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进看到赵兰儿之后,面露愧色。

“兰儿,是我没用,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的,也毁了你的生日……”

赵兰儿却握住了陈进的手,摇了摇头。

“没事的,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

我看着两人都没事之后,也就主动离开了,毕竟人家小两口自己也不好多打扰,留下来也没事干。

回到家的时候,我发现对面一直空着的房间突然之间有工人陆陆续续的在搬家具进去。

常年的空房难道来人住了?

我在门口探头看了一眼,里边的家具一应俱全,应该是最近就要入住了。

我没有太在意,毕竟这栋楼中入住的基本都是那种老头老太太的,年轻人奋斗这里的房子还是很困难的。

第二天早晨,当我还沉浸在美梦当中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将我从梦中拽了出来。

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这么早谁啊?难不成又是那些老头老太太们来借东西吗?

我本来不打算理会,可是间隔一段时间之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赵兰儿和陈进还在医院中,自己只能起身去开门了。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身着粉色连衣裙的女人,一头诱人的长发随意的洒落在肩上。

粉色连衣裙更是将女人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那傲人的双峰,纤细的腰线,还有那白花花的大长腿。

这个女人的身材并不比赵兰儿的差,反而比赵兰儿更加适合自己的胃口,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女朋友。

女人见我迟迟没有说话,只是双眼打量着自己,便主动开口询问。

“你好,我是新搬来的住户,我在你的对门,今天我是过来打个招呼,都是邻居以后多多关照,我叫白柔。”

白柔的声音都是如此的动听。

我片刻之后,才缓过神来。

“昂,我叫郑峰,有什么事情直接敲门找我就好了。”

白柔点了点头,随即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转身的那一瞬间,裙摆像一朵花一般绽放开来,大腿大面积的裸露在自己的面前。

我看着白柔,瞬间睡意全无。这样的性感女郎住在自己的隔壁,自己不能不下手啊。

我看着对面紧闭的门,心里开始盘算如何拿下白柔这个性感女郎。

中午的时候,赵兰儿回到了家中。

这次的她和往常很不一样,脸上满是疲倦,看来昨天照顾陈进挺累的。

我刚好点了外卖,准备送点吃的到她的房间里去。

当我拿着东西走过去的时候,发现房门并没有关紧,而是留着一条门缝。

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透着门缝看了过去。

房间里的赵兰儿正准备换衣服,对于我的窥视,她丝毫不知。

就在我的亲眼目睹之下,她脱下了自己上身的白色衬衣,瞬间紫色的内衣暴露在外边。

紫色蕾丝多么性感,配上赵兰儿那雪白的肌肤,简直让人欲罢不能,而我的下边也随之有了反应。

我的下边迅速的肿胀了起来。

而赵兰儿双手缓慢的解开了内衣的带子,胸前的两座巨峰瞬间失去了支撑。

当我正准备继续观看更加刺激的场景时,突然手中的筷子在不经意间掉落在了地上。

赵兰儿听到响声之后,立马扭头,扣好自己的内衣带子。

“谁?谁在门口?”

我被筷子弄出的响动吓的失了神。

“是我,郑峰。”

我急忙回答着。

赵兰儿听到我的回答之后,房间里迅速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音。

然后门瞬间被打开。

赵兰儿打量了我一眼,开口问道:“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峰哥。”

我笑着挥了挥手,然后将手中的饭递给了赵兰儿。

“没什么事情,我见你回来太晚,估计没吃饭,而我刚好点了外卖,给你拿点。”

赵兰儿看了一眼手中的外卖,然后说了一声谢谢之后,便转身走进了房间内。

而我也识趣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过了没多久,我觉得下边有些肿胀的难受,平时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难道是今天赵兰儿吓到自己了吗?

少许的肿胀感我并没有太在意。而肿胀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了。

当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下边早已经再次肿胀了起来。

我立马赶往了医院。

当我走到内科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白柔。

而白柔似乎也注意到了我,走到了我身旁。

“峰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太好意思和白柔将自己的难受之处。

而白柔似乎看出了我的难为情,直言道。

“没什么,峰哥你就直说吧,我就是在内科一直工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听到这里我也就放心了少许,不过这么好看的性感女郎在内科难道不会骚扰吗?

但我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因为自己下边越来越痛了。

“我下边肿胀的十分厉害,很疼。”

白柔低头看了一眼我的下边,立马带我去了主科医生那里说明情况。

然后医生便让我脱下裤子检查。

检查完之后,我开口询问着。

“怎么样?医生,我这是什么病吗?严重吗?”

