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文学

    夜晚,李二蛋迷迷糊糊地起床撒尿,就听到水塘那边传来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他揉了揉眼,顿时清醒了大半。 

    入夏后,村里偷偷到水塘去洗澡的女人可不少。 

    想到这,李二蛋亢奋了。 

    悄悄地爬到水塘边的草丛,借着月色,看到了两个赤条条的人影,再凑近一看,哟呵,那不是村里的赵大柱跟他媳妇儿林小月吗? 

    林小月可是香草村里出了名的大美女,那肥臀,那细腰,平日里扭来扭去的,看得二蛋是口干舌燥,夜里不知道梦了几回跟她在炕上打滚了。 

    这时,林小月刚撅起屁股,又白又圆的样儿,让二蛋猛吞口水,小心脏砰砰一阵乱跳。 

    “你个死鬼,家里炕上不做,来这里,要是被村里人瞅见了,以后我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林小月嘴里说着不要,一双手却往赵大柱的裤裆掏去…… 

    赵大柱嘿嘿傻笑,把爪子按在了林小月挺翘的屁股上,来回游走着:“老婆,你不一样觉得很兴奋很刺激吗?” 

    “臭不要脸的,你也不知道害臊。” 

    林小月骂了一句,接着又“嗯哼”地叫了起来,很快地进入了状态。 

    二蛋躲在一旁,小腹一阵邪火直往脑门窜。 

    “老婆,你懂什么?我这两年在城里头打工,人家城里人现在都喜欢这么玩,就我们工地边的小树林里,我就看到过好几次小情侣在里面干这事的,人家城里人都管这叫什么‘野…炮’,听说在这里干那事刺激很过瘾,老婆咱俩今天也试试呗。” 

    赵大柱讨好的笑着,两只眼睛色眯眯的看着林小月胸前。 

    夏天晚上天热,农村人本来就穿的轻薄,再加上林小月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奶子,衣服都被撑的映出了两个圆形的轮廓,两个优美的半球形随着林小月紧张的呼吸,一起一伏,特别是衣领处若隐若现的那道夹紧的深沟,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李二蛋虽然闻不到,可是看着就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 

    赵大柱迫不及待的一把抱住了林小月,林小月那娇小的身子顿时在他怀里显得格外的小鸟依人,脸蛋一红,娇羞无比。 

    “老婆,我这半年在工地上都想死你了,今天晚上你可得好好犒劳我一下!” 

    赵大柱笑嘻嘻的说着,粗鲁的将林小月的上衣连同内衣使劲往上一推,顿时那两团雪白就跳出来,弹性十足。 

    然后他伸出两只黑漆漆的大爪子,肆无忌惮的揉捏着,这一黑一白的对比倒是鲜明。 

    这边的李二蛋看得眼珠子都差点飞出来,用手对照着林小月的胸前比划了一下:“这林小月的身材还真是有料啊!这俩胸,一只手都握不住,要是自己能上去啃她几口多好啊……” 

    这边,赵大柱瓮声道:“老婆你转过身去。” 

    “死鬼,又不是第一次做那事了,你还害羞咋的?让我转过去干嘛?” 

    赵大柱见林小月不明白,笑道:“老婆,你转过去趴在那颗歪脖柳树上,把屁股撅起来,我从后面进去……” 

    “妈呀!臭不要脸的,进城里打工两年多,钱没见你挣多少,净学了城里那些羞死人的东西。不行,羞死人了。”林小月说着,害羞的捂住有些泛红的脸。 

    “嘿嘿,老婆你不知道,人家城里人才会玩呢!哪像咱乡下人,做那事就一个姿势。” 

    赵大柱说着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抱起林小月,就将她按在了前面的那棵歪脖树上,然后开始去扒林小月的裤子。 

    “看你那猴急的样子,又没人跟你抢!” 

