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刚搬到王建章家,也不知道这老光棍的生活规律,所以也就没注意,抱着脏衣服朝阳台洗衣服的水池走了过去。

王建章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报纸装模作样地看着,眼珠子却转向了那女人。

他坐的沙发距离正好紧挨着阳台,而且就隔着一扇玻璃,将那女人的一切尽收眼底。

越看王建章越觉得这女人很有味道,虽然刚生过孩子,可这女人的身材完全没受到影响,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不管是从正面还是从后面去看,这都是个令人垂涎的女人,就像是熟透了水蜜桃,轻轻一挤都能掐出水来,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看得王建章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把玩。

这样的尤物嫁给那没用的黑汉子,还真是暴遣天物!

王建章一边欣赏着这诱人的娇躯,一边暗自为这女人感到不值,要是她的男人是自己,绝对会让她夜夜欢到喊满足。

正当王建章正在偷瞄着着女人的时候,这背对着他站在水池前刷洗衣服的女人,手中的肥皂突然一滑跌落在地上,她连忙弯下腰去捡。

那被裙子撑得高高的翘臀正好朝着王建章这边,他这一眼看过去,正好看到了那裙子下露出的一线风景。

一想到昨晚这女人那撩人的叫声,王建章真想冲过去凑近了瞧。

可还没等他想完,那女人就已经捡起了肥皂,撅起的翘臀再次收了回去,看得这老光棍心头一阵遗憾。

这女人衣服洗了一半,王建章越看他心里越痒痒,发现这女人真是美。

虽然他房间里也藏了几部片子,可相比起眼前这熟透了的女人,上面的女主角却根本比不上对王建章的诱惑,特别是她洗衣服时屁股一扭一扭的时候,更是分外撩人,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象将她压在水池台上杀的她连连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