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润自然不会理会,一个劲儿的往里顶,只不过让他稀奇的是,岳母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甚至还生过一个女儿,怎么下面还如此紧致,一时间,经验丰富的孙润竟然没有顶进去!

就在孙润抓住岳母的腰,打算发狠直捣黄龙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响动,还有老丈人那熟悉的声音:“丹丹,润润,我回来了。”

床上的俩人都吓了一跳,赵丹更是羞耻的把脸埋在枕头里。

孙润慌乱的跳下床,提上自己的裤子,拿起了毛巾。

他刚给丈母娘盖好被子,老丈人就走进来了,见到两人模样不对,不禁有些疑惑:“你们干嘛呢?”

孙润故作淡定的举着毛巾:“没事儿啊,我想帮妈擦擦身子,还没开始呢爸你就来了。”

听到这解释,赵丹只觉得孙润实在是坏死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前欺骗他老丈人。

可赵丹并没好意思说真话,因为她害怕老公知道她差点被女婿干了,她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

方天军听到自己女婿的话,也没多想,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这样,你妈害臊,也怕麻烦你们,所以润润你先出去吧,我和你妈聊点事儿,一会儿我帮她擦了就行。”

“哎,好。”

孙润如释重负的跑了出去。

赵丹有些脸红的看着方天军:“老公,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而且你不是中午不回来吃饭的吗?”

方天军嘿笑一声,立马脱去身上的衣服,将自己那根硬邦邦的东西凑到了赵丹面前:“宝贝,今天同事送了我一瓶药酒,我尝了一口之后发现真的有作用,它硬起来了!”

已经好久没有硬过的方天军很是兴奋,晃悠着命根子在自己媳妇面前显摆,可刚才见过女婿那大玩意儿之后,赵丹见到这个小了好几号的玩意儿,并不是多么兴奋,只是强笑一声:“老公你回来就为了给我看这个?”

方天军咧嘴坏笑:“当然不只是看,你个老搔货不是一直抱怨我满足不了你吗,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丹脸一红,有些羞臊的啐了一口老不正经,谁想下一刻她就被方天军掀开了被子,露出拿具完美的娇躯。

“老公,先别来好不好,我腰疼,不想做。”赵丹脸色有些发白的抗拒,因为她刚才被女婿刺激的流了好多的水,这会儿屁股底下完全湿透了,要是被老公发现了,那可就糟了!

方天军掀开了被子,一眼就看到自己老婆双腿间湿了一片,顿时哈哈大笑:“还装矜持,只是看到我的大枪你就搔的流水了,简直是欠操!”

说着,方天军爬上了床,压在了赵丹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把半软不硬的命根子凑到她的肉缝前。

第5章

方天军刚摸到自己老婆下面的入口,就迫不及待的一挺腰,顶了进去。

赵丹下面早已被自己的女婿挑逗的洪水泛滥,虽然没前戏,倒是也没觉得多疼,只是轻叫了一声,并没有挣扎。

不过被自己老公压在身下,赵丹感觉那个半软不硬的东西,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起刚才女婿的那个大家伙。

可是比自己老公的粗,大,硬!

想到自己的女婿孙润,本来没有多少感觉的赵丹,心里竟然升起了一抹异样的快感,忍不住用双手勾住自己老公的脖子,咬着嘴唇,轻轻呻吟起来。

孙润本来已经走到了厨房,把之前熬着的中药盛在碗里想要去找丈母娘献殷勤,毕竟刚才他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火。

可当他端着一碗中药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丈母娘诱人的哼叫声:“老公你好强……好硬,干的人家好舒服……”

孙润有些傻眼,他记得丈母娘平时可是很端庄矜持的,刚才自己那么刺激她,也没让她屈从,可此时她叫床的声音竟然这么浪?

老丈人的那玩意儿难道真的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