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请自重!”
    傅寒铮盯着那张绯红带着愠怒的小脸,眸色淡然的低头贴在她耳边,不紧不慢的徐徐开口:“慕我是商人,商人唯利是图,不做亏本买卖,慕小姐身上有什么值得跟那栋别墅等价交换的东西?”
    他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薄凉寒意,他深不可测的黑眸直直盯着她的侧脸,字句很缓,却字字击进她心房最脆弱的地方。

文学


    钱,她没有,慕家早在三年前就一败涂地。
    可她的人,傅寒铮昨晚那么不屑一顾,甚至当众给了她难堪,她越发不解,这个男人究竟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那只握住她腰肢的大手,握的更紧,慕宛静用力挣扎了下,竟动不了分毫,傅寒铮睨着她娇弱稚嫩的样子,“昨晚勾引我的时候,不是很老练?”
    他俯下身,薄唇凑的她更近,华丽磁性的男低音,含着一丝揶揄浅笑,“还是说,慕小姐在跟我玩儿欲擒故纵的把戏?”
    傅寒铮不动声色的微抬腕,取了一根披散在她肩头的长发,仔细收好,握进手心中。
    下一秒,男人将她蓦地推向鱼缸,背脊与坚硬的玻璃相撞,疼的她小脸微皱,她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男人修长有力的长腿挤入她双腿之间,迷人而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倾巢而下——
    “慕小姐这具年轻的身体,我倒是还蛮感兴趣的。”
    轻佻的话语,轻易激怒了慕宛静,她抬头直直瞪着傅寒铮那张近在咫尺祸国殃民的俊脸,心,一点点提上了嗓子眼,就在那薄唇要吻上她时,她水眸狠狠一颤,伸手猛地将他推开,转身跑出了办公室。
    傅寒铮盯着那道落荒而逃的纤细身影,薄唇微勾,黑眸微眯,冷锐的瞧了一眼手心中那根黑色长发。
    ……
    慕宛静从办公室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情绪凌乱如麻,迎面撞上一个女人。
    “哗啦——”
    女人手件夹,被她撞落在地,她连忙弯身帮忙捡起,“抱歉。”
    慕宛静将文件交给她时,四目一瞬对上,向楠茜眼底闪过一丝惊愕。
    “对不起,我刚才撞到你了。”
    向楠茜礼貌的笑了笑,接过文件,“没关系。”
    直到慕宛静离开,进了电梯里,向楠茜眉心皱起——
    这个女人的双眼,好像小糖豆。
    她望向那边嘈杂的面试间,心底越发不安,难道……寒铮最近一直在找小糖豆的亲生母亲?
    她拿着文件,踩着高跟鞋走向总裁办公室,正要敲门,便听见里面传来的对话声。
    “这是慕宛静和小糖豆的头发,立刻拿去化验,比对dna结果。”
    果然,寒铮真的在找小糖豆的亲生母亲。
    捏着文件夹的手,指节青白。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徐坤一出来,便看见站在门口的向楠茜,愣了下,却还是打招呼道:“向总,您找boss有事?”
    “哦,《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海报定稿出来了,我拿过来给他看看。”
    徐坤只微微颔首了下,道:“boss就在里面,向总,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向楠茜望向徐坤手里的一个白色信封,眼底散发
    着好奇,“徐特助,这是什么?”
    她抬手就想去拿,徐坤却是警惕的避开了一步,淡笑着道:“没什么,向总,我先告辞。”
    那里面,装的应该就是那女人和小糖豆的头发……
    向楠茜转身进了办公室,“这是定稿,你看一眼,没什么问题的话,签下字。”
    傅寒铮接过文件,随意扫了一眼,拿起黑色签字笔签下遒劲潦草的名字。
    她深吸一口气,终是忍不住开口问:“我看一大早陆湛带了几个人就在忙着给你面试‘傅太太’,你真的打算应聘一个妻子回去吗?寒铮,婚姻不是儿戏……”
    她的话还未说完,傅寒铮便已抬头,“大嫂,在公司还是叫我傅总吧。”
    向楠茜一怔,男人已将签过字的文件递给她,她抿着红唇盯着他,默了好几秒才接过文件。
    她走到门口时,转身回眸看向他,“寒铮,你就非要跟我划清界限吗?寒予已经走了五年了……”
    “在公,你是我的下属,在私,你永远是我大嫂。”
    冰冷无情的声音,熄灭她心中最后一丝希冀。
    ……
    慕宛静从傅氏大楼出来,买了一瓶冰水,喝了大半瓶下去后,那颗凌乱的心才沉静下来。
    该死,刚才若是她豁的出去,没准现在就已经守住了爸爸的别墅。
    握着拳头,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正苦恼之间,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叶果。
    “喂,果果。”
    “静静,你面试的怎么样了,你的才华是不是把面试官都给折服了?”
