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

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

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

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

“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

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

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

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吴正德摇头晃脑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过去。

“啊,吴老师,请你自重!”

王玥琪吓了一跳,双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见状,赶紧跑过去,一把推开吴正德,傻里傻气道:“你走开,不许欺负王医生。”

吴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骂。

“你个臭傻子,别多管闲事,滚开。”

说着,他就一脚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时,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剧烈的疼痛,让吴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着鼻子,恶狠狠地瞪着楚晨,“你个小逼崽子,没爹没娘的贱种,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吴老师,你住手,小晨还只是个孩子,你要是再乱来,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挡在楚晨面前。

吴正德攥住拳头,强忍住怒火,这事儿要是被自家媳妇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犹豫了一下,他恶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不过他却不知道,身后正有一双宛如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楚晨从来没有忘记,这个吴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时候,都会拿自己当出气筒,那会儿自己傻,被他打骂,还跟着傻呵呵的笑。

这些账,他一定要算回来!

“小晨,你没事吧?”

王玥琪关心的打量着楚晨。

“没事,王医生。”楚晨笑呵呵的说着。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来了,不过也没多问,只是牵着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毕竟,还有些事情得完成。

关上门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声道:“痛吗?嫂子给你揉揉。”

“王医生,你给我吹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