你混蛋,你混蛋……啊~!”
    
    即便是在咒骂声中,苏雨萱也难以压抑那种疯狂的冲动。
    
    她迷离了,醉魂了,哪怕感到羞耻感觉到耻辱,却依旧放弃了反抗,紧用双手推着门板支撑住自己身体,用娇躯最为敏感的地方品鉴着老王的侵袭。
    
    老王很舒服,舒服到他数次想要更进一步,将苏雨萱的丝袜和小裤裤给扯破,然后狠狠的真正的去占有这个女人。
    
    只是终究他还是不放心这么多,会给苏雨萱带来多大的伤害。
    
    毕竟这个女人也是受害者,被丈夫骗了不说,还误会自己的闺蜜,又要忍受着近乎寡居的痛苦,她也真的不容易。
    
    所以思来想去,老王没有冲动,就这样隔着丝袜和小裤裤,感受着属于苏雨萱娇躯的妩媚与温柔。
    
    足足十几分钟后,苏雨萱彻底不行了。
    
    她甚至忍不住的问道:“老王,你到底好了没有,你都蹭这么久了,你还不行?”
    
    老王也十分配合的赧然回道:“你再忍会儿,我可能还得更久,你要站不住咱们就换个姿势……”
    
    这话把苏雨萱给羞的啊:我再被你猥亵呢,你让我配合你换个姿势?
    
    而且她随后就发觉自己问的也有问题,被猥亵呢,还问人家到底好了没有。
    
    她甚至隐隐感觉到,自己更像是在偷情,而非被强行猥亵。
    
    只是,身体受到的强烈刺激,真的好舒服,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而且她殷切的企盼着,老王可以更久些,再久些,永远都不要停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