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教练,我坚持不住了!”陈艳感受到一个粗壮的东西隔着衣服想要进入到自己身体,连忙大声叫道,瘫倒在杰克逊的身上。

外面的张强看到自己老婆倒了,连忙进来查看,陈艳看到张强进来,连忙紧闭双腿,以免自己已经完全湿润的下体被自己丈夫看到。

旁边的杰克逊心中也是乐开了花,在别人丈夫面前搞老婆,这还是杰克逊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心中莫名有些得意。

“没什么事情吧,教练,我们今天就先休息一下,我带她回家吧!”张强看着瘫倒在杰克逊怀中的陈艳,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从杰克逊手中接过自己老婆,带她来到更衣室里面。

陈艳对于今天张强对待自己的态度十分疑惑,甚至还来到健身房里面专门陪伴自己。以往都是对自己一副十分冷漠的样子。

就在陈艳好奇张强为什么对自己一百八十度大反转的时候,张强突然从背后抱住陈艳,双手在她的高峰上面游走,亲吻她的后背,双手慢慢朝着她身体的大腿根部摸去。

不得不说,陈艳今天的这幅出场方式让身为丈夫的张强脸上十分有光,一想到那些男人心中想的女神,就在自己胯下呻吟,张强的心中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吆,下面都已经湿透了,看来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敏感啊!”张强把右手从陈艳的大腿根部抽出,手中上面还残留些许银丝,故意放在陈艳的鼻子旁边,猥琐说到。

不等陈艳拒绝,张强就直接把陈艳身上的紧身衣全部扒掉,看着赤裸的陈艳,专门让她穿上的黑色高跟鞋,心中欲望大起。

陈艳也没有拒绝,只是被动接受着张强的侵犯,表情十分冷漠,甚至眼睛里面都没有一丝快感可言,不是陈艳性冷淡,而是张强的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弱了,加上陈艳已经见识过杰克逊那个更加威猛的武器,这个东西跟那个东西相之比较,小巫见大巫!

三五分钟之后,随着张强的一声闷哼,身体的精华喷射而出,趴在陈艳的身上大口呼吸,陈艳的嘴角露出冷笑。

“哼!真是个铁废物,我都没有感觉,自己倒是累的不轻,还不如我自己解决呢!”陈艳赤裸着身体,坐在张强的对面,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累瘫的张强,心中暗道。

张强慢慢穿上衣服,看着陈艳身上红色的伤痕,露出得意的笑容,之后,直接独自离开,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温柔体贴的模样。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没有穿衣服的陈艳连忙躲在门后面,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嗯?陈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看到你丈夫离开,我还以为你也跟着离开了!”杰克逊转头看到门后面的陈艳,赤裸着身体,完美的身材展现在自己面前,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陈艳看到是杰克逊进来,也没有在遮掩自己的身体,直接走到沙发上面坐着,玩弄手指头,也不知道此时在想什么。

杰克逊心中有点不安,此时陈艳的状态对他来说十分不好,从地上捡起一个毛巾轻轻披在陈艳赤裸诱人的身体上面。

“教练,你是非洲人?你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陈艳突然开口询问到。

这个问题让杰克逊一愣,非洲是什么样子的,非洲虽然是第二世界,但是常年战争不断,甚至文明都有些落后,这也是杰克逊努力读书,就算是在这里当上一个小小健身房教练也不愿回去的地方!

“我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出生,从小就很听话,但是三年前,我因为张强的缘故,跟我家里人闹翻了,当时他们那么坚持的阻拦我,现在我似乎有点后悔了!”陈艳不等杰克逊回答,轻轻说到,语气当中透露着后悔。

“陈小姐,你们国家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堂,不是经常有人说,一个人的出现必定会教会一些东西,这句话吗?应该乐观一点!”杰克逊沉默一下看着陈艳笑着说到。

说完之后,。陈艳的脸上也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突然从沙发上面站起来,赤裸的身体就展现在杰克逊的眼前,杰克逊咽了咽口水,抬头望去,陈艳直接来到他面前,胸前的巨峰,直接来到他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意思,但是我比较守旧,只要你别做最后一步,今天我就让你看个够!”陈艳看着杰克逊色眯眯的眼睛,刚开始的不快早就抛之脑后。

陈艳刚刚说完,杰克逊一把拉过陈艳,压在她的身上,抚摸她的身体,即便经过刚刚跟张强的缠绵分泌出来的液体早就消失。

陈艳感受着杰克逊的抚摸,闭上眼睛享受,杰克逊主动脱掉自己的紧身裤,露出自己让男人看了都羡慕的巨蛇,不断摩擦陈艳的下体。

“陈小姐,我来好好伺候你吧!”杰克逊看着微闭双眼的陈艳,邪魅一笑。

杰克逊扶着自己的兄弟,慢慢在陈艳的翘臀上面摩擦,时不时的进去一点,杰克逊才没有打算听从陈艳的话,什么守旧的人,若是真的守旧就不会光着身子让自己抚摸了,欺负自己不懂华夏文化?

“这个女人谎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过还好,身体还算诚实!太紧了!”杰克逊感受陈艳柔软火热的地方慢慢包裹自己的巨龙,倒吸一口冷气。

陈艳感受到自己下面正在被一个巨形的东西入侵,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连忙推开杰克逊。

“不行,你的太大了,放进去的话,我的可能会坏的!”陈艳看着杰克逊的大兄弟,连忙摇头说到。

杰克逊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陈艳看到之后心中有些愧疚,于是咬牙答应杰克逊自己帮他打飞机。

“快点把!”杰克逊满不在乎说到。

杰克逊听到陈艳愿意这么帮助自己,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自己的兄弟自己知道,就算是今天陈艳累死,恐怕都很难用手解决自己的。除非加上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