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想老刘也知道这个估计就是张若澜的老公了,看对方那肥头大耳的模样,老刘想不出来这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屋内,张若澜平白无故的被呵斥,心里的气也冒了出来。

“怎么,和狐狸精胡弄完想起我来了,李天我告诉你,我今天还就不回去,你爱咋咋地!”

说完张若澜就要用力的关上门,却被李天一手挡住。

“你现在长本事了是吧,我……”

话没说完,李天看向张若澜的身后。

因为太用力,门被撑开了一些,客厅中迷茫看向这边的老刘被李天发现。

又看了看面前自己老婆的衣着,一身吊带睡裙,老刘也只是穿了件大裤衩,上身一件背心。

李天猛地用力推开门,张若澜被甩在了地面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天。

“你这个婊子,现在还找上男人了啊!说,他是谁!”

张若澜满心苦涩,甚至有点绝望,这个男人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默默站起身,张若澜指着外面的走廊,“滚出去,他是谁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呵呵……”李天冷笑两声,突然就挥出了手。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张若澜刚站起又被打倒在地,坐在地上泪止不住的流。

老刘很是愤怒,可又不能把李天打出去!

于是他站起身摸索着走过去,嘴里问道:“怎么了若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妈的!若澜是你叫的吗?给我滚一边去!”

李天心中怒火更盛,一把将老刘推翻在地。

张若澜回过了神,发疯似的站起来拉着李天的胳膊,“李天你个畜生!不但打我,连瞎子你也下得去手!”

可是一个女人就算再怎么疯,还是打不过男人的。

张若澜被李天拽住头发,她眼泪直流,心都感觉要碎了!

拉扯间,张若澜睡裙被撕烂滑落下来,肌肤都暴露了出来。

张若澜抱住胸口哭声道:“…..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李天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冷笑着道:“离婚的话我随便,你在外面有男人,净身出户现在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哈哈!”张若澜突然笑了,听到这句话她算是彻底死了心,一直以来的一丝幻想消失的无影无踪。

抬起头,张若澜看着李天,“原来你一直在等着这个,那就看看到时候谁净身出户!”

李天只是耸了耸肩,胜局在握的样子,“走着瞧呗。”

说完,李天就走了,留下满地的狼藉。

老刘艰难的站起身,今天早上这突发情况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怪不得昨天宋苒会和他说张若澜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老刘膝盖上被磨破了层皮,血丝慢慢溢出来,有些疼,但他感觉应该比不上张若澜心痛的万分之一。

“若澜,你没事吧?”老刘对着空气出声。

张若澜擦了擦眼泪,捡起地上撕烂的睡裙穿在身上,咳了一声,“嗯,我没事。”

“哦,那就好,刚刚的人是?”老刘明知故问。

等了十几秒老刘才听到张若澜的回答,“是我老公,今天真是让你看笑话了,不好意思。”

说着张若澜关上了门,把地面上散落的鞋子重新放回鞋架,扶住了老刘,“走吧刘师傅,我扶你到椅子去坐,都是因为我才害的你受伤,对不起。”

之前张若澜对老刘没什么感觉,不过因为刚刚的事,或许是愧疚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对老刘倒不那么冷淡了。

“呵呵,这点伤不算什么,只是你别太伤心了。”老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张若澜,估计就算说的再好她也听不进去。

扶着老刘做到椅子上,张若澜从电视柜里拿出医药箱,她之前经常来宋苒家,什么都清楚。

蹲在老刘身前,张若澜打开医药箱说道:“刘师傅,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嗯,好。”老刘应了一声,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张若澜的身前。

她的睡裙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从老刘的角度看去,里面被束缚着的风光一览无余。

“真壮观!”老刘吞了口唾沫。

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被老刘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着那雪白的一片,老刘身体立马有了感觉!

张若澜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看着那鼓鼓的地方眼中带着诧异,抬头看了看老刘,不明白怎么自己帮他抹个药就这样了?

心想老刘不会看得到她暴露的身体吧?而且近距离感觉老刘那里比昨天看到的更厉害。不过现在的她没有那个心情,想的这些也只是一念而过。

匆忙的抹完药膏,张若澜故作平静道:“刘师傅,现在要涂完了,你自己注意一下不要沾水,我去换身衣服上班。”

没等老刘应声张若澜就匆匆的收拾一下跑进了宋苒的房间。

老刘心中暗笑,刚刚张若澜的表情他都看在了眼里,有渴望、还有一种想要占为己有的感觉,应该很久没有满足过了。

重新吃着早餐,只见张若澜收拾好了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从房间走出来,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刘师傅,我上班去了!”