医生抬头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这没什么病,就是发炎了。年轻人少干些这种事情,长期让下边一直挺起会发炎的。”

说完之后,医生便给我配了点药把我打发走了。

听完医生的建议之后,我突然想了起来,最近老是在不经意之间看到赵兰儿那性感的身姿,下边总是不由自主的肿胀起来,但每次都得不到释放,怪不得呢。

回到家之后,我躺在床上。

突然想起了在医院里碰到的白柔,没想到她居然在内科工作,这下自己有理由去找她了。

由于工作的需要,白柔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来,而她一个女孩子多多少少需要些照顾。

所以我和她加了微信,她经常让我帮她看门。

周末,赵兰儿去医院照顾陈进之后,我便打开了电脑。

搜索了一部爱情动作片,一打开,那些身材火爆的美女瞬间跳了出来。而我一看到下边就有了反应。

这时候,我听到了对面白柔开门下楼倒垃圾的声音。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让白柔帮自己看一看,她可是在内科工作的。

我等到她上来之后,立马去敲她家的门。

白柔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我立马露出了一个微笑。

周末在家的白柔与平时十分不一样,她身穿吊带白色蕾丝真丝睡衣,隔着睡衣我就看到了她那对充满弹性的双峰,是那般的诱人。

“峰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白柔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当中。

“就……就是我下边再一次的感觉到肿胀,又开始疼了,想让你帮我看看,顺便帮我看看病症有没有加重。”

白柔听到之后,让我进了家门,并没有多想。

走进白柔的家中,迎面扑来的是一种女生特有的奶香味。

白柔家中的装修十分的简洁明了,但是却不乏少许的情趣。我刚进门便看到了她沙发上洒落的内衣。

她急忙将内衣收拾到一旁的脏衣篓当中,面露尴尬之色。

“家里太乱了,我刚准备收拾。”

“没事,挺干净的。”

我并没有将太多的注意放在这些上,而是面露疼痛之色,等待白柔帮我检查。

我坐在沙发上之后,白柔回到卧室里,将门紧锁。

我这才四处打量着,揭开脏衣篓后,发现许多内衣内裤,都是极其诱惑的。

没想到她还喜欢玩这种小刺激。

片刻之后,卧室的门被打开。白柔换下了自己的真丝睡衣,换上了自己平时的粉色护士装。

在粉色护士装的映衬之下,白柔雪白的肌肤是那般的粉嫩。穿上护士装的白柔宛如在对自己实施制服诱惑。

我那儿反应更剧烈了。

而白柔并没有注意到我贪婪的目光,径直走到我的面前,蹲下检查。

白柔一蹲下,由于角度问题,她胸前大部分的春光暴露在我的眼前,她的巨峰可是比赵兰儿大不少,而且感觉比赵兰儿的更加富有弹性。

白柔因为换装太过于匆忙,里边并没有穿内衣,两个大白兔上的小馒头是那样的明显。

白柔隔着裤子为我检查的时候,胸部太大难免会撞到,而她胸前的柔软使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而我的下边也随之不断胀大。

白柔隔着裤子看到我的下边不断胀大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讶。

似乎是在为我的尺寸而感到震惊。

不知不觉中,白柔的脸上多了几分享受的表情,手法慢了许多。

“小柔,我这严重吗?”

我的叫声将白柔拉回了现实当中,反应过来之后,白柔立马松开了手,不知所措的站起来。

而胸前的两座巨峰也由于巨大的动作而有些少许的波动。

“峰……峰哥,我从表面上看,问题不算是太严重,不知道里边的表面上有没有什么病变的现象,具体我还得仔细检查才能知道。”

说完之后,白柔将头低了下去,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既然她主动要求,那么自己顺着来就好了。

“那我脱下裤子你仔细给我检查一下吧,我觉得肯定有些严重了,因为疼了好久了。”

说完之后,我便伸手解开了裤带,拉开了拉链。

而旁边的白柔将脸别到了另一边,脸再一次的红了不少。

我缓缓的将裤子脱了下来,肿胀的下边立马暴露了出来。

“小柔,我脱了,你好好给我检查吧。”

白柔缓缓的走到我面前,然后蹲了下来。

她纤细的小手碰上我那个地方的时候,我体内的欲望之火瞬间被点燃了,我有一种想要扑倒她的冲动。

白柔的小手不断摸索着我,她自己也渐渐的有些享受。

毕竟对于自己的这个尺寸,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慢慢的,白柔的胸部也开始撞击到了自己的下边。她胸前的柔软让我一下子丧失了理智。

我将蹲下的白柔一把抱住,然后扑倒在沙发上。

白柔被我的一系列动作吓出了尖叫。

“啊……峰哥,你干嘛?”

我的欲望直接冲垮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我并没有理会白柔的尖叫。

我的嘴唇直接覆盖在白柔的小嘴上,堵住了她。

然后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游走,将她薄薄的护士装一把撕开。

里边的黑色蕾丝内衣瞬间映入眼帘,这件内衣极其诱惑,是我喜欢的种类。

白柔刚开始小手还在不停的抵制着我,到后来之后,她渐渐的没有了力气,双手开始解自己的内衣扣,细长雪白的大腿巧妙的环在了我的腰部。

她突然的迎合让我的兴致更加高昂了,更加想要满足她了。

我的大手直接覆盖在了她的两座巨峰之上,然后开始揉搓。

她被我的动作弄得十分舒服,忍不住呻吟出了声音。

“啊……别……别弄。”

尽管口中说着别弄,但是下边的小溪早已泛滥流淌成河。

她的小翘臀随着我摆弄不断的扭动着,时不时的贴着我的下边摸索。

而我手不断的用力,她表情越来越享受。

我的手从胸部游走到了她的小溪旁。

当我的手刚触碰到的时候,她猛地一缩,双手环住我的脖子,紧紧的抱着我。

我柔声安慰着。

“别怕,我会温柔的。”

随后,我便打算提枪攻占这座美丽的城池