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云霓听着四周人的议论,看着穆明珠眼底里的得意,淡淡的看着她:“收起你那做作的姿态,让我看了恶心!”

穆明珠的脸色明显变难堪了,但很快收了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云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你太令姐姐失望了!”

穆云霓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穆明珠,抬脚便准备离去!

谁知她想离去,却有人不想就这么让她离去,只见穆明珠温柔如水一般的拦住了穆云霓的去路:“云霓,父亲真的很难过,跟姐姐回去一趟吧!听姐姐一次话,好吗?”

穆云霓冷冷的看着穆明珠:“走开!”

“云霓……”穆明珠的美眸里染上了泪水,好似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般。

刘青青当即怒容:“废物,你太过份了,明珠姐姐都这么委屈了,你竟然还如此不知好歹!”

穆云霓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看了一会儿穆明珠,随即淡淡的开口:“你确定穆家主希望我回去吗?”

当然是不希望!

穆明珠眼眸微闪,正准备开口说话,穆云霓已经继续开口:“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前段时间,我与三皇子发生了矛盾,后又被皇上宣进宫,穆家主认为皇上宣我进宫是因为我得罪了三皇子,会给白虎世家带来不利,所以当即就让我脱离了白虎世家,从此,不管我会带来怎样的祸事,都于白虎世家无关!”

她自觉她没有说谎,她给三皇子下了休书,不过皇上都封她做郡主了,这件事情也没必要闹出去让别人知道,所以就用矛盾来代替了。

周围听这话的人却跟穆云霓想的不一样,他们认为她说的矛盾就是前段时间被三皇子打伤的事情,心里隐隐用了点同情心,被三皇子打伤,告进了宫,穆家主非但没有保护这个女儿,反而是立马脱离关系,这穆云霓又是一个废物,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真是够可怜的!

穆明珠看着眼前一脸淡然的穆云霓,似乎也感觉出了她的变化,她这一次回府也听母亲说过穆云霓有些不对劲,当时她还不屑一顾,现在看来,的确是很不对劲。

“现在我与白虎世家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请你不要再挡道了!”否则别怪她不客气!

穆明珠张了张嘴,好似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轻轻的咬了一下下唇,让人看了好不怜惜!

“你这个废物,竟然敢让明珠姐姐这么伤心,看我怎么收拾你!”一旁的刘青青已经双眸染怒的瞪着穆云霓,手上浮现出了黄层的灵力,黄层的灵力被她凝成了像火球一样的形状,朝着穆云霓攻击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认为穆云霓必定要受重伤了,就连刘青青眼眸里都泛现着得意,她好歹灵力也到了黄层上阶,收拾一个废物搓搓有余!

就在大家都等着看穆云霓被打伤吐血时,却见穆云霓灵敏的闪身躲开了攻击。

刘青青瞪大着双眼:“不可能!”一个废物怎么可能躲开她的攻击了?

还没有等她从震惊中回过神,穆云霓就朝她攻了过来。

穆云霓眼眸里的冷意越来越深,从她来到这里,就没少被人攻击,而每次她都只能选择躲,真是够了!

她灵敏的躲过了刘青青的攻击,随即快速的朝刘青青攻去,一手成抓,快狠准的掐住了刘青青的脖子。

刘青青的脖子被掐住,脸色瞬间变的难看了起来,呼吸也变的有些困难:“咳……咳……放开……我!”可恶,大意了!

周围的人都惊住了,刚刚穆云霓的动作好快,他们都没有反应过了,刘小姐就被穆云霓给掐住了脖子,这还是那个废物吗?

穆明珠委屈的表情就像定固了一般,脸上浮现出了诧异,显然她也没有想到穆云霓不止躲过了青青的攻击,还掐住了青青的脖子。

“放开你?你觉得可能吗?”她冷冷的看着刘青青。

刘青青的瞳孔微微放大,心中十分的愤怒,艰难的凝起灵力就要朝跟前的穆云霓攻击。

穆云霓就近抓住刘青青凝起灵力的手:“我会让你后悔招惹我!”

