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村卫生所内,传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吟,让人遐想连篇。

此时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紧咬下唇,表情迷离,一只手揉着胸前的雪白,一只手在下面…….

殊不知,外头正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里面。

“啧啧,这大清早的,没想到王医生竟然在自我安慰,还真是会玩。”

楚晨砸吧着嘴,眼睛都看直了。

换做以前,他才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在干嘛呢,因为三年前楚晨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暴毙,他也成了傻子,整天惶惶度日,远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去年也意外去世,只剩下嫂子带着小孩和他相依为命,受了不少欺负。

可前两天,他去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阴差阳错恢复了神志。

他没有把这事儿声张出去,主要是做为傻子,村里的女人们都不会顾忌他,甚至有时候去河里洗澡还会叫他望风,这样的福利,其他男人可是享受不到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父母突然暴毙,他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才决定继续装傻,方便暗中查出真相。

“嘿嘿,看你这幅模样,让我来帮帮你。”

笑了笑,楚晨往后退几步,然后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门。

“王医生,王医生,买药,买药!”

王玥琪被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就站起来,慌忙整理衣服扣子,另一只手麻利的抽出来,只是上面,似乎还带着些晶莹。

等看清楚来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楚傻子,你慌慌张张的赶着投胎?”王玥琪皱眉道。

换做平日,她也没有这么大火气,可正在兴头上被突然打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实在难受得很。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长得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蛮腰,是个大美女。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村里当了卫生所的医生,两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嫁给了同村的张大柱。

可是这张大柱结婚没几天,就外出打工了,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

更重要的,是他那方面不行,几分钟就完事儿,根本满足不了王玥琪,所以每当自己想要了,她就会自我安慰一番。

“对不起,王医生,我……”

话没说完,楚晨就一眼看到王玥琪胸前的两片雪白,瞬间就有了反应。

发现到他的目光,王玥琪下意识用手挡住胸前,可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楚晨那处,满脸不可置信,惊呼一声。

“好大!”

这么大的规模,就算在小电影里,也没见过。比起自己家那男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这种宝贝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身上!

咕噜!

王玥琪盯着楚晨那处,咽了咽口水,只感觉浑身燥热,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小晨,你买什么药。”

楚晨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那里的轮廓越发的明显。

“王医生,嫂子让我来买干毛巾。”楚晨傻笑道。

干毛巾?什么玩意儿?

王玥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感冒灵吧?”

楚晨赶紧点点头,“对的对的,感冒灵,嘿嘿!”

“好,等着,我给你。”

王玥琪迅速翻出感冒灵,递给楚晨,楚晨接过的时候,故意抓住她的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诶,王医生,你的手上的是什么?”

听到这话,王玥琪赶紧抽出手,俏脸羞红。

“没,没事,你的药,赶紧拿着回家去。”

手上沾着的东西被一个男人看到并且摸着,让她内心觉得很羞耻。

看到她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楚晨内心一阵翻滚。他没接过药,反倒是指着下面,诚惶诚恐道:“王医生,我这里怎么肿了啊?”

肿了?

王玥琪看了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感情这傻小子压根不懂自己的生理反应啊。

这么大的宝贝,真是浪费了。要是能体验一下,那得多舒服啊。

本来她就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这么一想,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反正这是个傻子,就算和他发生点什么,只要叮嘱他不说出去,应该没事的吧?

想到这儿,王玥琪故意恐吓道:“小晨,你这是得病了,要是不治疗的话,会死人的。”

“切,你骗人,我天天早上都肿,怎么还没死呢,我才不信。”

说完,楚晨就翻了个白眼,还很不屑。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让王玥琪哭笑不得。

她再次看了楚晨那里一样,忽悠道:“我可是医生,你不相信?那我问你,每次肿了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受?要很久才能消下去。”

楚晨这才配合的大惊失色,“对对,就是这样的,王医生,救救我,小晨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他再次抓住王玥琪的小手,触碰的瞬间,王玥琪浑身颤抖一下。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在自己手上,让她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了。

这一次王玥琪没有抽出来,反而娇嗔道:“放心,嫂子马上帮你检查。”

说完,她转身用脚把门踢关上,然后小手颤抖着伸过去,放到楚晨的小腹处。

柔声道:“小晨,要检查的话,得先把裤子脱掉,我帮你脱了。”

“嗯嗯,听王医生的。”

楚晨憨憨的样子,就跟个乖宝宝一样。

王玥琪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脱下楚晨的大裤衩,下一秒,她彻底傻眼了。

这,这还是人嘛?

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

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

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

嘶!

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

“有些麻麻的。”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

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

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