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继父形单影只,上了岁数,是时候乌鸦反哺了。

就是说,雅妮希望自己能代替母职,像母亲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陪伴他。这也是雅妮明明有自己的家,却动不动往继父家跑的原因。

这时,欧阳教授像是生气了一样,一把放下她的大**,躲闪着说,雅妮,别忘了我是你爸!

说完,欧阳博可能觉得语气太重,就语重心长的补充一句:“我着相了,不该跟你生气,你回房看娃去吧!”

雅妮眼含泪花:“爸爸,咱俩没有血缘关系呀。从小到大,你当亲生的女儿疼爱我,呵护我,咱们一家人,吃点我的奶有错吗?”

欧阳教授头也不回:“错了,大错特错!”

见继父思想如此的保守,而且还很固执,雅妮气得直跺脚。突然,她灵机一动,就拿来搪瓷杯,把大**对准杯口,自己动手挤奶,只见乳白色的白浆很快就把搪瓷杯盛满了。

端着满满一杯白浆,雅妮兴冲冲的向继父房间走去。

轻推房门,雅妮突然像中了定身法,一愣一愣的定在房门口。

原来欧阳教授吃了雅妮的牛奶,加上他经常健身,身体本来就很棒。底下的家伙事儿抵不住诱惑!

回到房间,一关房门,欧阳博就上下其手,自己解决起来。

没想到,都还没出浆,冷不丁就给雅妮瞧个正着。

啊!

欧阳博像干了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脸色大变:“你进来干什么?快请你出去!”

3

第3章

“教授,不就是打个飞的嘛。正常的生理需要,你怕什么呀?”说起来雅妮自己就是本市一家男科医院的护士,几乎每天就要给男病号剃毛。男人那个耕田的家伙事儿,她什么样的没见过。

“女儿,拜托,你回自己房间好不好?还嫌爸爸不够丢人啊。”欧阳博心头说不出的慌乱,只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一边暗暗自责,这该死的自非根,老是惹祸!

雅妮第一次见继父打了个措手不及,慌了神,她是见多不怪,轻摇莲步,走到床前说,爸爸,别闹,把这杯奶喝了,很补哟!

欧阳博见继女哪壶不开提哪壶,赌气往床头一躺,拿背对着女儿:“雅妮,我是你爸,不能喝你的这个东西,懂吗?”

“爸爸,我的这个东西你怎么就不能喝。这个很补的呀,倒掉多可惜!来嘛,给女儿一个面子,喝了嘛!”雅妮撒着娇,央求起来。

欧阳教授连连摆手,好妮妮,我是你爸,喝了不是乱纲常。你有多的喝不完,可以冰起来,也可以留给你男人喝嘛!

说到自己男人,雅妮早已心如死灰,她习惯了丈夫郝仁天天赶饭局。难怪么,郝仁是区工商局的办公室主任,大把人求他办事,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饭局。往往郝仁回来,都是半夜三更,她和孩子早就睡下了。

“爸爸,郝仁那么忙,指望他来喝奶,早就馊掉了!不行,你不喝也得喝!”雅妮趁老爸不注意,突然偷袭上去,等欧阳教授反应过来,搪瓷杯里的豆浆已经往他嘴里灌了。

咕嘟咕嘟!

一口气喝掉大半,欧阳教授老脸胀得通红,苦哈哈道:“好妮子,这下完了,完蛋了!可怜我欧阳博,一生名节就这么毁了,造孽啊!”

就为了一口奶,老爸就锤胸顿足,好像捅了天大的篓子。噗哧,雅妮气乐了:“爸爸,什么呀,名节那么容易毁,算什么名节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说,我跟你没血缘关系,别说吃一口奶,就是嫁给你当夫人都……”

“闭嘴!雅妮,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欧阳教授大骇,他做梦都没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继女,居然会口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雅妮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笑笑的说,知道呀,这有什么嘛。哎呀老爸,反正你都喝了一半,把剩下的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