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回忆起春桃粉嫩的舌头和凸起的双峰,让老杨依然也激动不已,很快就一泻千里。

春桃这一走,就是一个月。老杨左等右等,望眼欲穿,都没等到她来。也许是因为走光,让她太不好意思了吧。

老杨叹了一口气,才刚来一点桃花运,这桃花就枯萎了。春桃应该是嫌弃他这个老头子碰到他,以后都再也不会来了吧。

老杨哪里想到,就在他快过52岁生日的时候,他竟然就要结束他数十年的单身生涯了。令他朝夕暮想,天天意霪的春桃,马上就要自愿地投怀送抱,躺在他的身下……

这天黄昏时分,老杨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后,发现春桃正在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显得十分地生分。

重要的是,她的脸还有点疲倦苍白。老杨赶紧上前关心道:“小桃,这是怎么了?”

春桃低着头,吞吞吐吐地道:“伯伯,我好像得病了。”

“哪里不舒服?”老杨心头一紧,难道这一个月来,她没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个?

春桃支支吾吾,难以启齿,脸都红透了。

老杨见状,温和地道:“放心,伯伯就是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不用这么紧张?你是不是去了别的地方看,别人说你的病很严重?”

这条街,有不少庸医,老杨对他们的套路一清二楚。果然,春桃点了点头,咬着嘴唇都快哭了:“我这里有一段时间总是很痛,隔壁那个大夫说,我乳腺堵住了,很有问题,得做手术呢!还得先交2000块钱,我没有这么多钱……”

老杨一听,就知道春桃是被坑了。这春桃的乳.房胀痛,就是因为生理前激素突然不平衡导致的,不是什么病,等生理期过了就好了。

本来想把真相告诉她,可老杨转念一想,这送上来的肥肉,不吃白不吃,他垂涎春桃的身体已久,这真是一个好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