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儿没有说话,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坐在前面的苏阳。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对苏阳多了一些信任,同时也多了一些好奇。

苏阳面容平静,被这样一个顶级大美女盯着,他却好像没事人似的,这也让萱儿更加好奇了。她这个新晋花旦,如今在国内红得发紫,不管谁被她多看一眼,都会激动半天。但是,这个苏阳,怎么好像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你怎么知道那些人会让路啊?”萱儿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

苏阳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到萱儿的话。

娘娘腔有些怒了,道:“喂,没听到我家萱儿问你话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呢?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说好听点,是跟着我们一起回去。说难听点,这就是蹭我们的车!”

“行了,你别说话了!”萱儿无奈地打断娘娘腔,靠在座椅上,慢慢闭上眼睛:“我先眯一会儿。”

娘娘腔不敢再说话,但看着苏阳的表情却越是愤怒了。

一路无事,萱儿竟然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天色渐暗,几个小时之后,车辆终于离开了西南地界,进入了蜀西武攀市。

“哎哟,终于离开西南了!”娘娘腔激动地叫醒萱儿:“萱儿,萱儿,没事了,咱们离开西南范围了!”

“是吗?”萱儿也很是高兴,在这之前,她甚至怀疑自己走不出西南啊。

“是啊”娘娘腔说着,身上手机同时响起。他拿起手机听了一会儿,又兴奋地道:“是我找的那批保镖,他们离咱们这边不远,咱们先去跟他们会和吧!”

“也好!”萱儿点头,走出西南,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再有这些保镖保护,那就彻底安全了。

娘娘腔跟司机说了位置,司机便要调转方向,坐在旁边的苏阳突然道:“别过去。”

“啊?”司机愣了一下,娘娘腔顿时怒了:“你说什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萱儿也是诧异看着苏阳,但她的态度稍好一些:“苏先生,我们去跟几个人碰个面,然后继续赶回中南。你放心,既然是吴叔叔的安排,我们肯定会把你送回去的!”

苏阳轻轻摇了摇头,道:“你这批保镖,有问题!”

娘娘腔本来就对苏阳很是不满,现在苏阳说这样的话,他更是怒了,指着苏阳便开骂:“你说什么?你说谁的保镖有问题?这些都是我最好的哥们给我介绍的,你这意思是我有问题,还是我最好的哥们有问题?”

“我看你才有问题呢。你今年几岁,十八岁才能当兵,你当了几年兵?还有,现在不是退伍的时候,你怎么就退伍了?是不是在部队里表现不好被开除了?你什么东西,还敢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够了!”萱儿低喝一声,沉声道:“乔尼,你说话注意点。”

娘娘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不敢再说什么。

萱儿秀眉微皱,看着苏阳:“苏先生,乔尼是我的经纪人,也跟着我有五年了,从我出道至今,他帮了我很多忙。你说他找来的保镖有问题?这一点,我不能认同,乔尼不会骗我的!”

娘娘腔顿时一脸得意,挑衅地看着苏阳。

苏阳表情淡然,轻声道:“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过去看看!”

“不是不信,我只是觉得这不可能!”萱儿道。

“看看就去看看!”娘娘腔直接道:“我跟你打赌,要是我这些保镖有问题,以后我见到你,就管你叫爷爷。要是我这些保镖没问题”

“行了!”萱儿打断娘娘腔:“先过去跟这些保镖会合吧,苏先生无心之话,你何必当真?”

娘娘腔不敢不听萱儿的话,只能招呼司机去寻找那些保镖了。

苏阳依然静静坐在前面,整个过程,他除了说了那两句话之外,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真好像是一个木头人。

那些保镖在武攀市靠近郊区的一个庄园当中,司机直接驱车进了庄园,远远地便看到几辆车在庄园停车场等着了。车边还有十几个人,人高马大的,颇有些当保镖的潜质。

车刚停下,娘娘腔便兴奋地跳下车,道:“哪位是玮哥?我是乔尼,超子介绍的那个!”

那十几个人立刻走了过来,先打量了娘娘腔一番,而后又看了看车里的情况,其中一人转身喊道:“没错,就是他们!”

话音落下,大门直接关上,一辆黑色越野车从庄园深处驶了出来。

“这这是干什么?”娘娘腔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了,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被其中一人直接踹翻在地。

“你们干什么?我是超子”娘娘腔还想说话,便被人一脚踹在嘴上,后面的话顿时咽进了肚里。

萱儿大惊失色,她没想到,这些保镖还真的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