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张艳萍咯咯一笑,傻子就是傻子,连什么是洗澡都不知道,即便是看光了自己全身又能怎么样呢?

文学

    
     而且,还是一个天萎。浪荡表情尽收眼底,旺子依然装疯卖傻,不过什么啊?艳萍婶不肯给我吃么?
    
     吃,肯定给你吃。只要你乐意,天天吃都行。张艳萍一把握住了那根儿巨棒,身躯明显一阵,仿佛触电般,下面那股邪火越来越盛。只是,小旺子得答应艳萍婶,把你这小丁丁给我用用,成吗?
    
     用吧,用吧。只要艳萍婶想用了,叫我就行。旺子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伸手扇了扇小丁丁,没好气道:这小丁丁一点儿都不听话,一会儿软,一会儿硬的,真想一刀割了算逑,裤子都快给你顶烂了
    
     别别别,千万别割!张艳萍面色大变,两只手抓住小丁丁不放,正色道:小旺子,以后小丁丁要肿了,来找艳萍婶,我给你消肿啊说着,张艳萍犹如捧着圣物一般,轻轻撸动起来,盯着那硕大的脑袋,流出了口水儿。
    
     旺子却是惊叫道:艳萍婶,你有消肿药么?在哪儿呢,给我抹点儿呗,肿胀的实在太难受了。
    
     别急别急,艳萍婶这就给你消肿。张艳萍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面的水,浑身开始燥热起来,小旺子,快,吃奶,使劲儿吃。
    
     旺子点了点头,伸手猛地搓了搓,张艳萍立即出母猫一般的呻吟声。
    
     艳萍婶,快,快消肿,小丁丁好难受哦。旺子又催了一遍,干撸着实在是太难受了
    
     仿佛有些惧怕那条巨蟒一般,张艳萍骑在旺子身上,却闭上了眼睛,扶着小丁丁脑袋,抹了抹水,对准那个地方。
    
     啊啊啊嗯哼张艳萍欢快的叫了起来,伴随着啪啪的肉响。阅读!

第九章 免费炮友


     半个小时眨眼而过,然,玉米地里的战争还没结束,或者说旺子的侵日战争还没结束!
    
     远远望去,青翠的玉米地里两团白花花的身条裹在一起,叫的异常开怀。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袁中海还不一刀把自己给杀了?
    
     小旺子,你不懂。艳萍婶这个药量少,不能满足所有人使用,只够你用的。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知道吗?张艳萍悉心解释道。不然,艳萍婶就不给你用咯。
    
     旺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在张艳萍眼里,旺子仿佛还是那个傻子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傻子不仅小丁丁不小了,而且还变大,变硬不少。
    
     哦,那下午小旺子又来找艳萍婶消肿,我先回去咯。旺子搂起裤衩有了去意。心里却开心无。
    
     不但送了袁中海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而且还赢得了一个免费炮友,啥时候来都行,生活咋就这么美妙呢。
    
     嗯,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再走。张艳萍点了点头,又躺了下来,生养过不假,可下面却痛的要死,不休息一会儿估计路都走不了。
    
     对了,小旺子,摘几个包谷回去吧,好好补补身子啊。张艳萍接着道了一句。张艳萍不得不担心,这么好的宝贝,自己还想长期占有呢,别用一次得缓个大半年。
    
     旺子闻言更是欣喜,没想到这免费炮友如此仗义,不但不收自己钱,还给自己倒拿好处,咋好事儿尽往自己头上掉呢?
    
     嗯,那我摘几个回去了啊。
    
     旺子应了一声,在玉米地折腾了几分钟,抱了十多个玉米棒子出了玉米地,腰里还别着两只大王八。
    
     出了玉米地,旺子找了一条人少的路窜了进去,这条路人少,不容易被人看见。欣喜之下,旺子哼起了小调。
    
     笨蛋婆娘,还把老子当傻子呢?你他妈才是大傻帽!被老子日了,还不知道。嘿嘿!旺子奸笑起来。从超市后门走了进去,幸好没人看见。
    
     村支书袁中海家,此时袁中海正躺在床上,村长黄剑正帮忙擦拭着药酒。
    
     袁书记,你说你这也太倒霉了,买个东西还闹成这样?黄剑一边擦着药酒,一边说道:哎呀,这么大一块儿皮都没了
    
     哎哟!黄剑,你轻点儿。疼死老子了。袁中海怒骂不止,这个旺子傻子,太过分了,这么大的力气!可把老子给害苦了。
    
     哎哟喂,我的老腰袁中海一声惨叫。
    
     全然不知道,自己嘴里的那个旺子傻子,就在几分钟之前,刚刚把自己婆娘给日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已经扣实了。
    
     究竟谁才是傻子呢?反正,这会儿的旺子挺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