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方水颖主动开口,老张这才晃过神来。

“方老师你好,我是张小鑫的爷爷。”老张招呼着进屋,余光却仍盯着方水颖的上衣领口。

那两团巨大伴随女人的喘息声此起披伏,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挪不开眼。

“这天气,早上还出太阳,结果说变就变。”头一回家访碰上这种情况,方水颖羞得面色绯红,十分尴尬。

她早就发现了老张不正经的眼神,但世上哪有不喜欢的男人,只能埋怨天公不作美、使得自己全身太过暴露。

“方老师要不去洗个澡吧,不然得感冒了。”

全身湿透,即便进去了也没地方可坐,方水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

浴室内空间大过平常的主卧,方水颖面露惊讶,却并未发现另一边的装修不是墙体,而是半透明的磨砂。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具体细节虽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xiong前的一对“利器”,都能够隐隐约约瞧见。

浴室对面,就是别墅一楼开放式的厨房。

老张眯着眼、瞄向那个位置,头脑发热,下体也胀到接近爆炸。

老夏早年丧妻,后来沉迷工作、管理着本市最大的保安公司,直到今天与方水颖相遇,内心深处积攒多年的荷尔蒙才在无形中爆发。

方水颖滑溜溜的玉手触碰到自己滑润的臀部,又想起了昨晚在浴室里与徐毅凯交合,脸一红,心里大骂自己不知羞耻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