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勾起了瘾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脾气变得有些暴躁,就瞪眼说:“怎么不能,我现在还每隔几天就要撸一下,要不然憋得难受。”

    老王哑然失笑,瞟他的裆一眼揶揄说:“看半天你也没起来啊!”

    老罗撇嘴说:“这些老娘们没劲儿,哪能让我起来。我喜欢年轻的小姑娘,一瞧见就起来你信不?可惜这时间没有小姑娘。”

    老罗也就随口说说,谁知老王跟他较上劲了,竟说:“你想要小姑娘还不容易。”说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掉后笑嘻嘻的跟老罗说:“等着吧,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个女娃子,保证嫩得出汁儿。”

文学


    老罗有偷听到他通电话,那头确实是把年轻的女音,于是好奇问他说:“你这怎么回事?真认识年轻女孩呀?不会是做那个的吧?”

    “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惜命着呢,现在都天天泡枸杞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找那种不干净的女人?不怕跟你说……”老王把嘴凑到老罗耳边小声说:“这小姑娘是我从小发展过来的,怎么发展的就不跟你说了,只能跟你说,除了做那个,只要有钱,別的都有得谈。我经常跟她买原味的,这个比较便宜,別的她要价太高了,只能隔一段时间来一次。要不是兄弟一场,我可不给你介绍,你可不能把这事给我爆出去了。”

    老罗听得眼睛都大了,还是老王会玩呀!

    他点头说:“我理会得。不过,这个原味是什么?”他感觉自己落伍了,挺脸红的。

    “就是女人的内衣。”老王倒没鄙视他。

    “上面还是下面?”老罗一听这个就不行了,裤裆一下子就鼓了起来。

    老王瞧见了,给他竖大拇指,然后说:“上面下面,里面外面,都可以说是原味。不过一般原味指的是下面,那个味道浓一点,刺激一点,你不觉得吗?”

    老罗深以为然,庄重的点了下头,然后就瞧见远远走过来一个长头发的小姑娘,瞧着有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非常不错,上凸下翘的,小蛮腰盈盈一握。

    老王向她招手她就跑过来了,老罗忍不住问老王说:“她几岁了?还是学生吧?这时间怎么在外面溜达。”

    老王哈哈笑道:“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她又不是你孙女。放心,她是复读生,早不想读书了,经常逃课的。她跟我说满十八了,不信你呆会儿可以问她。”

    老罗看着她那两团巨大上下晃着过来,口水都流了,哪有心思问那个。

    可人一到跟前他就傻眼了,那女孩也看着他发愣,然后问老王说:“你说的朋友就是他?你把我们的事全告诉他了?”

    老王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头说:“对啊!怎么了?你不想做他生意?”

    “哎呀!被你气死了。我说王大爷,你以后给我介绍生意能不能先让我看一眼客人?”

    老王一脸懵,老罗忙打圆场说:“放心,我不会告诉你妈的。”他也是迫切需要安抚身体的渴望,才做出这么没节操的事。

    他总担心被柳颜勾出瘾来后,总有一天忍不住把柳颜给吃了。只有找到渠道释放,回家才能安心。

 老罗老脸一红,说:“你要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买。今天回早是因为肚子不舒服,不过以后也可以晚点再去晨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那可不行,我还盼着您快点给我找个婶回来呢!”柳颜开着玩笑在老罗面前的茶几对面蹲下,手脚轻灵的打开包装袋想看老罗给她买的什么早餐。

    她蹲的实在太不淑女了,裙筒朝上,膝盖微微打开,都忘了自己没穿内内了。

    这简直是逼着老罗往她裙底看,一眼瞧见里头一团黑,仿佛还能望见微开的门扉,老罗瞬间就不行了,刚消停的老货呼一下又立了起来,顶着裤裆难受死了。

    柳颜睡裙的领口也没收紧,纽扣虽然都扣好了,但耐不住她是前倾着上身的,领口敞开,能很清晰的看到里面两坨巨大略微吊下,因为没了罩罩的束缚,老罗老担心它们就这么掉了。

    柳颜无意间瞄到老罗的裤裆,再顺着老罗的视线一看,顿时羞得不行,忙夹腿掩胸,起身跟老罗说:“叔,你先吃,我换身衣服。”说着跑掉了。

    回房背靠门上,柳颜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

    一是害羞,二是因为前公公居然为她起反应,这太让人尴尬了。

    她也挺为老罗的巨大惊惧的,儿子的小,父亲的这么大,这像话吗?

    老罗在外面也浑身不得劲,偷窥被发现,这老脸往哪搁,以后可怎么相处。

    柳颜换好衣服出来又进卫生间,等再出来跟老罗对上,两人都挺尴尬的。

    柳颜借口赶时间,早餐没吃两口就出门了。

    老罗抽自己的脸一把进卫生间洗脸,突然看到旁边的胶桶里放着柳颜换下来的睡裙,他又管不住自己了。

    平常他可从不敢碰柳颜的东西,这次按捺不住猎奇心理往底下一翻,果然见到了柳颜刚换下来的内内。

    她的内内肯定是要换的,因为之前老罗拿来嗅的时候就发现它脏了。

    柳颜拿睡裙压着应该是为了遮掩,可这又怎么能防得住老罗这个有心人。

    他又拿起来嗅,没几秒钟就忘了之前自己对自己越矩的懊恼,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忍住,当下脱了裤子就拿来裹着自己弄。

    这一顿撸可太美了,老罗舒服得都闭起了眼睛。

    谁知身后突然传来柳颜羞恼的声音:“叔,你在干嘛?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老罗吓一跳,回头看到柳颜那张因极度羞涩而成酱紫色的俏脸,他紧张得不行:“我……我……”

    柳颜从他手里抢走内内,想训他一顿,一时间因为过于激动又不知说他什么好,一跺脚,把内内扔进垃圾桶,然后抽出满载的垃圾袋出门去了。

    老罗暗叫:“完了,这次是真没救了。”

    他在家呆不下去了,又去小公园溜达,见到老伙计老王,就坐了下来,唉声叹气的。

    老王看出他心情不好,问他说:“老罗,你怎么了?”

    这事怎么好意思跟外人说,老罗勉强笑笑说:“没事。”然后两个人无聊的看大妈跳广场舞。

    老王见老罗老盯着人屁股看,就打趣问说:“老罗,怎么,你对这个还有兴趣?你还能起来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