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漂亮的女人面前都一个德行,即便她是我嫂子,但是我也无法控制内心的胡思乱想。

    在擦药的过程中,我发现嫂子不但脸红了,眼神也开始变得妩媚起来,还发出了沉重的喘息。

文学


    抓住我的反应的手也有意无意的动了起来。

    我整个人僵直身体坐在床上,虽然是擦药,但却感觉是嫂子在为我打飞机。

    过了一会,我有些坚持不住了,赶忙说道:“嫂子,你……你松手吧,我自己来。”

    嫂子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了,顿时松开手,低声道:“好了,已经擦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回去睡了。”

    说完,嫂子便红着脸离开了房间。

    等她走后,我依旧能闻到房间残存着嫂子身上的香味。

    我拿起她擦过药酒的棉签,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带着嫂子的幽香,令人沉醉。

    如果说,此刻对嫂子没一点非分之想,那都是假的。

    但无疑,嫂子还是我心里最尊敬的女人。

    毕竟从我哥失踪到现在,她整整坚持了三年时间,没有一点放弃,想要离开,或者找别的男人在自己寂寞的时候缓解空虚,她是一名伟大的女人。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早饭的时候,嫂子表现的很自然,仿佛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嘱咐我多吃一点。

    原本,我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嫂子,但嫂子的行为举止让我心里轻松了许多。

    我俩很有默契的闭口不提昨晚我房间的事,我想到了她的财务主管,忍不住说道:“嫂子,今天我跟你一块去公司吧,万一那个王胖子再找你麻烦就糟糕了。”

    “没关系的,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还要上班,别迟到了挨主管骂。”嫂子说道。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我跟我们经理请两个小时的假。”不由分说,我拿出手机给我们经理打了个电话。

    她听说我要请假,有些不高兴,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一下。

    她也没再多说什么。

    吃过早饭,我就骑电瓶车载嫂子去她公司。

    上次买的红花油的确很管用,自从昨晚嫂子帮我擦药之后,今天身上已经结痂了,也感觉不到疼了。

    到了她公司楼下,嫂子还想劝我,我却一再坚持陪她上去,她无奈只得答应了。

    索性,在她们公司并没有看到财务主管王胖子,据同事说因为生病住院,向公司请了三天假。

    我心里忍不住偷笑,什么生病住院,那家伙分明是被我打的受伤,只是没脸说出来而已。

    既然王胖子住院了,我就放心了,跟嫂子打了声招呼,正准备离开,谁知道公司的副总却从办公室出来,对嫂子冷声道:“周婷,你给我进来一下。”

    嫂子面色微变,点了点头。

    等副总进去后,我赶忙问道:“副总找你有什么事,我看他脸色不太好,你不是说王胖子是他亲戚吗,他不会为昨天的事找你吧?”

    “小辰,你别担心,先回去上班吧,我自己会应付好的。”

    虽然嫂子这么说,我依旧没离开,就坐在办公区边一张椅子上,即便很多公司员工不时用疑惑的眼光看向我,我也毫不在意。

    等了将近半小时,嫂子从副总办公室出来了,看样子她脸色很不好,我连忙起身迎了上去问道:“嫂子,怎么样了?”

    周婷露出沮丧的神色:“因为昨晚的事,公司将我开除了。”

    “你没做错事,凭什么开除你?”我忍不住愤怒道。

    没想到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了一声冷笑:“凭什么?周婷财务上的工作没在规定时间完成,给公司后续的计划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导致公司蒙受利益损失,我没扣她的绩效工资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说话的正是刚才叫嫂子进办公司的副总,他冷冷的扫视了我们一眼,继续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闲杂人等不许进我们公司,你快点给我滚!”

    虽然副总的回答冠冕堂皇,但我知道一定是为了王胖子的事,不过他的话却把我惹怒了。

    “你们这破公司,要不是担心我嫂子你以为我愿意待?嫂子,咱们走,以你的能力在这烂地方上班简直是屈才了!”我说着就拉着周婷的手往公司外面走。

    周婷脸一红,抽回了手说道:“等我收拾一下东西。”

    在我等待周婷收拾东西的过程中,那副总一直用不善的眼神盯着我。

    我毫不客气的与其对视,把他的目光瞪了回去。

    终于,一切收拾好了,我抱着周婷收拾好的纸箱,和她一起离开公司。

    没想到副总一直跟着我们走出公司,冷声道:“周婷,你这个月的工资下个月10号会准时打到你工资卡上。”

    然后他突然靠近我,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臭小子,昨晚你把我老表打成重伤,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呵呵,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这句之后,副总冷笑一声,这才转身离开,进了公司。

    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握住了拳头。

    周婷有些担心的问道;“小辰,高远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他说如果我愿意跟王胖子道歉的话就让你回公司上班,我懒得理他。”我怕周婷担心,便撒了个谎。

    到了公司楼下,我让周婷先回去休息两天,不要急着找工作。

    周婷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俩这才分开。

    没想到下班的时候便接到嫂子的电话,对我说道:“小辰,你能不能早点回来一下,房东又来收房租了。”

