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动,快感冲击着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气,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来,一种要达到又差一点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于是,他活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断吐着大气,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

杨松福的身体颤抖着,**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顿时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状态之中……

嗷……

与此同时,杨彬杀猪似的嚎叫声从卧室里传出。

只见他将苏卿压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杨松福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已经达到了**,生怕他们完事后突然下床,发现他在偷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尽管他的内裤被自己打湿了一大片,但还是拉上裤子拉链,跌跌撞撞地起来跑到客厅门口。

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儿子家,再轻轻地关上房门,见走廊里没人,他便喘着粗气靠在房门上,直觉全身冒着汗。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松福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