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莫一菲惊慌失措。

老许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一菲见老许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许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老许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一菲哪儿知道老许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许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一菲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许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许揉着胸脯,莫一菲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许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一菲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许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莫一菲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许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一菲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许吓唬住的莫一菲,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许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一菲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第三章

老许紧盯着莫一菲的胸前,迫不及待的,两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一菲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许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红樱桃,简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许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一菲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涨涨的呢?”老许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一菲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许揉搓着莫一菲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一菲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许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一菲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许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一菲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许医生。”

莫一菲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