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眼镜医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江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年轻妇人眼见女儿脸色越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年轻男子也慌了,一改平静的模样,突然破口大骂,“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江颜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孩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

江颜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年轻男子瞬间失去了理智,冲上去要打江颜。

眼镜医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体格太差,被年轻男子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颜头上扇去。

江颜吓得睫毛一颤,见躲不过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江颜抬头一看,见男子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林烨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烨一把把男子的手推开。

“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颜怒吼,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

“有我在,你女儿死不了。”林烨坚定道。

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烨,江颜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安全感?

怎么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

“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年轻男子疯了似得大吼大叫。

林烨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

“你干什么!你哪里会治病?”江颜过来拽了林烨一把,低声呵斥道。

“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林烨瞎扯道。

“胡扯,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江颜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打120了,虽然她心里知道,120来了之后也不过是接一具尸体。

她说话的功夫,林烨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来,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食指

第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孩子后背拍了两下。

“你干什么!”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接着再次哭了起来,不过因为长时间缺氧,没什么力气,声音不大,但听起来还是很怪异。

随后林烨将她正着抱上来,大拇指在她脖颈内侧稍微按压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

不过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闹,疯狂的用手抓挠林烨,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

林烨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

林烨现在十分确定,小女孩是被跟自己类似的脏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小女孩于死地。

虽然现在林烨修为尚浅,但看到林烨眼中的光芒,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

随后她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从林烨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瘫坐在地上的年轻妇人,一把抱住年轻妇人的脖子,乖巧道:“妈妈,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看到女儿恢复正常,年轻夫妇欣喜若狂,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江颜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有些自责,自己怎么没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

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林烨,这个废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根本不会医术,就敢逞能,能侥幸治好小女孩,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小女孩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得跟着担责。

不过她心里多少对林烨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来,可见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

“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林烨盯着小女孩说道。

“不,妈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小女孩看向林烨的眼神带着一丝胆怯。

“你瞎说什么!”

江颜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废物,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

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烨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女儿活长了。”

“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林烨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女儿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么恶劣。

“操你妈的,你诅咒谁呢!”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年轻妇女赶紧拽了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