    听周婷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由一紧,即便我和嫂子都上班挣钱,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房租已经拖了两个月没交了,房东李姐上次就说了,这个月十号之前再拿不出钱交房租,就撵我们滚蛋。

    “嫂子,你先别急,我马上就赶回来。”我连忙说道。

    我骑着电瓶车一路赶回去,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嫂子和李姐多话的声音。

    “李姐,我工作刚丢,实在拿不出钱交房租,我弟弟他上班一个月工资也不高,都是外地人,来这里打工不容易,你看能不能宽限我们一个月,等下个月发了工资,我一定先把房租的钱给交上,行吗?”嫂子卑微的请求道。

    “我说妹子,我知道你们不容易,但是你们也得考虑考虑我的难处对不对?如果每个房客跟你们一样,一拖再拖,我还怎么生活?这样吧,我再宽限你几天,五天之内,把前两个月和这个月的房租4500块都交上来,你们可以继续住在这里,如果到时候还拿不到钱,就别怪我不讲人情了。”

    “五天时间太短了,李姐,你看我们也在你这住了将近一年了,我们什么人你也应该知道,绝对不会赖账的,下个月发了工资一定给你,你就通融一下吧。”

    “如果不是知道你们人不错,我早就赶你们走了,你可以问问楼上楼下的房客,包括你们隔壁的钱小姐,有谁跟你们一样总是拖欠房租,你让我也很为难知不知道?”

    我不忍听下去了,连忙敲了敲门。

    客厅门没锁,我推门而入,便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的女人交叠着一双雪白的大长腿坐在沙发上,正是房东李姐。

    李姐今年三十九岁,但包养的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除了长的稍微胖了点,差不多一百二三十斤左右,姿色倒是挺不错的,尤其是胸前一对高耸的丰满,如深水炸弹一般,比嫂子的至少大了一圈,足有36D。

    由于今天她穿的吊带裙,明显可以看见胸前大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那两团丰满将裙子高高撑起,尽显诱惑。

    不光如此,她的坐姿很不优雅,两条雪白大长腿一览无余,我甚至不用低头,站在门口就可看见裙下的风光,似乎是黑色雷丝的,让我眼睛一下子直了。

    李姐看到我,原本脸上的冷意消失了,变得格外热情,笑着说道:“梁辰,你回来了,我和你嫂子正谈房租的事呢!”

    “李姐,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可是五天时间真的太短了,到时候恐怕我们只有被你赶出去的份。我和嫂子真心觉得你人不错,能遇到这么一个漂亮又善良,还通人情的房东是我们天大的荣幸。

    您可不知道我们上个房东也是个女人,成天板着个脸,跟家里死了个人一样,尖酸刻薄,哪能跟李姐您比啊!李姐,你人这么好,就再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吧,我们一定把三个月的房租一份不上双手交到你手上的。”我笑着说道。

    李姐被我的话逗的脸上笑开了花,起身说道:“臭小子,少跟我拍马屁了。我可不上这个当,五天时间,不能再多了。”

    听了理解的话,周婷一脸沮丧的看着我。

    我也快要绝望了,如果真的被李姐赶走我和嫂子可真要露宿街头了。

    没想到李姐突然又说道:“梁辰,你真想让我通融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的真的吗,太好了!”没想到李姐又突然松口了,我不由欣喜道。

    “别高兴的太早,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连忙问道。

    李姐看了周婷一眼,然后说道:“咱们到外面谈,让你嫂子在屋里等一会。”

    我心里疑惑,不知道李姐跟我谈什么,但还是跟着她出了门。

    我们在楼道口,李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听你嫂子说你是江东大学本科高材生?”

    “是啊,怎么了?”我有些疑惑,总感觉李姐看我的目光有些不对。

    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李姐来要房东,对嫂子态度不怎么友好,对我确实格外的热情,让我实在想不通。

    “呵呵,是这样的,我女儿今年刚读高三,明年六月就要高考了,可英语和语文成绩总跟不上。只要你今后每天下班抽两个小时时间给我女儿补课,我不但可以让你们下个月再交房租,还可以为你减免500块的房租费,你觉得怎么样?”李姐笑着说道,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李姐的手很白,皮肤细腻光滑,指甲上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身上散发出性感而成熟的风韵。

    不过此时我的注意力全在她说的话上,哪里有心思注意到她的手。

    “你说的是真的?李姐你不会在逗我玩吧?”我大喜过望道。

    五百块钱对于一般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以我和嫂子拮据紧巴的生活来说,已经无疑是非常慷慨的恩赐了。

    李姐顿时笑了起来,不但将手放在我肩膀上,那饱满的胸还有意无意的在我手臂磨蹭,让我清晰的感受到那两团柔软丰满,身体不由一僵,不知道是该退开还是继续保持这种暧昧姿势了。

    “呵呵,姐姐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看你的样子就不会拒绝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起,每天晚上7点,你到楼下我家来为我女儿补课吧。”李姐说着还给我抛了个媚眼,然后便扭动着被裙子包裹的丰臀下了楼。

    我看着李姐离开的背影不由笑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回到屋里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周婷。

    周婷听了皱起了秀眉:“有这么好的事?房东为什么不请个专业的家教为她女儿补课,却请了你?”

