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却一直有个难言之隐,那就是白天在外面威风八面的黄杨,一到床上那啥就是个三秒男。

哪怕是吃药,最多也不超过一分钟就草草了事。

偏偏他还对此乐此不疲,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折腾一番,但每次结果都令倍感饥渴的苏楚芸失望透顶。

搞得她每次和村里妇女聊骚,听她们说自家男人折腾起来没死活,短则半个小时,长则大半夜的时候,内心都会直痒痒,腿根湿湿的。

现在老林的手如同拥有了魔力一般,瞬间让她这颗饥渴干燥的心火热起来。

甚至,她忍不住想,要是老林的手再深入一点,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两人距离很近,苏楚韵的反应自然逃不过老林眼睛。

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女人身上有许多敏感的穴位,只要找准位置,再施加适当的手法,哪怕就算是良家妇女,保准也会使其……

对于曾经精研穴位的老林来说,只要第一步目的达到了,几乎很难失手。

年轻的时候,拜倒在他这一手良家妇女,黄花大闺女不计其数。

老林暗自得意,胆子愈发大了起来,老手继续向前探了几分,苏楚韵那令他心驰神往的地方,近在咫尺!

他偷瞄了一眼苏楚韵的反应,发现这娘们没有过激反应后,干脆心一横手掌狠狠向前一探……

老林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摸在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布料上,而当手掌贴近时,苏楚韵整个人犹如触电一般,身子颤栗陡然加速。

一股久违的愉悦感冲击着她的灵魂,使其眼神迷离失色,配合潮红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仅仅搂着一顿狠狠乱啃。

房间内的旖旎之声声愈发急促沉重,这一刻苏楚韵仿佛找到了天堂,道德伦理的枷锁彻底崩塌。

前所未有的新鲜刺激感,已经让她意识彻底迷失在这股意乱情迷之中。

自打和黄杨结婚以来,她从未有过如此强烈想要满足自身身体欲望的感觉。

甚至,身理本能反应下,她双腿又鬼使神差夹紧,腰身上下扭动……

“楚芸妹子,你这么难受我看着心疼,让我来帮帮你!”

老林只觉得口干舌燥,狠狠咽了咽口水,同时心中也了然起来。

苏楚芸这反应,显然是长期处于饥渴状态的状态,自己趁机将她喂饱,那是功德无量的事!

事情到了这一步,老林彻底放开了手脚,揪住那层薄薄的布料,使劲往下一扒拉……

看着那儿泛滥的一幕,老林微微咂舌,这方面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但还苏楚韵这种情况,他还真是前所未见。

“什么狗屁爷们,真他娘的个废物!”老林扼腕叹息,越想越气,吐了口口水恶狠狠骂了黄杨一句。

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在家里,还让她饥渴成这模样,不是暴殄天物的废物是什么?

骂完黄杨,老林没有忘记正事,急匆匆地撩开苏楚韵的裙子。

瞬间,苏楚韵两条修长圆润的长腿,平坦的小腹,以及令他心驰神往的地方,彻底暴露在视线中。

如果黄嘉怡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苏楚韵就是一朵娇艳欲滴的夜玫瑰,身体各个部位早已发育完全,令他不禁暗自感叹。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那苏楚韵绝对是上帝亲手精雕细刻出来的美人儿,可惜不小心失手掉落的了凡间。

三十岁的年纪放在她身上,没有丝毫老气,反而酝酿出浓浓的美艳成熟韵味,胜过老林所喝过的所有烈酒,仅仅只是短暂功夫,他居然忍不住心生醉意。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女人自带三分酒,男人不喝也微醉。

老林试探着贴近苏楚韵,浓烈的体香铺面而来,两手触摸在肌肤上,滚烫感顺着手掌直窜他的心窝,那儿早已起了反应……,

呼……

老林长吐一口气,与黄嘉怡不同,苏楚韵已为人妇,久旱之地虽然得不到满足,但已经磨去了最开始的粗糙,手感比起未开封的黄花大闺女来细润的多。

加上黄杨又是个三秒废物货色,每次虽然有出入,但频率微乎不计,这就好比一台机器,每次擦一擦再打点黄油,相当于做保养。

黄杨在这方面是个废物点心男人,可在当保养员这份工作上,绝对最佳员工,把苏楚芸这娘们保养的当真是细细嫩嫩。

“老林老林……”

正当老林沉浸在这股不可多得的美妙享受中时,躺在床上的苏楚韵娇喘着连叫数声,声音急促也格外的大。

老林脸色一边,以为苏楚韵从旖旎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就要捂住她的嘴。

虽然黄国庆向老林保证过,只要上了苏楚韵,后续的麻烦都交给他处理。

可黄杨毕竟是村长,在村里那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万一这蠢驴钻牛角尖要和自己拼命,那岂不是太不划算?

这人世间的乐呵事还多着呢,老林可不想和黄杨那头蠢驴玩命。

再说,就算黄杨被黄国庆压住忍气吞声当回王八,可苏楚韵要是叫起来,让村里其他人听见,那他老林还能在村里待下去么?

在这乡下农村里,这种事要是没人撞见自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要是被人抓了现场,往后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十里八乡是别想待下去了。

“老林,再用点力……”

可当老林刚把手拿起来,苏楚芸的声音陡然小了下来,像是和情人在耳边窃窃私语,怯生生中又待着女人特有的娇羞意味。

苏楚韵声音虽然小,但老林就坐在她旁边,自然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两条发白的眉毛舒展开来,心头的紧张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当即手指横挑竖勾面,多年积累的下来的丰富手法全力施展,在老林的摧残下,刚刚还只是嘤咛不止的苏楚韵,渐渐也进入了状态……

声音悠扬婉转,时而如同潮浪来临时发出的尖叫,时而如同沐浴春光之中的低吟,每一声都透露着释放内心最深处渴望的兴奋和喜悦

妖娆如水蛇的身姿从最开始的好无规则的扭动,也逐渐开始随着老林的动作迎合相交。

尽管这种事两人只是第一次,却如同相交多年的亲密爱人,配合愈发默契。

“楚韵妹子,你倒是好了,我可就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