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欣本是无心之言,可话传到罗成辉耳中,却跟药效强劲的催情丸差不多。

他想起当年和杨欣妈在床上酣战的情景,那女人快到紧要关头的时候,总会摇头晃脑的大喊大叫,让他使劲,再快点。

听着杨欣诱人的呢喃,回忆着与杨欣妈激斗的画面,罗成辉越发**焚身。

他装作调整姿势,下身迅速扭动几下,差点没把持住释放出洪荒之力。

而杨欣的闷哼已然变作低喊,甚至伸手按在罗成辉胯边,让罗成辉猜不透她是拒绝还是迎合。

罗成辉已经到了爆发边缘,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要不要冲破道德伦理,将干闺女就地正法,婚房的门嘎吱一下突然被推开。

“小……小欣……是不是等……等不及啦?嘿嘿嘿……”

黄明超说着胡话,摇摇晃晃的进来,几次差点栽倒。

杨欣吓得噤若寒蝉,罗成辉反应倒是快,赶紧蹦下床去扶黄明超。

黄明超歪着脑袋看罗成辉半天,才满嘴酒臭的说,“是爹啊……岳父大人,你别……别走,我跟小欣要……要怀娃,你帮我看看,我……我的姿势对不对……”

罗成辉拍拍他脸,把他扶到床边,“瞎说什么呢?这是你们的事,不能让别人看。”

说罢就要出屋。

可黄明超一把拽住他说,“岳父大人,我知……知道你向来就……就看不起我,但,但是……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就不能给……给我个面子吗?”

罗成辉知道他这是发酒疯,可又害怕让女婿多心,一时左右为难。

没等他想好,黄明超已经胡乱扒干净自己的衣裳,光着**将杨欣扑倒在床。

杨欣吓了一跳,边推黄明超边说,“爹还在呢,你能不能注意点儿……”

看杨欣又羞又怒的样子,罗成辉心里升起股无法言喻的难受,趁着没人注意,悄悄退出婚房。

关上门之前,他随意瞟一眼,就见杨欣被黄明超硬拽掉喜服,浅粉色的内衣也岌岌可危,白花花的丰满胸脯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他一阵嗓子发痒。

黄明超不顾杨欣的反抗,两下扯掉她的**,再将她双腿一分,便急不可耐的压上去。

因为被床柱挡住视线,看不到具体细节。

很快,黄明超大吼一声开始挺动腰肢,而杨欣则发出极力压抑的尖叫。

房间里渐渐回荡起床架嘎吱嘎吱的晃动乱响,和富有节奏又无比刺耳的水渍声。

罗成辉叹口气,这才闭上房门。

院子里还有尚未散去的乡亲,互相之间在拼酒猜拳。

罗成辉强颜欢笑,忍着心中莫名的苦涩,融入到其中,大碗大碗的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