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工作,的确不是很重,就跟玩一样的简单。 只需要保证在拉车的时候,不让车子歪倒就好。 只不过赛天仙对我冷淡的坦度,让我非常的不爽,就跟我欠她几百块钱不还似得。 张俊勇,吃饭了。 
    田大牛见我干活不耍奸偷懒,很是满意,在距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就不让我干活,让我洗手:怎么样,累不累? 不累! 我笑着说:这活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很简单。 
    洗完了手,田大牛给我说:这里上班,保底工地是两千二,五天八小时,管工作餐。平常加班,一小时是一点五倍的工资,一个小时有二十块,周末加班两倍工资,有二十七块五,节假日的工资是三倍,就有四十一块二毛五。 

文学


    我从来没想过,一份工作,竟然能有这么多的钱,心里乐开了花,又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事情,说:加班管饭不? 瞧你没出息的,肯定管饭。 田大牛哭笑不得的看我一眼。 我的心里,快速的合计了起来。 
    现在我身上没有多少钱,租房子还给张莉借了不少,发了工资要给张莉买一台空调,还要买一部手机,少说也得三千块。 一天加班俩小时,就有五十块,一个月下来就是一千多。 周末两天加班二十个小时,一个月下来也有两千块。 
    算上基本工资,有五六千块了! 这个数字,让我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在家里种地,一年也没有多少钱,难怪现在的人,都要出来打工赚钱。 加班有限制吗? 我看着田大牛说:如果我加班到半夜,是不是也可以? 当然不行。 
    田大牛摇了摇头,瞪了我一眼,整天干活,你还不得猝死? 听了他的话,我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一个月有几千块钱还可以,能满足我现在的所有需要。 
    这时候,赛天下抱着记事本找到了我,柳眉微皱的看着我说:还有几分钟才要下班,你洗手这么早干什么?难道想偷懒? 我有些不知所措,求助的看了一眼田大牛。 
    赛天仙,大家都是出来打工赚钱的,你又不是老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了? 田大牛皱着眉头说:再说了,张俊勇是我们车间的人,也轮不到你管。 成品车间的东西不拉完,我们那边没办法生产,科长怪罪下来,算谁的? 
    赛天仙不甘示弱的看着田大牛。 我见她们两个争吵的不可开交,说:田大哥,你被跟她吵了,我去给搬。 赛天仙得意的看了一眼田大牛,神态高傲。 你太好欺负了。 田大牛眼神复杂的看我一眼,说:这样,在厂子里会被欺负的。 
    说完,又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赛天仙。 我推着车走的时候,田大牛给我说:到了十二点,无论干了多少,马上停手别干活。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赛天仙,觉得她肯定不会这么想。 
    毕竟我刚刚进厂,以后还要跟赛天仙在一起工作,如果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才搬了半车东西,就十二点了,成品车间里所有人都停手,去吃饭了。 我看了一眼赛天仙,说:到下班时间了,我也走了。 你急什么! 
    赛天仙的声音依然冷漠,说:你没见我还在等着你吗?赶紧搬,搬了这一车以后再走。 说真的,我心里非常的生气。 现在又不算加班,她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 下班从我身边路过的人,对我指指点点,也有说赛天仙刻薄的。 
    不过,听了她们的话以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赛天仙会这样对我了。 成品车间主任,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需要挑选一个资质老的人顶上去。而赛天仙,在这里工作了四年,拥有着绝对的资格,可是跟赛天仙拥有同样资格的,还有两个人。 
    赛天仙这么严格的要求我,就是要把她所负责的事情,做到完美的极致,从而当选车间主任。 了解到了这点以后,我心里反而是有些同情赛天仙不容易了。 装完了这一车东西之后,我给她说:你记录一下,拉完了我去吃饭了。 继续拉! 
    赛天仙放下小本,看了我一眼,说:我去给你拿饭,就在这里吃,吃完了立刻拉。 我心里顿时火大。 吃过了饭,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她不让我休息,继续干活,就是让我义务加班。 
    大家都是出来打工赚钱的,谁也不欠谁的,凭什么她竞选车间主任,就要我陪着她义务加班? 分明是把我当成软柿子捏! 我不! 我盯着她,说:我又不是你车间的人,你凭什么命令我? 
    赛天仙见我眼睛里充满怒火,心里多少有些害怕,犹豫了一会,说:我给你钱,一个小时十块。 真把我当傻子! 厂里上班,一个小时有十三块多,她给我十块,真把我当乞丐啊! 这十块钱,是现金,我立刻给你。 
    赛天仙说:你第一天上班,距离发工资还有一个多月,身上的钱够吗?我给的可是现金,你考虑一下。 借着吃饭的时间,我每天额外还能得到二十块钱的话,一个月也有六百。 只是想了一下,我就答应了下来。 
    六百块钱,一个月半月的房租呢。 我把东西拉回打包车间的时候,赛天仙锁上车间门去食堂买饭了。 等了一会,她拎着几个袋子就回来了。 
    把饭菜放在推车上,赛天仙给我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要了几个菜,吃馒头还是吃米饭? 馒头。 干了一上午的活,我也是饿了,抓起馒头就啃。 
    厂子里的伙食是真不错,我跟赛天仙有四个菜呢。看着赛天仙坐在箱子上吃饭,优雅的姿势,非常的享受。 突然,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跟赛天仙同吃四个菜,筷子里沾的口水,多多少少都会落在菜上一些,我们两个这么吃,岂不是间接性接吻了? 谁都追不上的厂花跟我间接性接吻! 这个想法,让我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随后,恶作剧般的去夹菜,可就是不吃。当赛天仙夹起我曾夹起过的饭菜时候,我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

