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她与她尚有几分相似,若不是昨晚,这女人让自己有意犹未尽之意,宋元凯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将他宝贵的时间,耗费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

宋元凯深邃的眸子掠过几分玩味,冷峻的脸上突然流露出几分笑意,他突然伸手,将关悠若身后的房门打开。

“正如关小姐所说,我存的什么心思,你很清楚,我宋某人从来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关小姐不愿意,那么请。”说完,宋元凯还不忘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关悠若狐疑的看着宋元凯,对于他的突然转变很是意外。

突然这么好心,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你……”关悠若满腹疑惑,本想说点什么,可心里想走人的欲望实在太强烈,顾不上说话,她立马拔腿就往外跑。

站在门边,看着关悠若慌忙逃跑的小身影,一抹笑意,从宋元凯嘴角勾起。

“女人,你会主动来找我的。”目光盯着渐渐消失在走道上小身影,宋元凯满脸的胸有成竹。

从酒店房间出来,直到走出酒店大门,关悠若才发现,自己所在的酒店居然是本市高级的酒店,豪庭酒店。

抬眸,看着金灿灿的‘豪庭酒店’四个大字,关悠若眸低尽是嘲讽。

曾经的她,也是个随意便能消费各个酒店的人,可想着的她,却是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甚至下个月的房租,都还没有着落。

老天爷,还真爱跟她开玩笑。

望着蓝蓝的天空,敛了敛眸,关悠若终于迈步,离开了豪庭酒店。

关悠若没有再继续找工作,而是走到不远处的公车站,上了公车回家。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她可说是身心俱惫,根本没心情再找工作了。

再说了,现在所有的酒吧,会所,甚至是KTV都不收她,这类型的工作,只怕是没办法再找下去了。

回到窄小的出租屋,躺在狭小的床上,关悠若很快便进入梦乡。

砰砰砰

睡的迷迷糊糊中,一阵阵沉重的敲门声,将关悠若从睡梦中拉醒过来。

“哪位?”扯着睡的有些沙哑的嗓音问道,关悠若打开床头的灯,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发现已经深夜1点多了。

这个时间来敲门,莫非……关悠若的心瞬间不安了起来。

难道,叶明然阴魂不散到连她住的地方找来了?

按耐着一颗不跳动的心,关悠若双眸立刻充满警惕,她盯着那扇停止敲动的门,随手抄起一个水杯。

若真是叶明然的话,那她的水杯,定会朝着他扔过去!

这时候,静止的门外突然响起声音:“是我,房东。”

房东?

心里虽然疑惑房东为什么这个时间来,但幸好不是叶明然,关悠若还是将手中的水杯放回床头柜上。

“这么晚了,有事吗?”关悠若没有立马开门,而是隔着门板问道。

她的房东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就住上楼上,平常除了每个月交租之外,她们几乎没有打任何交道。

现在这么晚了她突然来找她,关悠若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你先开门吧,有点事情想当面跟你说。”见关悠若还没开门,房东语气不禁多了几分不满,她不耐烦的又拍了几下门。

心里非常不愿意,可毕竟人家是房东,面子还是得给。

透过猫眼,看到门口确实只有房东一个人,关悠若这才终于把门打开。

门一打开,房东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她自顾的走到一旁椅子坐下,带着鄙夷的眼神打量了下关悠若的小屋。

关悠若住的是单房,屋子面积只有不到二十平方,几乎是几眼的功夫就能将整个房间看完。

虽然是出租房,虽然对方是房东,可被这样打量,关悠若还是觉得有些隐私收到侵犯的感觉,心情,不怎么爽快。

“张姐,请问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小关啊。”房东翘着二郎腿,瞥了关悠若一眼,继续道:“你在我这里租,也有几个月了吧。”

“嗯,快5个月了张姐。”关悠若眸色有些黯然,五个月前,她还是个高高在上的被捧在手心的公主。

可现在呢……

她害怕回忆往事,因为往事对她来说,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可偏偏,却总是有人逼着,让她不得不回忆往事。

“张姐,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从痛苦的回忆中抽出神来,见房东正在用异样的眼神打量她,关悠若不禁再次问道。

这个问题刚才她已经问过一次,可房东却故意不回答。

“既然你问了,那我便直话直说了。”房东收回打量的眼神,摆出一脸正色模样。

她说着,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纸张,还有几张一百的钞票,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这是?”关悠若疑惑的看着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