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一菲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一菲简直对老许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许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脱了衣服看吗?”莫一菲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许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莫一菲惊慌失措。

老许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一菲见老许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许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老许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一菲哪儿知道老许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许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一菲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许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许揉着胸脯,莫一菲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许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一菲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许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莫一菲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许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一菲亲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