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蚊子一般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停在老姜的耳朵里,却能够起到催化的作用,让老姜更是难受了。

不过他能着急,现在小丫头只是有一点感觉,要是他直接进入的话,肯定会弄疼她的,到时候要是惹怒了她那就麻烦了。

这才是他提出要检查的主要目的,他相信,要不了多久,小丫头就会被他弄得要死要活,理智全无,到时候还不任由他把玩?

老姜先拿过手电筒,将灯光打开,然后照在了她那个神秘的地方,然后手指在周围摸索了一番,那轻微的触碰,已经让高甜甜紧张的不行了,下意识的要紧了牙,想要扭动身体,却因为害怕打搅老姜的检查,不得不忍了下来。

可有些事情可以忍,有些自然的反应却是不能忍的,比如,被老姜这么一碰,高甜甜的哪里又开始痒了。

“姜叔,有没有好点?”

高甜甜咬着唇,一脸紧张的问道。

“外面上过药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些缓解了,回头我再给你抹点药,用不了几天就能好,里面的话,我还得再检查检查。”

说话间,老姜的两只手指直接伸了进去,将高甜甜那里稍微的撑开了一点。

“啊!”

“是不是有点难受?忍忍就好了!”

刚撑开的时候会有点疼,小丫头没有被开发过,那个地方紧致的很,老姜必须让她慢慢的适应。

“嗯,我能忍,只是姜叔,您要小心一点,不要把我那里给弄坏呀!”

高甜甜提醒着老姜,要是破了身子,她肯定会难受死的。

将那两片无比诱人的唇瓣分开,里面的风景便尽收眼底,老姜激动地连呼吸都停了,他弯下腰,近距离的将脑袋贴过去,那带着淡淡处女的幽香顺便袭击了他的鼻腔,让他身体火热,小兄弟都开始不安稳起来了。

老姜不得不用手压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掩饰掉激动地神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姜叔?”

高甜甜随时注意着老姜的神色,虽然没有看到老姜的表情,但却清晰的听到了老姜得叹息,顿时就急了。

“是不是更严重了?”

“先等等,别着急,我再确定一下。”

老姜缓缓道来,目的就是为了给高甜甜制造紧张气氛,这样的话,可以让高甜甜一会儿对自己唯命是从……

昨天让高甜甜离开之后,老姜就后悔的不行,脑海中全部都是高甜甜那白嫩的身体,以及她趴在自己面前等着自己进去的样子。

原本老姜以为,高甜甜短时间不会来了,却没有想到只一个晚上,高甜甜便出现在了门口,这让老姜欣喜若狂。

听到老姜的声音,高甜甜有些羞涩的走了过来,红着脸小声的说:“那个,姜叔叔,我来找你换药!”

昨天被老姜上药之后,高甜甜那里果然舒服多了,只是外面不痒了,可里面却痒得难受,甚至还有白色的东西流出来,一晚上折腾的她都没有睡好。

高甜甜觉得,这肯定是昨天上药的时候被人打搅了,然后药便没有抹进去,所以才那般难受。

“感觉好点了吗?”

老姜心里有些疑惑,高甜甜虽然被感染了,但感染的不是很严重,昨天抹的那些药都是好药,按照一般来说,效果还是很好的,可看高甜甜这迫不及待的样子,显然不是这样呀。

莫非是昨天他想着那事儿,所以才没有检查清楚,要真是这样的话可不行。

“好点了,外面已经不怎么痒了,只是里面还有点痒,姜叔,你说,是不是因为昨天上药被打搅了,就没有上进去,所以才会这样?”

高甜甜的脸色露出了一抹担心,要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她马上就要去学校了,到了学校之后只能周末回来,到时候找谁去上药?

“那你说说,怎么个痒法?”

老姜闻言大喜,有了一种猜测。

“就是……就是那种有点难受,却又说不出来怎么难受的感觉,总之就是痒痒的……”

高甜甜红着脸,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扭扭捏捏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

“是不是还有东西流出来?”

老姜试探着问道。

“嗯,就是这样的,姜叔,是不是更严重了?”

高甜甜心里将老姜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张嘴就说出了问题的关键,果真医术了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