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摸了摸自己的前胸后背,笑道:“立根哥,我家里穷的叮当响,哪有什么宝贝?”

赵立根神秘兮兮的说:“我说的,是你裤子里的那个宝贝,村里男人就属你最大,也不知道咋长的,跟他娘的牲口似的,柳凤娇要是看见了,保准她馋。”

赵立根有一次在地里干活,无意间碰到过马来财跟柳凤娇野外办事,发现马来财小的跟蚯蚓有得一拼,而且软的很,上去三两下就缴械了,根本就无法让柳凤娇满足。

打那时候,赵立根就知道柳凤娇那块地也是常年干旱,她这种女人,如果看见陈虎的身体,绝对抵抗不了。

陈虎听赵立根讨论自己的小兄弟,有些不好意思,便岔开话题问他:“立根哥,人们都说馋好吃的,你说馋男人,是啥意思?”

赵立根愣了愣,笑道:“忘了你小子还没体验过,等你体验过你就明白了。”

说着,赵立根拍了拍陈虎,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这样吧,我回去劝劝你嫂子,明天先让你嫂子陪你几次你就知道了。”

陈虎一听,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忍不住问他:“立根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赵立根说:“反正你嫂子以后要给你照顾了,早晚都得让你试试,还不如早点来,也好积累点经验对付柳凤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