“好,小心一点。”

老刘嘱咐了一句,看着张若澜消失在了视线中。

吃完饭,老刘吧碗筷都收拾了一下,刚坐在沙发上门又被敲响了。

当打开门的时候,老刘看着外面的人有些愣神,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茫然的问道:“是小苒吗?”

“没想到还真是个瞎子啊。”李天撇着嘴,推开老刘径直往屋内走,“关门,我有事给你说。”

老刘有些愤怒,这人也太横了点,就这脾气谁受得了。

关上门,老刘“摸索”着走到屋里就听李天问道:“老瞎子,你和张若澜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老刘冷淡的回答,既然对方看不起他,那他何必给好脸色。

李天用手指叩着桌面,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老刘无话可说,这男的是对自己老婆多没信心?

“说话啊!”

“说什么,我一个瞎子,你觉得张若澜一夜的时间就会和我上床吗?你老婆有这么廉价?”

“那谁说的准。”李天嘟囔了一句,倒也信了几分,想了想继续道:“你这么说肯定对她有想法吧?这样吧,你把张若澜给睡了,然后给我拍下来,必须把你的脸也拍到,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万块怎么样?”

老刘刚坐到椅子上,听到李天这话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没想到李天会说出这种话,这简直不是渣男可以形容了,人渣都侮辱这个词!

让人去睡自己老婆,说的还这么理直气壮,老刘还真替张若澜感到悲哀。

“行不行给句话!”李天有些不耐烦了。

老刘摇摇头直接拒绝,“你去找别人吧,我不干!”

他虽然对张若澜确实有想法,但李天让他做的有违他的底线,色归色,但不能这么来。

李天愣了下,“你说什么?”

老刘又重复了下之前说的话,面上毫无表情。

他大概猜出来李天这样做的目的了,既然和张若澜离婚已成定局,那多捞点好处才是正理。

“你不会还是傻子吧?”李天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老刘,骂道:“又舒服又有钱拿的事都不干,怪不得你会瞎,这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我真服你怎么还有勇气活在这世上,你怎么不去死呢!”

“我傻不傻也比你这个畜生强!出去!”老刘也不是没有火气,这家伙说的这么难听他都想提刀砍人了。

“你有种!”李天竖起一根大拇指,一脚踢翻张凳子,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

本来他以为这样的好事没人会拒绝的,还真是低估了这个瞎子!

听着猛烈的摔门声,老刘扶起凳子,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和张若澜说一下,他这个老公也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经过这件事,老刘也没了下楼去遛弯的想法,一整天都呆在了家里,直到晚上八点半。

期间徒弟刘顺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要回宋苒娘家,今晚不回去了,让他自己做点吃的。

看着电视,老刘想着张若澜估计也不会回来了,正要回房睡觉,门好像被撞了一下……

走到门口,老刘通过猫眼向外看,外面空无一人。

摇了摇头,老刘就要往回走,门上又传来了指甲抓门的声音。

愤愤的打开门,门外张若澜映入了老刘的眼帘,正趴在地面上,睡眼朦胧,还带着股酒气。

蹲下身,老刘手敷在张若澜的额头,“若澜,醒醒,你没事吧?”

张若澜只是傻傻的笑,嘴里嘟囔着:“喝酒,嘿嘿,我要喝酒!”

“喝你个大头!”老刘腹诽了一句,把张若澜抱起来,用脚关上了门。

张若澜在老刘身上扭来扭去,口中呼出的气息喷在老刘脖颈上,有点温热。

把老刘撩拨的心猿意马,手不自觉的移到张若澜大腿上摸了两把。

张若澜没有什么反应,嘴里嘀咕不清哼哼着,这让老刘胆子大了不少。

把张若澜送回到宋苒的房间,老刘正要出去给她端杯水,就听张若澜喊道:“好热,我好热…..”

然后老刘就见她脱掉了上

身的小西装,薄薄的T恤包裹着她那诱人的身材,而张若澜还在扯着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