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豪迈,女人的柔情,此时此刻毫无遮掩的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随着老赵似是发泄,似是怒吼的声音,夹杂着苏婉晴似是崩溃,似是兴奋的呻吟。

战争结束了。

这场战争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有的只有各取所需,各自满足罢了。

但要是细论起来,那老赵自然是赢家,如果没有高超的技巧,他知道,苏婉晴是绝对不会和他发生什么的。

不过,没有如果,不是吗?

“呼……苏会计,爽吗?”

老赵搂着苏婉晴,将沾满汗水的秀发贴心的撩到对方的耳垂后,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这缕秀发划过了苏婉晴的耳畔,让刚刚结束的苏婉晴再次有了一丝意动。

“讨厌!叫什么苏会计,叫人家婉晴!”

苏婉晴白了老赵一眼,依靠在老赵的胸膛上,娇嗔的说道。

“哈哈哈,好,婉晴,爽吗?”

老赵激动的笑着,锲而不舍的追问道,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机会,就看苏婉晴的态度了,他可不想这次完事后,没有下次,尤其是品尝过苏婉晴的滋味之后,他更加舍不得了。

苏婉晴本人也知道,意乱情迷之后恢复了理智的她先是犹豫了一下,考虑着得失,终究还是不舍得老赵的大家伙,低声喃喃道:“爽……”

“还想要吗?”

老赵可不会管苏婉晴的羞耻心,他只想赶紧确定下来关系,这是关乎后面幸福的人生大事,也可以说是老赵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苏婉晴抬眼看向坏笑的老赵,嘟着嘴,一副服气的样子说道:“想!”

“你是不知道,我家那老不死的一点能力都没有,每次都是闷沉沉的,三分钟弄完就和个死人一样。以后我想要,还会来找你的!”

苏婉晴从病床上起来,一边收拾着残局,一边郁闷的抱怨着,一想到要回去面对一个死人老公,她的心里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的难受,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离婚了!

“好,好,好,那你难受的时候就来找我,保证药到病除!”

老赵哈哈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

“哼!死鬼,等着吧!”

苏婉晴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白了老赵一眼,扭着曼妙的腰肢走出了诊所。

老赵回味着刚刚激烈的战况,闻着空气中旖旎的气味,笑容愈加放纵。

接下来的几天里,苏婉晴完全是食髓知味,每天下午都是趁诊所没人的时候到访,和老赵展开激烈的战斗,直到取得漂亮的战果后,才会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老赵更是乐此不疲,每次都能拿出超乎寻常的精力来面对这几场战斗,最后牛还没有累,反倒是田都有点垦坏了,因此接连几天的战斗才算是告一段落。

“擦,这小娘皮今天又没来。”

老赵送走了一个病人,看了看时间,有些不悦的喃喃着,这几天和苏婉晴算是短暂的快乐时光,只是自己刚刚快乐,苏婉晴那边就掉了链子,这让老赵着实不爽。

无聊的老赵只能翻看着手机里的小电影,用虚拟的影像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叮铃……”

报音门铃响起,老赵打了个激灵,瞬间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苏婉晴终于又饥渴了吗?

那知老赵出来一看,不是苏婉晴,而是肖彩霞!

只见肖彩霞身着淡蓝色衬衣,将娇小的身材衬托得精致玲珑,雪白色的包臀短裙更有青春靓丽的清纯气息,两只黑色丝袜掩盖着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浑圆饱满,简直让老赵恨不得上下其手,好好把玩一番才好。

“呦?小彩霞你怎么现在才来?来,让叔叔给你复查一下!”

老赵急不可耐的伸手拉住肖彩霞的胳膊,将她拉进了病房。

肖彩霞低着头不发一言,但内心里对上次舒服的感觉有着深深的渴望,因此在深深的纠结之后,选择再次来到诊所“复查”。

“来,坐吧,这次又有哪里不舒服?”

老赵示意肖彩霞坐在病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大长腿,和颜悦色的询问着病情。

“明天我就要开学了,所以想过来复查一下,另外,我上次这里也很难受,想让赵叔叔帮忙看一下。”

肖彩霞见到老赵那双火热的眼神,下意识的低头躲闪着目光,唯唯诺诺的说着病情,最后在老赵激动的目光中指了指身下。

“好丫头,你别怕,叔叔这就给你治病!”

老赵笑得几乎合不拢嘴,直接上手将肖彩霞按在病床上,开始轻抚起肖彩霞那对圆润饱满,或许是还未发育完全的缘故,肖彩霞的那对要比苏婉晴的小了一些,但肖彩霞那副未经人事清纯模样,更能给老赵别样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