    林小月的嘴上说赵大柱猴急,其实她自己心里也特别着急。 

    她有些羞答答的转过身,将身上灰色的长裤褪到了膝盖的位置,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然后背对着赵大柱趴在了树上,将圆滚滚的屁股撅了起来。 

    那浑圆雪白的翘臀,加上修长笔直的玉腿,看得李二蛋的心激动的狂跳。

第2章

    赵大柱火急火燎的站在林小月的身后开始耕耘,林小月也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那娇吟声被人听见。 

    她虽然捂着嘴,但鼻子里还是忍不住哼哼唧唧的。 

    那声音让李二蛋血脉喷张。 

    这赵大柱长的人高马大,干起那事却是个窝囊废,几十秒的功夫,就无力的趴在了林小月的后背上不动了。 

    林小月等了一会儿见身后的男人没了动静,她那张动人的俏脸之上,满是哀怨和失落的神色,催促着。 

    “大柱,你快点啊,人家还没舒服呢。” 

    “老婆,我完事了。” 

    赵大柱说完,打了个哈欠,他现在还哪有心思去管林小月啊!反正自己是舒服了。 

    “每次都是这样,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捏人家那里你倒是劲大,这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条蚯蚓了。” 

    林小月气呼呼的埋怨着,显然是没有得到满足。 

    “赵大柱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用挣来的钱,偷偷在城里滚别的女人了?轮到自己老婆就不行了。”林小月瞪着眼睛,委屈的眼圈都有点发红。 

    “老婆,我是见到你太激动啦,所以一下没忍住,就出来了。” 

    “你骗鬼去吧,你以前咋不这样?肯定是滚别的女人,身子被榨干了,亏我还天天在家为你守着身子。” 

    林小月捶打着赵大柱的胸口。 

    “老婆,别胡说,时间晚了,咱们快回去睡觉吧!我明天一早还得回工地呢,这次可能大半年都回不来。”赵大柱一边提起裤子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又要大半年不回来?赵大柱!你个死没良心的,就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吗?”林小月顿时就不干了, 

    “随你。” 

    赵大柱才不相信林小月会那么做,便打着哈欠走远了,可把这边的林小月气了个半死。 

    “赵大柱,你不相信是吧?你等着,我林小月就在咱村偷个男人给你看。” 

    林小月气的直跳脚,一脸愤怒,可是赵大柱连头也没回。 

    这黑灯瞎火的她也有点害怕,再生气也只能怏怏的跟着离开了。 

    看着屁股一扭一扭离开的林小月,想到她一脸不满足的样子,李二蛋嘿嘿的一笑。 

    “赵大柱真是个废物,满足不了林小月,看来他这顶绿帽子早晚得戴上了,就是不知道这村里谁家男人有这个福气,可以和村花林小月滚一次床单,如果那个人是自己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李二蛋光着身子,沐浴着阳光。 

    他是个孤儿,住的地方又偏,所以他经常放飞自我。 

    “笃笃笃!” 

    “二蛋,在家吗?” 

    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传来,那声音里自带着一种让男人心痒的妩媚。 

    “在,谁啊?”李二蛋一面答应着,顺手想找条裤子套上。 

    可外面的女人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二蛋,嫂子找你想……” 

    一瞬间,四目相对,气氛尴尬无比! 

    李二蛋也有点懵,因为此刻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 

    正是林小月! 

    林小月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李二蛋下边,两只白嫩的小手赶紧捂住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巴,她可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事呢,一时竟然有些看呆了。 

    片刻,她才回过神来。 

    “啊!二蛋你个臭流氓!大白天不穿裤子,羞死人啦!” 

    说完她羞臊的一转身推开门跑了,任凭李二蛋怎么喊,她连头也没敢回。 

    李二蛋看着林小月一扭一扭的腰肢,不自觉的就浮现起昨天晚上,林小月撅在树上的那一抹雪白的美景,特别是她晃荡着身子央求赵大柱快点使劲的样子,他的心里就痒痒的。 

    这边,林小月从李二蛋家里跑出来一段路之后,才又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情要求他,马上又站住,但想起刚才的事,她脸上还像火烧似的热。 

    李二蛋那臭小子,难道是属驴的?下面那玩意怎么那么大,刚才还是软的,都比赵大柱挺起来的时候还要大。 

    这么大的玩意儿真要是干起那事来,会是个啥滋味?肯定老舒服了。 

    林小月也是女人,她也渴望自己的男人也能有个那么大的家伙事,也让她体验一把被男人彻底征服的滋味。 

    “要不,就便宜一下李二蛋这臭小子?” 

    林小月心里想着,突然感觉下身一股温热,她看四下无人,赶紧用使劲的夹了夹美腿,然后才转身又往李二蛋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