    慕宛静一边拦出租车,一边颓丧的道:“别提了,傅氏这边八成没戏,我昨晚在上投了个兼职,我现在过去看看。”
    “那你加油啊,傅氏那边,你肯定能被录取的!我相信你的实力!”
    挂掉电话后,慕宛静坐上出租车,“师傅,去外国语附属幼儿园。”
    ……
    到了外国语附属幼儿园,慕宛静进了办公室。
    “你好,我是来面试的,昨天我打过电话给你们。”
    “哦,就是那个应聘美术老师的是吧?”
    “是的。”
    园长看了眼她的简历,笑道:“慕小姐,您的学历和在国外的毕业院校,都非常优秀,但是我看你应该没和孩子相处过,最近,我们园内小班,转来一个小孩子,总是跟班里其他孩子发生冲突,你去解决一下?”
    慕宛静很快领会到,这是园长给她的面试题,微微一笑:“没问题。”
    园长带着慕宛静走到课间活动的小操场上,指着不远处一颗大树下坐着的小女孩,道:“就是那个小女孩,是刚从机关幼儿园转来我们小班的,叫小糖豆,跟班上其他孩子总是搞不好关系,昨天还跟班里其他孩子打架了,她家里来头又大,欺负了别的小孩子,家长们又不敢指责,但是作为教育启蒙者,我们有义务去引导她。”
    慕宛静走到小糖豆跟前时,小糖豆噘着粉嘟嘟的小嘴,水眸大大的瞪着她,“你是谁呀?”
    “那你又是谁呀?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
    小糖豆鼓鼓小嘴,“我不想告诉你。”

第009章:爸爸,我想带慕慕回家!

.
    慕宛静叹息一声,坐在小糖豆身边,睨了她一眼,道:“你叫小糖豆对不对?”
    小家伙皱着白白的小眉心瞪着她,“是园长告诉你的吗?”
    “你长的这么可爱,名字又这么好听,为什么要和其他小朋友打架?”
    小糖豆抱着小手臂,“哼!他们都说我骗人!糖豆没有骗人!他们不跟我玩,我还不想跟他们玩呢!”
    小家伙把白嫩嫩的小脸往旁边一撇,那小傲娇的样子,惹的慕宛静发笑,“我相信糖豆没有骗人,但是糖豆打人也是不对的呀。”
    小家伙小嘴翘的高高的,倒是没作声,慕宛静又继续柔声道:“糖豆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么多小朋友,下次要是他们还说你骗人,你就来告诉我,我帮你跟他们解释,好不好?”
    小糖豆将小脸转过来,水漉漉的乌黑大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叫慕宛静,嗯……你以后可能要叫我慕老师。那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骗他们什么了?”
    提起这个,小家伙小胸膛叹了一声,很难过的道:“我没有爸爸妈妈,可是糖豆是有爸爸妈妈的,只是他们没见过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那糖豆平时上学放学都是谁来接呢?”
    “我爷爷。”
    慕宛静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没来由的想起三年前,她代孕生下的那个孩子,若是那个孩子还健健康康的,应该跟小糖豆差不多大了吧。
    “那糖豆的爸爸妈妈呢?”
    “爸爸说要工作挣钱钱带糖豆去动物园玩,去看大狮子和大老虎。”
    哦,那就是爸爸工作忙,没时间陪孩子。
    慕宛静忍不住又问:“那糖豆的妈妈呢?”
    不知道是惹了孩子什么伤心事,一提到妈妈,小家伙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刻泛了红,鼓着肉嘟嘟的粉嫩糖豆的妈妈在火星,火星太烫烫,糖豆太小太小,不能去看妈妈。”
    慕宛静眉心一皱,难道这小奶包子的爸妈,在她一出生时就离婚分居了?
