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姜自然不会拒绝,就那又白又嫩的大宝贝,他就算是玩儿一辈子都不会厌烦的。

不过尝到甜头之后的老姜,却已经不满足只是揉捏了,他有了更多的需求。

“先把衣服脱了吧!”

张小纯的俏脸再次泛红,只是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就没有那么纠结了,很快就将上衣脱掉,露出了那一对诱人的大宝贝。

看着那白嫩诱人的宝贝,老姜心跳加速,一双眼睛几乎同一时间就黏在上面下不来了。

“姜叔,可以了吗?”

张小纯被老姜看的羞涩,下意识的握紧拳头,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点点的期待。

不过这种想法又很快被她给压下去了,她一个劲的说服着自己,自己只是找老姜治病,没有别的想法。

“嗯,可以了!”

老姜屏住呼吸,伸出手便握住了那诱人的一对尤物,一只手一个,然后小心翼翼的揉捏着。

那柔软细腻的感觉,让老姜心生荡漾,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要是能将脸贴在上面就好了,最好是可以吸上两口。

“啊……”

被老姜刺激到,张小纯下意识的就娇喘出声了,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俏脸红的像是在往下滴血。

“姜叔,刚才怎么回事,突然有奶了,怎么突然又没有了?”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尴尬,张小纯便出言问道。

之前一点奶水都没有的时候,张小纯可能已经绝望了,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可突然有了奶水,张小纯又有了希望,想要更多了。

“你等等,我让仔细检查检查,只不过检查的时候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老姜一本正经的说着。

张小纯也收起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变得认真起来了,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说:“姜叔,你来吧,我能忍的。”

说完之后,张小纯的脸又红了,一股羞涩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出来,实在是这句话说得太那个了。

老姜自然明白张小纯害羞了,也就没有继续逗她,手上的力气加大,刺激到了几个穴位,尽量将堵塞的细胞给揉开。

这是正常的治疗过程,就算是老姜想要怜香惜玉都不行。

果然,被老姜这么一刺激,张小纯就露出了难以忍受的神色,原本还红润的俏脸瞬间便白了起来,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香汗,皱着眉一副痛苦的样子,可就算是这样,她依然一声不吭,没有让老姜轻点,或者停止。

这种忍耐力,也是让老姜有些佩服。

疼痛缓解了之后,张小纯才松了一口气,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她有可能坚持不住。

看了一眼自己的那里,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按摩完了之后就有奶水出来。

看到老姜停了下来,张小纯有些焦急了,顾不得还没有散去的疼痛,紧张的问道:“姜叔,怎么样了,难道不行吗?”

看着张小纯眼里的担心,老姜不仅没有出言安慰,反而一脸忧愁的说:“问题比我想象的严重,估计直接按摩还不行,还需要配合别的治疗。”

“会很疼吗?”

张小纯没有多想,自然也猜不到老姜的心思,只看到老姜为难的样子,还以为会比刚才还要疼呢。

“没关系,我还能忍,您继续吧!”

说罢,张小纯直接闭上了眼睛,想到刚才肯定是她露出了难受的表情,影响了老姜的治疗,心里多少有些惭愧呢。

老姜看到张小纯这个样子,心里其实也有点犹豫,可当他的目光再次放在张小纯那对诱人的大宝贝上的时候,那些医德呀什么的,都被老姜给抛弃了。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治疗不是按摩,是用嘴巴给你吸……”

“什么?吸……这……”

张小纯听到老姜的话,不仅吓了一跳,这也算治病?

再说了,要是老公还好说,老姜都这么大年纪了,要是让他给自己吸的话,那岂不是……可这里又没有别的人,自己又够不到,除了老姜,还能有谁?

老姜看到张小纯犹豫,便知道不能再纠结了,于是灵机一动又说:“小纯,这可不是我胡说,这件事都是你老公的原因,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功能的,你的那里都已经记住了你老公的力度,你乳腺堵塞的原因也是这里,孩子的力度达不到你老公的力度,奶水出不来,新的奶水就生不成,然后便造成了坏死,这才是导致你没有奶水的罪魁祸首。”

老姜的说一套一套的,关键是张小纯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

于是咬牙犹豫着说:“那我让我老公回来再吸一下行吗?”

自然是不行的,就算是行,老姜也不会让张小纯这么做的。

于是,老姜急忙摇头说:“吸必须要配合我的按摩一起进行的,要不然就没有效果,而且为了让孩子以后一直有奶,在吸的时候,还要循序渐进,掌握好力度,这要是稍微出点差错的话,孩子以后就真的没有奶了。”

“这么严重?”

张小纯的脸色变了,一脸紧张的看着老姜。

老姜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可真的让老姜吸,这是不是太……

老姜看着张小纯又开始犹豫了,不得不再加一把火。

“你自己考虑吧,我该说的都说了,不过也希望你不要考虑的时间太长,要是时间过了,就算是你答应也没有用了,按摩的效果过了之后,吸也没有用了,你刚才的疼也就白受了!”

这话一说,张小纯就变得紧张起来了。

刚才的疼痛现在还让她记忆犹新,她也不要让孩子没有奶,于是,一咬牙就点头答应了。

“那就麻烦姜叔了。”

说完这句,张小纯一副认命的样子,虽然闭上了眼睛,脸颊上的红晕却是更多了,不过,除了这种羞涩,她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老姜心里大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成了,看着那殷红的地方,高高顶起,就好像在期待着他的接触似的,老姜心里更是火起,白大褂的下面,那帐篷就撑得更大了。

砸吧砸吧嘴,老姜便朝着张小纯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