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那白花花的臀部直接是出现在了刘清的眼前。

而这时刘清才是看清,张晓翠的裤衩居然是蕾丝镂空的!

紧紧的贴在那股沟内,内里本该隐藏好的一切,也是若隐若现,好不勾人!

娘的,这特娘的是故意这么穿的吧?

都成这样了还能算是裤衩么?

未经人事的刘清一时间有些呆了,手还紧紧的贴在裤子上,此刻正好在大腿两侧放着。

‘咕噜……’

本来安静的房间内,刘清吞唾沫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张晓翠没有回头,脸贴在枕头上,只是,不是那羞涩的神情,而是一股子暗喜的模样,不用回头,她都能知道此刻的刘清这会是什么模样。

“看样子,还是个雏儿,连这阵仗都能看呆。”

张晓翠心底暗暗想到,不禁一丝暖流暗起,让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第二章 羞涩的刘清

看着张晓翠那不停扭动身体的模样,刘清身体微微一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有了一丝丝的反应。

刘清略显窘迫的弓了弓身子,双手也是放在原处没有动作,显然是已经完全慌了神了。

反观张晓翠,见得刘清那窘迫的模样之后,反而是更加的轻松了。

“嗯……”

感受着刘清还放在自己大腿两侧的手掌的温度,张晓翠娇声喘息了一下。

这一下,让刘清整个人都是抖了一下,然后有点小心的问道:“嫂子,你这是咋了?”

看着刘清那一副完全是被自己勾了魂,却是不敢有任何实质性动作的模样,张晓翠轻笑了一声,缓缓伸出手,把刘清放在自己大腿两侧的手移了过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刘清的手放在自己两瓣翘臀之上后,便是松开了手。

刘清吞了口唾沫,再仔细的看了一眼张晓翠。

在看到对方脸上那已经是完全放开了挑逗自己的模样之后,刘清一咬牙,轻移手臂,放到了她的伤口处。

但是右手却是不小心触碰到了那禁处,感受到自己手掌触碰到的那湿滑,刘清微微一惊:“嫂子,你其他地方是不是还有伤口,怎么这里这么湿……”

话说一半,刘清这才是猛然惊觉了自己触碰到的是什么。

虽说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在这些一个个风骚到了骨子里的留守妇女的熏陶下,刘清多少还是懂得一些的。

见得刘清那清秀的面容因羞涩而涨红,张晓翠心头是说不出的兴奋。

心道老娘这么多年过去,果然还是那个独领风骚的村花!

“清啊,你是不是觉得看到了嫂子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啊?”

张晓翠媚眼如丝,看着刘清,缓声说道。

闻言,刘清吞了口唾沫,没有说什么,不过那涨红的脸庞,已经是说明了一切。

见状,张晓翠轻轻一笑,身形微微往下挪了一点,然后一只手直接是抓向了刘清双腿间那隆起处:“没事儿,你给嫂子看了,那嫂子也摸回来,咱们就两清了。”

说着,张晓翠的手开始来回的轻轻套动了起来。

此刻天气炎热,刘清穿着的,本来就是那最薄的道袍,薄得跟一张纸一样,加之道袍宽松,张晓翠那来回的套弄,更是让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刺激感。

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要让对方停下,但是身体却是不允许他开口。

于是乎,刘清此刻只能是咬着牙齿,感受着那刺激的感觉,一言不发的用那颤抖的手,开始轻轻的按起了张晓翠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