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文学

    老孙最近做梦都想着把自己诊所里年轻漂亮的徐蓉蓉给上了。 

    徐蓉蓉还是个学生,今年刚二十,身材前凸后翘,标准的美人坯子,趁着暑假,找了个兼职,就认识了开小诊所的老孙。 

    老孙今年四十六,还是个单身屌。 

    年轻的时候老孙也有点儿能耐,仗着一手好医术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没少招女人喜欢,可老孙这人不知足,为了多赚钱,最后倒腾起了假药,结果就把自己给搞进去了。 

    进去的时候正值青春年华,出来就成了中年大叔。 

    出来之后的老孙,医术倒也扎实,仗着祖传的中医疗法开了家小诊所,日子也能过的去,可偏偏骨子里还带着年轻时的傲气,一把年纪,还想着找个小姑娘当媳妇。 

    也巧,就碰上了暑假来诊所兼职的徐蓉蓉。 

    自从看到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徐蓉蓉,老孙就迷住了,天天做梦都想着搞。 

    可徐蓉蓉性格腼腆,虽然俩人天天呆在一块儿,可关系却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把眼馋的老孙给急坏了。 

    所幸,机会很快就来了。 

    那是一天晚上,老孙刚吃过饭,准备出门散步,这时徐蓉蓉突然找上了门。 

    原来是徐蓉蓉她妈得了偏瘫病,需要长期做推拿活血化瘀,但是天天往医院跑不方便,听诊所里的同事说老孙的祖传手法效果不错,所以就想跟老孙学学。 

    徐蓉蓉来了老孙自然高兴,连忙把她请进了客厅。 

    当时正值夏天,衣服穿的单薄,白色短袖的领口隐隐露着一抹向下延伸的白皙,迎面扑来的幽香令老孙心旷神怡。 

    “蓉蓉,你突然找叔,肯定有事儿吧?”老孙高兴,面色也跟着慈祥了不少。 

    当徐蓉蓉不好意思的说出来意,老孙心头一跳。 

    偏瘫这种情况,要想恢复,就必须做全身性的经络的推拿,想学习,首先得在人体上演示,届时免不了发生肌肤之亲,这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机会吗。 

    老孙心中欣喜,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故意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看老孙不说话,徐蓉蓉还以为老孙的祖传手法不想外传,让老孙为难了,满怀期待的小脸上闪过一抹失落,怯生生道。 

    “孙叔,是不是不太方便呀?” 

    徐蓉蓉脸上的失落,让老孙心中笃定,这小丫头确实想要跟他学习,望着胸前那两坨傲人的丰满,不由的心中暗乐,虽然很想答应下来,但表面上还是做了一副踌躇不定的样子。 

    “蓉蓉,不是叔不想教你,而是你想学的话,叔首先得在你身上推拿,叔倒是无所谓,就是怕你一个小姑娘接受不了,你也知道叔帮人推拿时是啥样,何况你妈这种情况必须要推全身的经络。” 

    老孙的话让她陷入了纠结,因为老孙每次推拿都是直接用手碰触病患处,她妈要做全身推拿,自己岂不是要脱光衣服站在老孙面前,任由老孙的手在身上抚弄。 

    想到那种画面,徐蓉蓉脸红了。 

    但是母亲的偏瘫,除了中医推拿毫无它法,何况本身经济拮据,根本无法支撑起天天往医院跑的费用。 

    纠结中的徐蓉蓉很快做出了决定……

第2章

    “孙叔,只要你愿意教我,我就……学。”徐蓉蓉虽然紧张,但语气却透着一股笃定。 

    “那……成吧,不过蓉蓉,你可得想好,毕竟……”望着徐蓉蓉凹凸有致的娇躯,领口处向下延伸的深邃,老孙的目光多了几分灼热。 

    徐蓉蓉轻嗯了一声,不曾多想,感激的看了看老孙。 

    老孙对徐蓉蓉本来就有那方面的想法,平日里无从下手,只能在忍着,而现在竟有了跟徐蓉蓉亲密接触的机会,老孙心里好似多了一只小虫子。 

    “孙叔,我现在是不是要…….”见老孙盯着她不说话,徐蓉蓉羞涩的用手抓住了上衣的下摆,好像只要老孙一发话,她就会掀起来。 

    “不,不用,你没学过中医,叔得先教你认穴位。” 

    老孙暗暗咽了口唾沫,按耐着心里的那点儿躁动,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人体穴位图,摆在桌上。 

    别的本事老孙或许没有,但讲起中医来头头是道,言谈洒脱,不多时,徐蓉蓉就听的入神了,看向老孙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崇拜。 

    只不过,讲到两臀中间的龟尾穴时,徐蓉蓉突然有些不太自在。 

    这个部位是从脊柱延伸下来的,很重要,老孙讲的也仔细,忽然没听到徐蓉蓉的声音,便扭头去看。 

    这小丫头脸红扑扑的,分明是害羞了,老孙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兴奋,清了清嗓子道:“蓉蓉好好听,一会儿这个部位叔也是要帮你推的。” 

    “啊?知道了,孙叔。” 

    徐蓉蓉忙低下了头,想到连臀部中间都要推,不由得轻轻扭动了一下。 

    本来老孙今晚只打算教徐蓉蓉认清穴位,但两人坐的近,不光能闻到少女身上传来的幽香,时而还能看到领口处露出的两坨饱满,老孙心里就像是被猫挠了一般。 

    毕竟二十多没碰过女人,心里的小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于是老孙假装抬手看了眼时间,朝徐蓉蓉说:“还早,要不叔在你身上先把这些穴位点一遍。” 

    徐蓉蓉没有多想,早点儿学会就能早帮母亲推拿,省的天天往医院跑,感激的看了老孙一眼,轻嗯了一声。 

    “那成,你先回房间,叔等会再进去。”老孙没想到这小丫头答应的这么痛快,做出了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撇开了目光。 

    在老孙诊所也干了一段时间,徐蓉蓉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脸蛋红扑扑的走到了老孙屋里,犹豫了一下,惦记着家中母亲病情的她,伸手脱起了身上的衣物。 

    听着屋里窸窸窣窣的声音,老孙喜上眉梢,不多时便听到了徐蓉蓉害羞的娇嗲声。 

    “孙叔,你……进来吧。” 

    老孙定了定神,抬脚走进了房间,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一把年纪的老孙,下身某个部位突然起了反应。 

    只见徐蓉蓉平趴在床上,性感的蜜臀自然向上挺翘着,因为受到挤压的缘故,还能看到那一对儿向从两边挤压出来的肉球,肌肤白嫩的像雪一般,身上的内衣竟还是可爱的粉色。 

    二十多年没碰过女人,瞧着徐蓉蓉血脉喷张的娇躯,老孙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