第九章威胁


     赛天仙吃饭的确非常的优雅,跟农村老家妇女吃饭完全不一样,看她吃饭,就是一种享受。 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赛天仙,看来还是有原因的。 我见赛天仙在吃饭的时候,低着头,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见她竟然是在看书。 
    吃饭的时候,看东西对眼睛不好。 我很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赛天仙头也不抬,淡淡的回答了我一句:嗯,知道了! 我就更纳闷了,究竟什么书,能看的这么入迷。 我凑过去一看,竟然是自考大学的书。 你要自考大学? 
    我诧异的看着她,问了一句,见她没有说话,说:我只差了零点五分,不然,我现在就是在大学校园上课,而不是在这里上班。 你考了多少分? 赛天仙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诧异的抬头看着我,眼睛里更是带着狐疑之色。 
    四百八十五点五。 我无奈的说:这个成绩,如果换到别的省,清华北大都够了,可我还是落榜了。 你是高材生! 赛天仙忽然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就跟花一样,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她笑的很夸张,捂着嘴,眼睛眯成了一条月牙,身体上下抖动着,前胸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看得我有点眼晕。 赛天仙谁都看不上,自然也就没有男朋友,还是一个少女,身体没有被人开发过,胸脯自然就不会跟张莉的那么大了。 
    不过,却是小巧玲珑。 白色的厂服有些透明,可以看到赛天仙里面穿着一件短袖,上面印有一个卡通图案,很是可爱。 她笑了一会,问我:那你能不能指导我学习?小时候家里穷,只是上了初中我就出来赚钱了。 
    一脸真诚、渴望的天真眼神,让人对她生不出半点邪念出来。 我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后脑勺,掩饰尴尬,甚至是不敢去看她的眼睛,生怕她从我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出来,尴尬笑了笑,说:如果你不嫌我教的不好,我可以教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 赛天仙一改之前的冷漠态度,变得兴奋无比,睁着美眸看着我,说:有了学历以后,不止能做车间主任,还能做科长,再不济,也能去工作室当白领。 
    看她开心无比的样子,我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忍不住也笑了。 吃过了饭,我跟赛天仙继续干活。 不一会,田大牛就回来了,见我还在干活,连忙跑了过来,说:怎么还在干活,你吃饭没有? 
    说完,恼怒的看着赛天仙,质问道:你怎么搞的?现在是下班时间,你还让我这个兄弟干活,有你这样的没有?你是想要做在车间主任,可是也不能把我兄弟当牛使吧。 大牛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看着他情绪激动的样子,急忙解释道:一个小时赛天仙给我十块钱,不是让我白干!我寻思着歇着也是歇着,就挣这点钱。 真的? 
    田大牛狐疑看着我问道:你别对赛天仙抱有什么幻想,她根本不可能会看上你,你别袒护她,实话告诉我,你有没有骗我? 大牛哥,真没有!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我苦笑了一声:她真给我钱了,而且还是现金。我刚来这里,身上也没多少钱,一天二十块,也够我开销了啊! 田大牛瞬间意识到错怪了赛天仙,道歉道:抱歉,刚才那么凶! 没事! 
    赛天仙眼珠红红的,却非常的执拗,轻哼道:我跟你又不熟,被你误会又有什么!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去。 在扭头的时候,我见她擦了一下眼泪。 这一幕,让我愣住了。 
    厂里的人都说赛天仙特别的刻薄,恨不得她出现点什么问题才好。会不会只是因为赛天仙就是这样的性格呢! 如果我不给田大牛解释的话,他肯定就会误会赛天仙虐待我,看赛天仙的样子,似乎也饿并不准备解释什么。 
    这时候,我想起答应赛天仙教她学习的时候,兴奋的跟个孩子似得模样后,我对她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田大牛走了以后,我问赛天仙:刚才你为什么不解释呢? 没有必要! 
    赛天仙回过头,眼睛还是红红的,说:给自己不在乎的人,解释那么多做什么?懂你的人,不需要你解释,就会知道你的心意。不懂你的人,无论你再怎么解释,可还是会误会你。 听她说这句话很有道理的样子,我沉思了一下。 赶紧干活! 
    赛天仙看了我一眼,催促了起来。 到了上班的时间,赛天仙给了我二十块钱。 这是我应得的,而且我的身上也的确没有那么多的钱,所以很不客气的就拿了下来。 
    或许是我答应赛天仙要教她学习,下午上班的时候,她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 可是,很快的就有几个男人找到了我。 
    其中一个叫做赖三,在厂子里算是小有势力,他拦下来我以后,警告我:小子,我告诉你,赛天仙是老子的女人!你再跟她走那么近,小心我收拾你! 我看着他们几个,却没有说话。 我不敢说。 
    他们几个一看就是经常打架斗殴的人,我在学校是一个乖孩子,刚刚踏足社会,怎么敢跟他们顶嘴?我可不想被揍成猪头,让张莉担心我。 他们在走的时候,一个小子嚣张的指着我,说:小子,你再敢跟我嫂子走这么近,我弄死你! 
    我知道,赛天仙根本不是赖三的女人。 赖三只不过是喜欢赛天仙而已,所以对外宣布赛天仙是她的女人,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这个事情,让我也清楚的明白到了,赛天仙究竟是有多么的棘手。她不过是对我有一点好脸色而已,就有赖三这种人跳出来,如果我们两个的关系更进一步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人跳出来? 
    这时候,赛天仙见我一直没有回成品车间,走出来找我,见我愣在原地,问我:张俊勇,活还没干完呢,你在外面做什么? 她转身的时候,看到了赖三,顿时明白了什么事,然后给我说:赖三就是一个人渣,你不用在意他给你说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