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搂着妻子,她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反应。

“想啥呢?”林倩戳了戳我的胳膊,俏脸绯红。

我趴在她耳边,“想了……”

林倩咬着唇角,生怕声音太大,将张建夫妇吵醒。“那你也要忍着!”

“忍不了,咋办?”

“那你就自己躲被子里解决吧。”

妻子是一个很贤良女人,她虽然心底也很想,但眼下这个情况,要是真的那个,万一忍不住弄出动静,那可真尴尬。

等林倩睡着,我是辗转难眠。身子抵着她,一团火焰燃烧,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脑子里幻想着一幕幕画面,突然借着月光,我侧着身子,扫了一眼旁边睡觉的刘媛。

她,那纯净白皙的脸,月光下熠熠生辉,宽松的睡裙,胸前深深的领口,隐约的轮廓,让我瞬间就不行了。

完事后,我心底有点懊悔,怎么能幻想刘媛呢?

接下来几天,是工作日。我们两队夫妻每天早上一起起床,上班,然后下班,睡觉,没一点私人空间。

一团邪火,压抑在心头,都要爆炸了!

终于熬到了周五。

和妻子林倩下班后,在外面吃了碗兰州拉面,回到家已八点。

张建与刘媛都不在。

但是她们床上竟放着一章纸条,“我跟我老婆晚上参加公司团建,大概要十一点左右才回来。”

纸条下面,还压着一盒杜蕾斯。

妻子看完纸条后,俏脸立马就红了,心跳加速的很厉害。

她拿着纸条,微微瞥了我一眼,突然咬紧了红唇,魅惑的眼神勾了我的魂儿。

“老公,你看!”

我从妻子手里接过纸条,看完内容后,二话没说,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当时才刚下班,妻子一身职场制服都还没脱呢,我就忍不了了!

一阵热吻后,我一把扯开妻子的包臀短裙,久违的感觉让我特别兴奋。

没一阵,我就不行了。

妻子可能也是长时间的压抑,竟然还不满足,停了几分钟后,又开始了。

我全身都要爆炸了!

那种舒服感,是我结婚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味道。

折腾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跟妻子大汗淋漓,床单都浸透了。

一看表,快十点半了。虽然我们还想继续温存,但一想起他们马上就要回来,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老婆整理了下凌乱的衣物,去浴室打开了热水器,我帮着换了一套新床单。

然后我们夫妻两一起在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睡衣,将近十一点。

我见张建夫妇都还没回来,就给她们发了短信,然后又收拾了一下狼藉的战场。

没多久,她们回来了。

看着泡在澡盆里的床单,两人对我们怪笑。

妻子是属于那种矜持一点的女人,而刘媛恰巧相反,思想比较开放。

见妻子正在浴室洗床单,她悄悄走进浴室,打算洗澡。

可能女人在幸福满足后,脸色都格外动人吧,特别是妻子颜值本来就很高。

刘媛就开妻子玩笑:“刚幸福过的女人,真是愈发的迷人呀。”

妻子羞涩一笑。

我跟张建吹了会儿牛皮,十几分钟后,两个女人从浴室里面一起走出。

刘媛穿着宽松的连体睡裙,湿漉漉的头发披在香肩上,宽松的领口,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第一眼就把我给迷住了。

而张建呢,火辣辣的眼神也盯在我妻子身上,妻子虽然身材不如刘媛劲爆,但气质绝对是顶级,短发齐肩,面容白皙,唇红齿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