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杰克逊惊吓的后退两步,捂着樱桃小嘴嘻嘻笑了起来,慢慢走到杰克逊的面前,慢慢趴下身子,扒开杰克逊的紧身裤,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巨形东西,一时间吓到了!

若是她前夫的东西来比较的话,眼前这个巨根恐怕是自己那个死鬼前夫的两倍,不,三倍。

“这么会这么大,难怪陈艳平时一副高冷模样,原来好这一口啊!”王雅慢慢用手触碰,想到前不久撞见的事情,冷笑道!

杰克逊可不会坐以待毙,见王雅在自己胯下居然还在想着别的事情,双手直接把王雅从地上提到沙发上面,看着她赤裸的上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慢慢脱下她剩下的紧身裤。

更令杰克逊惊讶的,王雅紧身裤下面居然一丝不挂,甚至连一条小小的内裤都没有穿,大腿根部更是已经泛滥成河。忍不住用手去轻轻触碰。

“啊,嗯。深一点,深一点。”王雅闭上眼睛享受杰克逊的抚慰,媚声道。

“真是太极品了,一碰就出水,骚气倒是挺够味道,但是对比陈艳还是差上那么一丝半点。”杰克逊看着躺在自己怀中微微闭眼的王雅,心中暗想。

抚摸着杰克逊身上健硕的肌肉,心中火热,加上杰克逊的身高占据优势,直接把王雅抱入怀中,双手开始在王雅的身上游走!

两人浑身赤裸的抱在一起,粗扩闷哼的声音时不时的穿出,王雅看着某个巨无霸,小心翼翼的盘坐在杰克逊的身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嗯!怎么这么大,好痛!”王雅感受自己下体带来撕裂的感觉,忍不住说道。

当真正结合在一起之后,王雅第一次感受到杰克逊的魅力所在,肉体在杰克逊的身上不断摇摆,一次又一次的达到巅峰,王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升仙多少次。

杰克逊已经憋了足够久的时间,每天还要忍受王艳带来的欲火无从发泄,眼前这个女人是个很好的发泄点。

两人足足在休息室里面呆了四个小时,到了最后,王雅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天堂,还是地狱,口中开始胡言乱语,瘫在沙发上面抽搐,身体下面流出大量的白色液体,沾满整张沙发。

“不愧是极品啊,差点就把我榨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手陈艳,我要让她知道人生巅峰的感觉。嘿嘿!”杰克逊看着被自己暴力输出,已经无力动弹的王雅,得意说到。

陈艳回到家之后,对待丈夫的态度十分冷漠,陈艳老公张强也发现了一些陈艳的问题,半夜的时候总是喜欢跑到卫生间里面,过了好久的时间才出来。

有次张强假装睡着,偷偷摸摸在后面偷看,发现平时高冷的陈艳居然在卫生间里面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浑身赤裸着,手指不断在下体抽动,眼睛微微闭起,发出叮咛的呻吟声,

“真是个骚货!”张强在外面看着卫生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嘴角露出冷笑。

第二天,杰克逊正在健身房当中教导自己的学生,突然外面一个男人对着自己招手,杰克逊指了指自己,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杰克逊十分好奇的走了出去,听到那个男人的自我介绍,杰克逊的背后瞬间汗毛竖起,连忙退后几步!

“我叫张强,是陈艳的丈夫,我听说她最近总是在这边健身,我来看看是什么人。!”张强看着杰克逊笑着说到,

张强目光打量着杰克逊,身材倒是可以,游走到下半身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身为男人的他,看到紧身裤下面鼓起的大包,心中也是有点不敢相信!

“你好,我是杰克逊,是陈艳小姐的私人教练,一般她来这里都是我负责教导她!”杰克逊看着张强。笑着说到,

原本杰克逊还有点害怕,仔细一想,自己跟陈艳并未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没有必要害怕他,保持一副平常心态就好。

谁知道张强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心神有些颤抖。

“等下吧,刚好今天没什么事情就陪着陈艳过来上课,她等一会就到!”张强在打量完杰克逊之后,心中有些伤自尊。

两人坐在椅子上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过了十分钟左右,陈艳就到了健身房里面,今天的陈艳跟以往有点不同,打扮的很是漂亮,一身红色长裙,黑色高跟,进来之后,让健身房里面不少男人都纷纷侧目相望!

就连平日爱答不理的丈夫张强看到陈艳这一身打扮也是心头一热。

陈艳看到杰克逊在一旁早早等着,嘴角上扬露出美丽微笑,看到旁边一同坐着的人,陈艳的笑容慢慢消失,心中有些惶恐!

“难道是他发现了吗?”陈艳不禁心中问自己。

陈艳换完紧身衣从更衣室里面出来,完美的身材在紧身衣的衬托一下完美展现出来,就连张强都是眼前一亮!

两人走进练习房间里面,摆出一些练习的姿势,张强则是在外面等候,透过玻璃能够看到里面的场景,杰克逊也不敢在毛手毛脚,规规矩矩的教导陈艳一些瑜伽姿势。

“陈小姐,要不然我们在练习一下狗刨式吧,这个姿势你似乎一直都没有掌握好!”杰克逊看着旁边脸色红润的陈艳提醒说到。

陈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摆出一个自己看了都羞愧的姿势,而杰克逊居然还在后面按住自己的腰部,下体的热量在自己翘臀上面摩擦。让陈艳吓的不敢乱动,生怕在外面观看的丈夫发现什么不妥。

“教练,别这样,我丈夫还在外面。”陈艳趴在地上,感受到翘臀上面带来的爽感,连忙低头说到。

杰克逊可不管她丈夫在不在外面,不断上下摩擦,刚好外面有玻璃的那个方向,看到不到他在做什么,刚好能看到一个上半身,一本正经的在教导陈艳一些学习的方法。

在外面的张强自然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看着他们的姿势感觉是有点暧昧,但是转头看其余几个房间皆是如此,心中的疑惑便慢慢消失。

“没事,他看不到的!”杰克逊趴在陈艳的耳边轻声说到,身体却在陈艳的背后不断摩擦,这让陈艳身体奇痒无比,身体不断分泌出雌性激素,甚至连紧身裤下面都出现一滩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