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面对这种事情,当然当时舒服,事后却后悔不已。

“咣当!”正在她心里后悔不已的时候,就听见屋子外面传来响动声。

隐约间,张翠芬好像看见外面有人影的存在。

“谁,谁在哪里?”张翠芬看到这,顿时潮红的面容上一脸吃惊,赶忙从浴桶里站起来,裹上一张毯子,抓起房间里的木棍打开门就朝外面冲去。

可是当她冲到门外之后,却见周围寂静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

“难道,是我眼花了?”张翠芬看到这,手里握着木棍的右手忍不住松开,一脸疑惑起来道。

这时候,一直花色猫咪从柴堆角落里缓缓走出来,冲着张翠芬喵喵叫。

“原来是一只猫咪呀!”张翠芬看到这,顿时面上忍不住苦笑起来。

想来也是,现在她家除了老黄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男人,院门已经被她锁住,老黄也已经喝醉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想到这,张翠芬摇头转身恢复回屋子休息去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老黄躲在一堆稻草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刚才因为他看的太过入神,一不下心头撞到门,结果引来张翠芬的查看。

“不过,张翠芬上身真白,就是不知道摸起来触感如何。”虽然刚才情况看上去惊险万分,可这其中的刺激,却还是让老黄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当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摸都摸过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老黄也累了。

等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张翠芬蹲着一盆热水走进客房,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望着睡着老黄。

“黄叔,起床了啊!”

“嗯!”已经起床,穿好衣服的老黄有些心虚不敢看张翠芬的脸,眼睛望向别处,嘴里开口问道:“翠芬啊,你婆婆醒过来了吗?”

“她已经醒来了,而且她刚才已经吃了一碗小米粥,正躺在床上休息呢!”张翠芬蹲在下身体,给老黄拧着毛巾,然后站起来递给老黄道。

“醒过来就好了。”老黄接过她手上的毛巾,面上正经的点头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种情况恐怕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啊!”

老黄洗完脸之后,把毛巾递给张翠芬道;“只是可怜你这个做儿媳妇的,恐怕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没事!”张翠芬听到老黄关心的话,顿时一脸洒脱道:“我都已经习惯了,再说我公公和丈夫不在了,就剩下我们娘俩还有小桂相依为命,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

“你这人真好啊!要是我有你这样一个媳妇……”望着张翠芬如此贤惠的模样,嘴里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这下老黄的话,让张翠芬突然闹了一个大花脸,握着毛巾的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主要是的她心里也有些心虚慌乱,毕竟昨天晚上。

她可是把老黄当成自我安慰的对象,在幻想中和他做了一些羞羞的事。

“哎呀,不好意思,黄叔我一时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老黄望着张翠芬一脸害羞的模样,赶紧开口道歉起来。

“黄叔,没事的。”看见老黄神情一脸慌张的表情,张翠芬突然觉得一阵好笑,解释起来道:“我知道黄叔只是一时嘴快而已,没事的。”

张翠芬嘴里说着没事,可老黄还是从她那通红的脖子知道,这时候的张翠芬不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平静。

只见她说完这话之后,端着老黄的洗脸水,快速离开了客房,就好像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会吃人一般。

望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柳腰,还有丰满的翘臀,老黄使劲的咽着口水,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

他刚才那么说,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张翠芬对他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她对老黄心里充满着好感,而且好感度还很强烈,要不然她不会如此害羞,急忙的逃出客房了。

老黄想到这,顿时脸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下张翠芬就是自己嘴边的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老黄还是决定在观察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老黄从客房走出来,朝王钱氏所在的主屋走去,要想把张翠芬弄到床上,他还要和王家人打好关系。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想那个村民说的那样,关起灯来谁都一样,那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不得不说,老黄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子,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老黄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事,没事了……”看见老黄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有仁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老黄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张翠芬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钱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老黄打量了一下主屋的家具摆设,面上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王钱氏道:“婶子,我看不如让翠芬去我的诊所上班,一个月给她三千多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上班?”王钱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老黄道:“有仁啊,你没有开玩笑吧,你那个小诊所不用招人吧!”

就是一旁的张翠芬听见这话,是面上一呆,嘴里也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而且我什么都不懂,去诊所上班,能做什么呢!”

要知道老黄现在可是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土豪,大家都知道他是大医院出来的,光是这个诊所就花了好几十万块钱呢,而且他医术高超。

周围十里八乡的乡民们,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去他的诊所看病。

可以说,要是老黄在年轻十岁,恐怕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要踩破黄家门槛了。

现在老黄花钱请张翠芬去诊所上班,这是她根本想都没有想的事情。

“我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我那真的要招人了。”看见张翠芬和王钱氏不相信的表情,老黄解释道:“我那诊所二楼,有几间病房,平日有人输液什么的需要人打扫,而且翠芬过去的话,可以帮忙做饭什么的,吃住都由我负责。”

听见他的话,王钱氏想了想,朝老黄道:“要是你不嫌弃翠芬笨手笨脚的话,就让她去吧!”

“可是婆婆,要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呢!”张翠芬听见老黄的邀请,本来心里就想去。

主要是一个月三千块钱,包吃包住,这些都是干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