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刚刚高中毕业的白晴晴随父亲去参加一个酒会,在酒会上认识了廖泽轩,并对他一见钟情。白晴晴是个行动派,看上的男人当然要主动出击,是以在认识廖泽轩的第二天便对他展开了极为热烈的攻势。

不过,任是白晴晴使尽了浑身解数廖泽轩依然不为所动,不管她如何费尽心机廖泽轩始终不愿正眼看她一眼。一次次在廖泽轩面前受挫不仅没有让她产生放弃的念头,反而让她对他的感情越发偏执起来。

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让白晴晴格外痛苦,以至于她的继母张明艳和异母妹妹白鸢给她出了一条馊的不能再馊的主意她也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白晴晴的继母和她的异母妹妹这两朵奇葩。张明艳是白晴晴父亲白晋鹏养在外面的小三,直到白晴晴的母亲去世之后才被白晋鹏接回白家,而白鸢则是张明艳和白晋鹏的私生女。

要说这张明艳也真是手段了得,来到白家不出两年就将白家上上下下的人哄得服服帖帖,尤其是白晴晴。

其实一开始白晴晴也挺讨厌这个继母的,后来也渐渐被她的“温柔善良”“柔和大方”所打动,竟慢慢的跟她比自己的亲生父亲还亲。

张明艳见白晴晴亲近了自己便开始对她进行洗脑式的教育,成功挑拨了白晴晴和父亲还有同母姐姐之间的关系,让她认定了父亲从小偏爱大姐从未疼过自己,从而渐渐的跟父亲疏远。而她的同母大姐,因为比她大了八岁,年龄差距太大,从小就不太亲近,再被张明艳一挑唆更是越走越远。而白晴晴对这个继母却是言听计从,完全被她捏在掌心利用。

言归正传,且说白晴晴的继母和异母妹妹给她出主意让她直接给廖泽轩下药,索性生米煮成熟饭,就不信廖家这么大一个家族不给她们一个交待。而白晴晴竟觉得这是她唯一的办法了,当下还真就去入手了一瓶那方面的药,再想办法打入廖泽轩的聚会中,悄悄将药下到他的酒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晴晴运气太好,这计划竟然真的成功了,廖泽轩成功中招,而白晴晴也在继母的帮助下成功将廖泽轩拖入酒店。不过让白晴晴意外的是,廖泽轩这家伙的定力简直变态的好,吃了那么多的药,还能保持理智将她推开,最终一个人在卫生间呆了一晚。

白晴晴有多失落是可想而知的,不过好在她与廖泽轩共度一晚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白晴晴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退路了,索性装起了可怜,以一副受害者的形象去廖家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