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他就开始动了点歪心思,这两天晚上给她检修电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搞不好还真的能一亲芳泽呢。

次日,老黄起的很早,跑去市场上买了一个针孔摄像头,然后晚上去给陈燕检修电路的时候,偷偷安装在她内卧的隐蔽的墙角。

安装完毕,老黄正踩在也梯子上,从上往下俯瞰陈燕,宽松的睡衣,里面一片雪白。

为了能看见更多,老黄手里拿着各种检修电路的工具,故意就将老虎钳弄掉在地,然后对陈燕说:“陈妹子,能帮我捡一下吗?”

“好。”陈燕当时也没想多,走到老黄的梯子下面,然后弯腰去捡,这一弯腰,老黄的眼珠子都直了。

透过陈燕宽松的领口,老黄看见两坨雪白,甚至是俊俏平坦的腹部,再深处竟没穿内内,一片黑色的草原。

老黄心跳加速的特厉害,脑子早就被这一幕给怔住了,他寻思着:这少妇可真是开放啊,自己在她家检修电路,都不穿内内,这是在诱惑我吗?

他看的口水直流,鼻血都要出来了。

这个时候,陈燕拿起老虎钳,弯腰起身,一起来,眼神不经意的往下瞥了一眼,再看着老黄的目光,极为惊讶。

她哪里知道,自己领口会敞开这么大,自己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两坨还有下面,老黄在梯子上站着,岂不是这些全都被他给看见了?

急忙站起身,俏脸涨红,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领口,将老虎钳递给老黄,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黄师傅,老……老虎钳……给你。”

说完,眼神无意中看见了老黄的库衩,一看见哪里,就能炸开了一样,脸色更加红润了。

老黄猥琐的笑着,道了声谢谢。

陈燕害臊的咬着唇角:“行,那你忙。”

说完,她就一路小跑,进了卫生间,老黄估摸着估计是去里面换衣服去了。

看着陈燕一路小跑的背影,俊俏无比的屁.股在睡裙下面左摇右晃,让他极为心痒。

他心中寻思着:这平日里端庄矜持的少妇陈燕,竟然私生活这么开放。

这边,回到卫生间的陈燕,脸色发烫,心中也在自责,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让黄师傅看见自己不穿内衣?搞不好还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浪..蕩的女人呢。

想到这,她顿感自己的大腿深处有股暖流在涌动,羞涩的脸更加滚烫了,她急忙拿出一张卫生纸,擦了擦。

“真的是太丢脸了。”

想着自己在老黄的面前,竟然几个眼神,几句话,就把自己弄得这么湿,陈燕心底如此埋怨着自己。

正这个时候,娃醒了,开始哭闹,陈燕赶紧换了身衣物,从卫生间出来,然后抱着娃喝乃去了。

忙到九点,老黄才从陈燕家离开,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抽了根香烟,打开手机摄像软件。

登陆了用户名跟密码,打开摄像画面,陈燕家主卧里的画面完整的浮现在老黄的眼中。

刚开始画面还没啥动静,老黄就盯着屏幕等待,大概几分钟的时间,画面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