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诩颍呜呜地摇头。

好吧,我就知道她不会相信我是个好人的。

哎,第一天上班就跟女主人起冲突,以后的日子,想必是很难过了。

又或许,都不用等以后,我今天估计就得被炒鱿鱼。

这么好的工作,我可不想被炒鱿鱼,看来得想个办法才行。

说实在话,我现在很慌,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化解眼前的危机。

身为保姆,不仅仅果着个身子,还参观了女主人嘘嘘的全过程,简直就是罪恶滔天了。

看着赵诩颍在我身下挣扎,我头脑一热,松开手,不等赵诩颍叫出声,就低头亲住了她的嘴,就开始主动进攻了起来。

“呜呜……”

赵诩颍眼中的惊讶,比之前更甚。

我才不管这些,按照内涵段子里面的套路,在经过我一段惨绝人寰的主动进攻之后,这个寂寞的少妇将会爱上我,然后我成功化解眼前的危机,继续当别墅里的保姆,说不定以后这一朵美人花还任我采撷……

五分钟之后,我松开了赵诩颍,因为我快把自己憋死了。

看着赵诩颍红扑扑的脸蛋,像个诱人的大苹果,我又有反应了。

“来……”在经过零点一秒的愣神之后,赵诩颍再次捏着嗓子打算喊。

卧槽,这女人不按套路出牌!说好的一吻定情的呢?

不得已,我再次捂住了赵诩颍的嘴,不让她出声。

我将赵诩颍拉起来,她站在马桶面前,丝袜和内内还停留在膝盖的位置,这个样子,是个男人看了都冲动。

她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随后伸出双手,盖在我的胸口,想要把我推开。

不是我吹,在大学的时候,我运动量可不少,身材自然也说得过去,她想要推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拉住了她的手,将其抱在怀里,紧紧贴住。

此时我什么都没穿,这姿势,那就很暧昧了。

此时我已经昏头了,一不做二不休,我的那双手,甚至还向她胸前的高地探去。

我一触碰到那对男人梦寐以求的浑圆,顿时浑身一激灵,那手感,是在是真的太好了,她虽然三十出头了,虽然还隔着衣服和罩罩,但是我能肯定,她那一对,比二十岁的女人还要极品。

我觉得要是我天天能和女主人在这大别墅里面玩,那就好了。

“你……”

刚一开始,赵诩颍反应很剧烈,但挣扎一阵之后,反抗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剧烈了。

因为我这个人还是看过不少小电影的,一双手,还是有些技巧,她在我的攻击之下,竟然娇喘连连了起来,似乎我在她那一对浑圆上面的动作,让她觉得很是舒爽。

这让我多少有了一点信心,我更加积极主动进攻了。

我将其衬衫的纽扣给解开了,然后,我就开到黑色的罩罩,和胸前雪白的一片。

我将心一横,把那罩罩给推了上去。

下一刻,我脑袋都充血了,因为我看到了一对真正的艺术品。

我冲动了,于是,这对艺术品在我手里,变换着形状,先前是隔着罩罩的,现在,那是真正的接触,那手感,又很是不同。

“哦……”

赵诩颍的喉咙里面,发出了一种压抑的,但是让男人无比亢奋的声音,她好像很是敏感,因为她没有挣扎了,她的芊芊玉手,甚至还搂住了我的腰,好像变得比我还主动。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赵诩颍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却独守空房,寂寞可想而知。

估计她今天被我这一撩拨,压抑在心中的渴望之火,顿时就熊熊燃烧起来了。

其实我也是歪打正着,完全没想到这一会儿就能干柴烈火。

我心中直乐,我还以为要让这少妇臣服,得费多大力气呢,没想到这才刚刚开始她就已经把持不住了。

我现在一身不挂,正是疯狂散发雄性荷尔蒙的时候,赵诩颍红着脸道:“真大。”

我们两人贴得很近,我又什么都没穿,她应该是感觉到了我身上某个地方的尺寸。

任何一个男人,都喜欢这个夸奖,我自然也不会例外。我颇为得意地说道:“它还能更大。”

赵诩颍翻了一个白眼,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被女人怀疑,这还了得?

“卧槽,不信?不信就试试看。”我道。

我抓着她的手臂,推着她后退两步,她倚靠着洗漱台,主动搂着我的脖子,风情万种地说道:“来吧,小鲜肉。”

来就来!特么的谁怕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