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兰花一脸为难望着趴在餐桌上昏睡过去的刘为民,然后让儿子王桂看着刘为民,自己去客房收拾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林兰花收拾完客房之后,过来搀扶刘为民进客房休息。

谁知道到林兰花把刘为民凳子上搀扶起来,站好之后。

刘为民的大手突然按住林兰花胸前。

刘为民的突然袭击,让林兰花身体突然一阵颤动,面上娇羞不已。

她以为刘为民装醉想要轻薄自己,结果脸红的她转过头朝刘为民看去的时候,却见刘为民浑身酒气,闭着眼睛嘴里说着胡话道:“没想到这个东西真软,摸起来真是太舒服了。”

“刘,刘叔?”被刘为民在自己胸前揉捏,林兰花脸颊潮红,娇喘不已。

刘为民是从她丈夫去世之后,第一个触碰她身体的男人。

平日因为生活的压力,林兰花从来没有时间去想这些男女之情。

可刘为民喝醉之后无意的冒犯,却是让林兰花心里的火焰,突然腾升起来,怎么浇都浇不灭。

“不要管我,我要吃肉包子。”对于林兰花的喊声,已经喝醉的刘为民根本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嘟噜着嘴,喃喃自语起来。

他说完之后,手上的力量忍不住加大几分,顿时让林兰花忍不住皱起眉头,一脸痛苦。

幸好这痛苦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林兰花都还未体验完全之后,胸口泛起的酥麻,让她身体突然变得滚烫,两脚发软。

要不是现在夜色已经落下,她这副窘迫的模样,早就被人看见,成为大家的笑柄了。

绕是如此,从院子到客房短短几分钟距离,愣是让林兰花觉得有几个小时那么长。

当林兰花气喘吁吁,脸颊潮红把刘为民搀扶到客房床上之后,林兰花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好大!”恍惚间,林兰花望着躺在床上,刘为民被撑起来的裤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脑海里鬼使神差突然想到。

“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论辈分,刘叔可是我的长辈啊!”林兰花想起刚才脑海里突然一闪而过的胡思乱想,顿时忍不住心里娇羞不已。

等平复心情之后,林兰花把刘为民放在床上睡好,然后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走客房收拾碗筷去了。

不过,她人虽然离开了。

可是刚才刘为民大手揉捏自己胸前的奇妙感觉,以及他裤头隆起的画面,在林兰花的脑海里盘旋,久久不能消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刘为民昏昏沉沉从宿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分了。

本来刘为民是不想起来,只不尿意袭来,他不得不起来放水。

“不过,这是哪里?”刘为民在房间里摸索了半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电灯开关,他只好摸索着走出屋子。

透过夜色,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陈大孔那家伙居然把他留在了王家,刚才自己所在的房间,应该是王家所在的客房。

幸好今天晚上的月亮还算明亮,刘为民乘月色在王家院子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厕所,放完憋着了几个小时的尿。

然后摸索着准备回自己屋子,继续去睡觉。

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刘为民被王家主屋一间还亮着电灯的房间,给吸引停住了脚步。

最主要的是,刘为民恍惚间,好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滴答滴答的落水声。

“难道林兰花现在正在房间里洗澡?”刘为民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

隐约间,他好像看见,林兰花用浴巾擦拭着雪白的娇嫩肌肤。

脑海里浮现这个充满诱惑的画面之后,刘为民顿时觉得身体一阵火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

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刘为民的双腿下意识朝亮着灯光房间走去。

刘为民小心翼翼来到这个房间门口之后,侧耳倾听房间里的情况,结果却除水声外,还有林兰花哀怨的叹息声。

刘为民在门上仔细观察了半天,终于在房门的角落处,找到一个眼睛大小的孔,然后小心翼翼朝里面望去。

只见一间环境布置简单的房间中间位置,放着一个很大浴桶,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透着从小孔上面传来的光亮,刘为民看清楚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看见了林兰花在自己身下活动的小手。

本来林兰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的,可是晚上时候被刘为民的大手在她胸前一阵揉搓之后,林兰花的体内被压抑很多年的渴望,彻底被激活起来。

不得不说,刘为民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刘为民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没事……”看见刘为民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为民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刘为民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林兰花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钱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刘为民打量了一下主屋的家具摆设,面上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王钱氏道:“婶子,我想让兰花去我的诊所上班,一个月给她三千多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上班?”王钱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刘为民道:“为民,你没有开玩笑吧!”

就是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是面上一呆,嘴里也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而且我什么都不懂,去诊所上班,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