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还是个傻子,又不会真的做什么,也什么都不懂,你就帮帮我吧……”

在郑芹的连声央求下,孙红这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不过就在孙红招呼我们进屋子的时候,郑芹却接到了公司了的电话。

说是明天一大早就有会议,身为办公室人员她得连夜回去布置下,所以急匆匆的就走了。

郑芹显得特别着急,郑芹一走家中可就剩下我跟她了,她似乎并不好意思单独跟我相处。

只是眼下郑芹走都走了,她也不好撵我出去,就只能让我待在原地。

“傻柱,你待在院子里,我去屋里帮你弄奶水,不听话我就把你轰出去!”

故意板起脸来威胁过我后,孙红就抱着孩子回到了屋里。

这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她把孩子轻轻放下,然后掀翻了身上的宽松T恤。

当宽松T恤被掀开的时候,趴在窗户外的我一眼就看到了她胸前荡漾的那对大宝贝儿。

我的天,真是好过瘾,那么白,那么大,而且还特别的挺,即便没有胸杯的托举,也依旧在她身前紧绷绷的,而且随着手掌一捋,就有白线‘呲呲’的喷出来。

特么的,这简直太过瘾了,我都不想让她再费劲弄到奶瓶里,我有嘴巴,我可以自己来!

于是下一刻我就冲进了房间内,一把扑向了惊惶失措的孙红!

将孙红扑倒在床上后,我二话不说就疯狂揉弄起了她的身前。

手感真是棒,鼓鼓囊囊的不说,还充满了温热感,让我手掌心特别的舒服。

而且伴随着我的揉弄,那里更是呲呲的往外喷着,直喷了我满脸白色乳珠。

拿舌头舔舐下嘴角,真是香甜又可口,绝对的人间美味啊!

而在我纵情亵玩揉弄的时候,孙红则急声说道:“傻柱,傻柱你不能这样,不能啊!”

不能?不能只是你说的,你说的在我这可不算个事。

于是下一瞬我就趴低脑袋,凑向了孙红身前,狠狠的埋头亲吻着、吸吮着。

孙红当时就被我给撩急眼了,俏脸通红不说,娇息更是变得紧张急促。

“傻、傻柱,你不能吃表婶这,我是你表婶,你不、不可以的,不要,不要……”

孙红不光是在向我央求,那双宽松裙下的雪白大长腿更是在不停的扭动着、挣扎着,想要将我给撵离她娇媚的胴体,但那双玉腿真的好美,让我不自禁的就一把抄起,狠狠抚弄着。

那么光滑,那么修长,摩挲在手中特别的温热,直让我感觉到身下火烧火燎的暴躁着。

恰好位置也,于是就我拱蹭着身子,隔着裙子在孙红那不停磨蹭着。

敏感部位受袭,孙红当时就爆出了醉人的嘤咛,宛如天籁一般钻进我心头,让我迷离。

在各种刺瞎下,我忍不住的抬起头望向了孙红那张媚然的小脸儿,“表婶,让我进去好不好?”

在我说完后,孙红当时就羞惊的摇头,随即更是大瞪着美眸说道:“你不是傻柱,你是王超!”

一时激动,我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可都这个火候了,我哪还顾得上暴露不暴露!

所以话我也不说了,再度低头吻弄起孙红身前,更是一把扯向了她的裙摆。

孙红当时就羞急眼了,“王超,王超你不能这样,我是你表婶,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管你是不是我表婶,我老早就想攮你了!

“表婶,我都26岁了,可我还没尝过女人是个什么滋味的,我那里憋的好厉害。”

“反正我表叔不在家,你那儿也闲着,就让我进去攮攮吧,我想攮你那里,我想X你!”

亢奋中,我伸出手在孙红身下摸索着。

这会儿孙红的裙子已经被我拽掉了,只剩下一条粉色的棉质小裤,还是蕾丝花边的,看起来特别性感,摸起来更是手感十足,温润的过瘾。

于是我又在孙红的拒绝声声中,强行把她的小裤给撕扯下来。

下一瞬,孙红那娇媚的地方就彻底暴露出来,那么诱惑,那么娇媚。

甚至在她的紧张情绪中,还一动一动的,像是害怕的在颤抖一样,可却更加的性感了。

这时候,孙红伸出白皙小手,紧紧将身下给捂住了,更是红润着脸蛋儿向我发出央求。

“王超,表婶知道你难受,表婶可以理解你。”

“但是你不能强行跟表婶这样,你这是犯罪,会被抓去坐牢的。”

“这样,你要是实在憋不住,你吃,表婶让你吃上面,表婶拿手帮你把那个弄出来,行不?”

我都把孙红下面给弄的完全暴露出来了,我还用她拿小手帮我?

我直接凑上脑袋,在孙红那张红润的小嘴儿上强行亲了一口。

“表婶,让我弄弄吧,没人知道的,你既做了好人让我满足,也能让你自己舒服。”

边说着,我边伸手强行抄起了孙红那双雪白的玉腿,任她身下彻底暴露在我身前。

而我的裤子早已经褪下,那倔强的狰狞正展现在她的身前,充满了暴躁的冲动。

注视着孙红身下性感的娇媚,我忍不住的舔了下嘴巴,更是把腰身凝聚起了力气。

“表婶,你忍住疼啊,我这可大,我要攮进去了!”

“不要,你不要进来,千万别弄进来,不要啊!!!”

孙红羞声拒绝着,但她越是这样表现我就越冲动。

因而下一瞬,我径直挺动腰身,狠狠给了她一下子。

可这一下却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等我低头去看的时候,刚好一只白皙的小手捂在那里。

我卯足力气的一下子,竟然顶在孙红的手背上了,这让我很郁闷。

不过更为郁闷的是,随后孙红就拿起了旁边桌上的剪刀,随即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王超,你要是再敢用强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我真是、我真是日了狗了,但凡孙红拿剪刀威胁的人变成是我,我也不会有半分妥协。

可偏偏孙红威胁的是她自己,更是把剪刀尖抵在了白皙的脖颈上。

那白皙的小脖颈,看着就怪喜欢人的,这要是戳上了血窟窿,实在也太破坏美感了。

我赶紧放开孙红随即退后,“表婶,你把剪刀放下,我保证不动你,咱们先放下剪刀好吗……”

在我劝着孙红的时候,却发现孙红的眼睛直往我身下撩,眼神中还斥满羞赧。

很明显,就如同我先前所考虑的那样,孙红好长时间没有做过了,所以心里有那方面的旖旎念想了,尤其是刚才被我这么一通撩,又见到了我那么大的存在,因而心里有了惦记。

只不过是女性的矜持与羞耻心,才让她不得不强迫自己拒绝我的进去。

搞懂了孙红的这种心思,于是我试探着对她说道:“表婶,刚才的事情是我的错,可我也实在是没办法,我太想那种事情了,我都26岁了也还没个女朋友。”

“我弟弟傻柱是个什么状态你是清楚的,我必须得照顾他,可我照顾着他就不能出去打工不能出去赚钱,没有钱就不会有哪个女孩子肯跟着我,所以我这26年来根本没碰过女人。”

“正因为是这样,我刚才才会那样对你不尊重,那样的冲动和渴望。”

“表婶,对不起,不管刚才出于什么原因,都是我不错。所以我愿意向你诚恳道歉。可是我现在憋的好难受,你能不能好心帮帮我,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用手帮帮我?”

当我尝试着说起这些后,孙红羞红着脸闷了好一会儿,最终才轻轻点头。

“好、好吧,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帮帮你,但是这事谁也不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