    这么小就没妈妈,爸爸工作又忙没时间陪她,还真是个小可怜。
    慕宛静从包包里掏出一颗水果糖,递给她,“想妈妈的时候就吃颗糖,就不难过了。”
    小家伙眼瞅瞅那颗糖果,犹豫着:“爸爸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尤其是陌生阿姨给的!”
    这小家伙,还挺有防范心的!
    慕宛静又摸出一颗水果糖,兀自吃进嘴里,“我跟糖豆一起吃,好不好?”
    小糖豆舔舔小嘴,眼巴巴的瞅着那颗水果糖,慕宛静轻笑一声,拨开糖纸,递进了她小嘴里,“吃吧,没毒。”
    水果糖一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小家伙开心的眯起了大眼。
    慕宛静抬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好不好吃?”
    “好好吃。”小糖豆总算咧嘴笑了,仰着可爱的小脸,问她,“我以后可以叫你慕慕吗?”
    “可以啊,那糖豆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跟小朋友再打架了,好不好?”
    小家伙郑重其事的点头,“嗯!”
    园长淡笑着走过来,“看来慕老师是搞定了。”
    “那园长,我的面试通过了吗?”
    “当然,如果你今天下午没事,就可以直接给孩子们上一堂美术课了。”
    ……
    慕宛静跟孩子相处还算和谐,大抵是因为三年前生过一个孩子的缘故,对这群熊孩子有莫名的耐心和友爱。
    到了下午放学时,小班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小糖豆一个人背着小猪佩奇的粉色小书包坐在那儿干等着。
    “糖豆,你爷爷还没来接你吗?”
    小糖豆垂着大眼摇摇头,“爸爸答应今天来接我放学的!”
    “那糖豆知道爸爸的电话吗?老师帮你打个电话给爸爸?”
    小糖豆熟练的报了一串手机号码,慕宛静还有些诧异,一个三岁的小孩子竟然能背号码背的这么熟悉。
    拨通那个号码,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
    “喂,请问……是糖豆爸爸吗?”
    “我是。”
    电话那边,传来的低沉男声,令慕宛静一怔,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但她没多想,“这边是幼稚园,糖豆已经放学了,在等你接她回家,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小糖豆在一边激动的冲电话里喊:“爸爸!你快来接我!小盆友都走光了!”
    慕宛静浅笑着摸摸小糖豆毛茸茸的头发,与那边的男人交谈着,“先生,孩子有些急,你快点过来吧。”
    “好,我知道了。”
    ……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迈巴赫开到幼稚园门口。
    慕宛静领着小糖豆刚从幼稚园出来,小糖豆一见车子,背着小书包两条小短腿就跑了过去,“爸爸!”
    低调奢华的限量版迈巴赫车门打开,一双长腿迈下来,男人将小糖豆一把举高抱进怀里。
    慕宛静抬眸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刚见过面的傅寒铮!
    傅寒铮结过婚,有女儿了?
    外界从来没有曝光过这件事。
    她正沉思之间,男人幽邃的一道冷芒定格在她脸上。
    “慕小姐,你还真是到处跟我偶遇。”
    这话,分明含着几分笑意,却寒冽至极。
    小糖豆抱着傅寒铮的脖子,眨着大眼说:“爸爸,慕慕对我很好很好,还给我吃糖果了,我想带慕慕回家吃饭饭。”
    傅寒铮没应,只道:“糖豆,你先进车,爸爸跟你的这位慕老师说几句话。”
    小家伙点点小脑袋,“那爸爸你不能欺负慕慕哦!”
    等小家伙进了车内,傅寒铮抬手关上车门,黑眸锐利的审视着她。
    这清明目光,盯的慕宛静浑身发毛,不自在。
    “接近我,讨好我女儿,慕小姐,你的手段还真是高明。”
    她咬唇,解释道:“傅总,不管你信不信,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糖豆是你的女儿,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有女儿……”
    她解释的话还没说完,那双长腿蓦地逼近一步,黑眸危险的眯起,“你不是第一个想从糖豆这里下手的女人,但我警告你,不要自作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