随即只见刘青青运起灵力的那只手冒起了丝丝寒意,凭空一块块的冰块凝结在了刘青青的手上,从穆云霓抓住的掌下一点一点的扩散,直到整只手臂都结上了一层足足有一尺的冰块,穆云霓才放下了手,同时也放开了掐住刘青青脖子的手。

“啊——”刘青青尖叫一声,她只感觉她的手臂好冷,浓重的寒意刺的她生痛,犹如要被刺断了一般,不、她不要断一只手!

“我的手臂,我的手臂!你这个废物,竟然敢伤我的手臂,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刘青青像受了刺激一般,凶狠的朝穆云霓攻击了过去。

穆云霓看着她的模样冷冷的笑了一下,侧身避开她的攻击,手上用力的朝那只结了冰块的手臂重重的打了下去。

已经变成了冰块的手臂在穆云霓的攻击下渐渐出现了裂痕,随即裂痕越来越多,只听“咔擦——”一声,手臂跟着冰块一起碎了,零零散散的掉落在了地面上,没有一丝血迹,就如同那不是手臂,只是结实的冰块被打碎了一般。

刘青青的手臂没有了刺痛感,她整个人就像呆愣住了一般,另一只手有些迟钝的抚摸上了断臂处,那里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围观的人也呆住了,等反应过来都震惊不停:

“天啦,那是什么?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就这么断了一只胳膊!”

“这不是灵力吧?”

“……”

“……”

穆明珠也吃惊不小,刚刚那是什么?难道是穆云霓得到了什么宝物?一想到穆云霓的身上很有可能得到了什么强大的宝物,顿时眼眸里闪出了嫉妒与贪婪!

“手……我的手……”

刘青青有些痴愣的说着,随即一阵阵恨意从她的周围散开:“你还我的手,你还我的手!!!”大吼一声,灵力都忘了运起,直接朝穆云霓扑了过去。

穆云霓抬脚就将刘青青踢倒在地:“你若是想死,我便成全你!”惹了她,她只废了一只手,没有直接要她命就不错了,现在若还是纠缠,她介意要了她的命!

“云霓,青青只是帮姐姐,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刘青青虽没脑子,但她的身后有诺大的刘府,刘青青若是在这里没了命,她岂不是也不会被连累?

“残忍?”

穆云霓冷冷的看着穆明珠:“你说的对,她都是因为你,所以才会被我废了一只胳膊,所以我不介意对你更残忍!”

穆明珠被穆云霓那冰冷的眼神看的发寒,咬着牙:“云霓,你、我可是你的姐姐!”

“姐姐?我怎么记得我的母亲就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更何况我已经脱离了白虎世家,哪来的姐姐?”开口闭口就是姐姐,恐怕心里厌恶死她了吧!

“云霓,我知道,你生气,但我们好歹也做过十几年的姐妹,我不想对你动手,你就看在我的面上,放了青青一次好吗?”

该死的废物,若不是她身上有一个什么宝物,青青又对她有用,她何必在这里周旋,不行,待会她一回府就让人暗中抓了穆云霓,这个废物根本就不配拥有任何宝物!

穆明珠眼眸里闪过的贪婪和杀意被穆云霓看在了眼中,似是冷笑的看着她:“惺惺作态,明明心中恨不得杀了我,却在这里表现的这么伪善,你之所以替她求情,恐怕是因为她的身份吧?又或者说她背后的家世?”随即又嘲讽般的看了一眼正在痛苦的刘青青:“真是可怜,被人当了刀子使!”

刘青青痛苦的坐在地面上,听着她们的对话,心中对穆云霓有着深深的恨意,同时也怪上了穆明珠。

穆明珠眼眸泛泪:“云霓,什么惺惺作态?青青是我最好的姐妹,就算青青没有家世,我今日依旧会替她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