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带着我快步跑到四叔家门口,黑着脸对门口的张伟喝道:“混小子你干什么呢?赶紧关掉!”

“二叔!”张伟笑嘻嘻的给我爸递了一根烟,丝毫没有要关掉音响的意思。

老爸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音响旁,拔掉了电源。

张伟也没有阻止,仍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时候关掉音响也无所谓了。

四叔家的院子里传来争吵之声,似乎是四婶拦住了四叔,要不然的话张伟这小子也不敢在这时候又是放鞭炮又是放音响的。这肯定是四婶指使的,是因为今天早上在大伯家的事情,不过这么做也有点绝了。

老爸黑着脸走进四叔家的院子,去劝解四叔四婶去了,而大伯和大伯母也没有过来找麻烦。他们虽然心中愤慨,但是这时候只是想尽快让堂哥堂嫂下葬,只能强忍着这口恶气了。

其他几个堂兄弟都过来了,对着张伟悄悄的竖起大拇指,显然也是因为昨天大伯母的举动让这些堂兄弟心生反感,张伟这做法像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似的。

看着他们那嘻嘻哈哈的得意模样,我眉头紧皱,不过这时候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昨天大伯母又是拿刀砍又是骂的那么难听,我心中也挺不舒服的。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变得热闹起来,大伯母整天骂街,从村东头一路骂到村西头。

三婶四婶憋不住了,跟她对骂,骂的都很难听,村里人整天看热闹,三叔四叔怎么劝都没用。

我妈也是气得难受,不过却被我爸拦住了,没有加入对骂的行列中。

几个堂兄弟气不过,半夜去砸大伯家的窗户和门,砸完就跑,偶尔还会往院子里扔死猫。虽然没有人看到是他们做的,但是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肯定和他们有关系。

这样一来,大伯家关系和我们几家更僵了,就像是结了仇似的,大伯母每天骂街骂的更狠了。

几天的时间里,骂战越来越激烈,其中还打过几次。兄弟倪墙,成了村里人饭后谈资。

直到那一天,一大早大伯母像往常一样骂街,不过今天骂的稍稍有些不一样。

大伯母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有些疯疯癫癫的了,她声音嘶哑的沿街骂道:“今天是我儿子头七回魂,你们这些害他的畜生,一个都跑不了……”

三婶四婶又跳出来跟大伯母对骂,对于这样的场景,村里人这几天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趁着爸妈睡觉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出了家门。

来到村头,几个堂兄弟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看到我来了之后,张伟低声责怪说道:“怎么来这么晚?”

“少废话,能偷跑出来就不错了,翻墙头的时候差点都把裤子刮破了!”我没好气的回应一句,低声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必须滴!”张伟他们晃了晃一个小布袋,哼哼说道:“今天晚上再去出出气!”

我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跟张伟他们一起去砸大伯家的门和窗户。

没办法,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被大伯母骂街骂的太憋屈了,堵在家门口破口大骂那场景,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