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委屈道:“棠姐,我说的都是真的吗?”

棠姐白了我一眼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啦,但你就不能委婉一点吗?我是个女人,会害羞的好不好。”

我看着羞红着脸的棠姐,尴尬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交代棠姐自己回去之后,再炖一些比较有营养的东西吃吃就好。

交代完后,我却发现棠姐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皱了皱眉头道:“棠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那…”棠姐抬头望着我想要说什么,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却也没说出个事来,还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笑了笑道:“棠姐,你有什么事情吗?怎么跟我还客气起来了。”

“这个……”棠姐犹豫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才道:“阿勇,你刚说的疏通一下,有没有其他办法代替呀!”

“代替。”我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棠姐:“怎么了棠姐,代替的办法虽然有,但只要姐夫帮忙疏通就好了,没必要用其他的代替。”

“那个你姐夫出差了。”棠姐说着脸上就抹过一道红晕。

我顿时恍然大悟,望着棠姐害羞的样子,笑了笑,走到柜子里头拿出一个通奶器递给棠姐:“棠姐,既然姐夫出差了,那你只能用这个试一试了。”

“这是什么呀!”棠姐看着通奶器,黛眉立马皱在了一块。

“通奶器呀!”我拿着通奶器就递给了棠姐:“你用这个试一试,这吸力比较强,应该可以起到效果的。”

“哦。”棠姐微微点了点头,拿过通奶器,看着又是缩了缩眉头,拿着翻翻覆覆看了好一会,才抬头对我羞红着脸道:“阿勇,那我可以在你这边试一试吗?”

我一愣,瞪起眼睛望着棠姐。

棠姐慌忙解释道:“你不要多想,我就是怕待会没效果,又要重新跑一趟。”

我听到棠姐这么说,不禁有些失落,原来是自己想多了,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棠姐,你就在这里试吧!”

“嗯。”棠姐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羞红着脸道:“阿勇,那你能先出去吗?”

“哦。”我连忙说了一声道歉就先走了出去,

看着棠姐把门给关上了,脑海里头浮现出刚帮棠姐检查那一幕,心里立马躁动了起来,甚至想偷偷趴着看棠姐通乳。

草,想啥呢?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毕竟她是我最亲近的棠姐,骂了一声,走到门口去抽烟。

一根烟没抽完,就听到房间里头传来棠姐痛苦的喊声:“啊…,阿勇,好痛呀,你快进来。”

我吓了一跳,把烟屁股一丢,慌忙跑进去,推门进去看到眼前的一幕,我直接呆住了。

那通奶器吸附在了棠姐身上,都印出了红印子,我一阵心疼,暗怪自己刚才没有教好棠姐怎么用这通乳器。

怕通乳器伤了棠姐的雪峰,我也没乱想,上去先把电给关掉,轻揉了一番,才把通乳器从棠姐身上给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