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砰砰;直跳,好像随时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明明车上有很多人,可是我觉得自己几近疯狂,压抑许多的欲望一触即发。

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是我老公不举,我结婚两年还是处女,想想就觉得可笑。

老公不在家的时候,我也偷偷自慰过,可是自己的手指哪里比得过男人的阳物?我偷偷买过情趣用品,可是却不敢带回家,老公喜欢收拾屋子,如果他发现了一定会觉得很受伤。我过得很憋屈,不敢和任何人诉说,只能憋在心里。

正因为压抑得太久,太饥渴了,所以才会在这个男人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产生了一丝犹豫

“杨颍,这么巧!居然碰到你!”

道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转头一看,是我的顶头上司方申。

“方总,您怎么也坐公交车啊?”

“今天我的车限行,所以就环保出行一次!”

说完,他又看了我一眼,把拿在手里的手机装进了口袋里。

不知道为什十么,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点儿意味深长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疯了,差一点儿就顺从了那个陌生男人。方申把我从原始的疯狂中唤醒,我本能地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另外一只手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到我的小肚子上。

他看我碰到了熟人,一定是怕我戳穿他!

匕首并不算锋利,不过还是搞得我心惊肉跳,我停止了挣扎,一动也不敢动。

他没有进入我的身体,就在我的私密处蹭了几下,然后滚烫的岩浆一样粘稠的液体就直接喷在了我的短裤里。

那个陌生男人匆匆忙忙地下车了,方申凑到我面前和我闲聊。

可是那股粘稠的液体顺着我的大腿不停地往下流,我赶紧从包里摸出纸巾,摸索着自己清理。

想到刚才的情景,我就羞得满脸通红,生怕被方申发现什么,尴尬极了。

我和方申一起进了公司,正好我有一份报告要找方申签字,所以就拿了报告直接去找他了。

敲门进去以后,他正低头看手机,一向正经的他脸上却挂着一丝坏笑。

我走到他面前,把文件夹放到他办公桌上。

“方总,您过一下目!”

他猛地抬头,上下打量了我一遍。我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在我的胸部上停留了好长时间,最后落在我修长白皙的双腿上,好像还有一个吞口水的小动作。

我被他盯得发毛,心都开始狂跳起来。虽然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就隐隐觉得他对我有好感,可在我眼里,他一直都是一个正人君子,和女下属接触的时候也很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