    “我好歹也是江东大学本科高材生,教一个高中生语文和英语是完全没问题的,再说,五百块钱的补课费,估计专业家教也不愿意干。”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周婷却依旧有点担心:“我总觉得那个房东对你有点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难道她还想吃了我不成?嫂子你别乱想了,人家也是有老公的人,不会对我一个毛头小子感兴趣的。”我笑着说道,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到刚才在楼道口李姐对我的暧昧举动。

    虽然心里有些顾忌,但是这话也没和周婷说。

    眼看周婷依旧有些不开心,我笑道:“起码咱们的房租问题解决了对不对?开心一点,我相信咱们一定会找到我哥,到时候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的。”

    周婷叹了口气,忍不住说道:“小辰,要不是你上次拿出三万块给我爸看病,而且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的下去。”

    “你是我嫂子,我不帮你帮谁?而且你也在跟我一起找我哥,我该感谢你的陪伴才对。”

    周婷眼眶有点发红,不过脸上挤出了笑容,说道:“小辰,你看会电视,我今天买了一些好菜,都是你喜欢吃的,马上就给你做。”

    “好嘞!”

    第二天晚上我就如约下楼去了李姐家。

    下楼前周婷还交代我:“如果感觉情况不对就马上走,大不了咱们不在这里住了。”

    我笑着点头,说道:“嫂子,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站在李姐家门口我敲了敲门,很快门开了,李姐穿着一件橘黄色的T恤配一条一步裙站在门后,胸部两团高耸将T恤撑的鼓囊囊的,十分惹眼。

    她看到我笑着说道:“梁辰,你来了,快进屋里坐。”

    进了屋,李姐热情的给我倒茶,我连说不用问她女儿在哪。

    “那死丫头,在房间做作业呢,刚才说了她两句,没想到她跟我顶嘴,真是气死我了。不过我已经跟她说了,你是她家教老师,你现在进去给她补课吧,她要是不愿意你告诉我,我来好好收拾她!”提到女儿,李姐的脾气又上来了。

    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看来是我和嫂子想多了,李姐并没有对我不怀好意。

    李姐带我到她女儿房间门前敲了敲门,说道:“燕燕啊,楼上的梁辰叔来替你补课了,你快开门。”

    “门没锁,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

    李姐为我开了门,让我进她女儿的房间,她说不想和她女儿再吵架,所以就没进去。

    我进了屋之后,便看到一个留着学生短发,穿着校服的女孩在桌子前做作业,边上是床铺,床单床套床铺全是粉色的,叠得整整齐齐,上面还放了几个洋娃娃,显得干净整洁又透着几分可爱。

    整个房间香喷喷的,让人一进来就感到精神振奋了许多。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李姐女儿叫陈燕,因为不止一次听李姐提起过,而且也经常会在小区楼道碰上。

    陈燕遗传了她父母的优秀基因,有着李姐的美貌和父亲的身高,长得漂亮身材高挑,一双美眸又大又亮,仿佛会说话一般,每次在楼道碰见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当然,我对这样的小丫头没什么兴趣,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

    不过,最关键的是陈燕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胸,刚上高三,胸部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大而饱满,就这种规模,绝对能够排到她们学校第一名。

    我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孩,她低着头,脸上神色很差,显然是因为刚才和母亲争吵的缘故。

    我笑着走到她面前,说道:“陈燕你好,我叫梁辰,是你们家的房客,就住楼上,我想你应该早就见过我,以后我来给你补课,你可以叫我梁叔叔或辰叔叔都行。”

    哪知道陈燕却冷冷的撇了我一眼:“你只比我大几岁,凭什么我要叫你叔?而且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补课,你快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陈燕比她母亲说的还要态度恶劣。

    她说完就不再看我,反而拿出手机玩手机。

    我冷哼一声,这小丫头态度太差了,不好好教育她她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

    最关键是我还指望李姐替我减租呢,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于是我果断出手,一把将她的手机抢了下来,说道:“陈燕,我好心给你补课,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燕面色骤变,明亮的美眸带着愤怒瞪向我:“快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你放心,我今天给你补完课,会把你手机还给你的,这是对你不尊重人的一点小小的处罚。”我淡然说道。

    哪知道陈燕却动手来抢,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左躲右闪,就是不给她。

    陈燕恼羞成怒,居然伸手抓我的脸,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恐怕被她的长指甲刮花了脸。

    我愤怒的抓着她双手,将她身体按在桌子上,使得她没法动弹,沉声道:“你发什么神经?”

    哪知道陈燕的脸一下子凑了上来,在我没反应过来之际便咬住了我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